首页 > 段子区> 陈尘
  陈尘很难不去注意那个男生,虽然他自己也是男生。
  他拥有阳光的外表,爆表的人缘,他的嘴边有两个小小的、非常可爱的梨涡,虽然陈尘也有相似的两个梨涡,可是他总也笑不出他那个迷人的模样。
  陈尘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男生也是因为他的梨涡。
  高三时候月考贴红榜,他的朋友指着升旗台上的一个旗手,说:“你看啊,那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宋颂和你一样有两个梨涡。”
  那时还没近视的陈尘看着严肃的抿着唇的宋颂嘴边两道浅浅的痕迹,心想,还真是哦。
  陈尘的生活普通而独孤,他只能看到自己,现在勉强多了一个和他有同样梨涡的人。
   高考过后,小梨涡消失了。
  高考过后的那一个多月里很多人都很煎熬或者兴奋,但陈尘不一样,他在自己房间里吃饭、看书、上网。
  没人会理他的。
  那三个月他几乎都忘记了小梨涡。
  直到有一天,他拖着箱子来到自己的大学。他被分到的楼层有点高,六楼。他提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楼梯间踉跄了一下,这时,有个人在后面扶住了他。
  小梨涡笑得异常好看,他说:“我帮你提吧,你哪层的?”
  陈尘说了六层。
  小梨涡惊讶地说了声好巧,我们是同一层。
  同一个学校同一个楼层,是很巧。
   他的室友是什么样的他没兴趣去注意,刚开学时候,事情太多了。
  还好小梨涡很热情地带他去领卡、体检、找班级。
  这样一来,陈尘反而没有什么事了。
  陈尘走在小梨涡旁边,听小梨涡给他介绍哪里是教学楼,哪里是食堂、超市。
  明明都是新生,可是小梨涡却什么都很清楚。
  开学日期截止后,小梨涡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
  小梨涡的企鹅头像是一片大雾弥漫的城市,陈尘给小梨涡打上“小梨涡”的备注,心想这和他性格一点都不相符。
  大学的军训紧接着到来,太阳很毒辣,他们站在体育中心的大广场上,一点遮蔽都没有。
  陈尘的皮肤本来就脆弱,这几天由白转黑,最后晒得脱皮了。
  他的身高在他南方人较多的班级算是比较出挑的了,虽然没有小梨涡那么高,但也有178了,排列方阵队时自然被排到了最后排。
  他顶着大太阳站军姿,却老是觉得最火辣的反而不是头顶的太阳。
  此时,后面响起三连长粗犷的声音,“怎么,我看你一直在看着他们二连的小白,心疼了啊?!”
  陈尘因为皮肤白,被戏称“小白”。
  他忍不住扭头看了眼,就见小酒窝皱着眉头,一脸认真,“报告教官,心疼!”
  那声音也是非常大了。
  两个连站军姿的小绿皮们都抖着肩膀笑了出来。
  他的二连长也来凑热闹了,他笑眯眯对着宋颂说:“如果你抬腿坚持十分钟,我就不让你的小白站了。”
  抬腿是练习走正步的动作,他们教官都喜欢让他们把腿抬到花坛上,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酸爽。
  小梨涡反而笑了,“谢谢教官!”
  他就真的坚持着标准姿势抬了十分钟,十分钟一到,一秒都不耽搁,回头向他的连长报告。
  “报告连长,十分钟到了。”
  陈尘他们的二连长一掌拍在宋颂肩膀上,“你小子!”
  宋颂笑得没人忍心责难他。
  二连长正色,“陈尘出列!休息!”
  陈尘看了眼小梨涡,“是!”
  从那以后,陈尘就成了宋颂的小宝贝。
  军训完之后,宋颂的人气也没有消退过,他长得好,学习好,脾气好,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
  而陈尘仿佛和他的名字绑在了一起,每次提到宋颂,都会顺带一提他的小宝贝陈尘。
  陈尘也不明白小梨涡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就在一眨眼间就在眼皮底下溜走了。
  大二那年,宋颂参加了校篮球赛,决赛即将进行时他被一群篮球宝贝推着去了篮球场,陈尘起初不明所以,直到他看到了穿着运动服装的宋颂。
  宋颂跑过来,似乎有点惊讶地说:“没想到你会来。”
  他的身材修长,露出的肌肉弧度漂亮,而这样的人照顾了他一年。陈尘弯了弯眼睛,“你要加油。”
  宋颂笑了,露出甜甜的小梨窝,他说:“小尘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要在场上每一次回头都能看到你笑,不然我就不赢了。”
  陈尘嘴角弧度更大了,“别幼稚了,快去吧。”
  陈尘是个固执而且认真的人,小梨涡要他笑他就笑吧,他无奈地想。
  那场比赛,他笑了一整场,结束后陈尘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肌肉怎么调动了。
  宋颂也顺理成章地赢了。
  颁奖合影时候,全体队员站在台阶上,宋颂突然打断了摄像师,匆匆丢下一句,“等我两分钟,我去找个人!”
  摄像师一脸懵逼,他的队友都笑着解释。
  “他这是去找他的小宝贝了。” 
  懵逼当观众的陈尘也被带着入了镜,宋颂幼稚的在他头顶上比了两个V。
  后来这副相片每个人都发了一张,在学校展示览上也贴了一张。
  每个过路的人或是匆匆一瞥,或是停下来细细观赏,都没想到里面有个人在“混水摸鱼”。
  陈尘的整个大学都有宋颂的陪伴,在他拿着毕业照看着里面笑得灿烂的两个人时候,才突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现在的陈尘西装革履,在一家国企上班,工资稳定,买衣一套房,每年回到家没人催他结婚,没人问他冷暖。
  而唯一那个陪伴着他的人,永远二十一岁。
  陈尘摸了摸玻璃下垫着的篮球赛后的合影,然后是毕业照,然后是小梨涡在病床上比着两个V的照片。
  一排一排摆放整齐,是他永远的回忆。
  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的放下,遗憾的是我们从来都来不及好好道别。
  时间从来都那么快,再过三五年,他会老去,然后见到在彼端见到笑着的小梨涡。
  
  
  
  
  
  • 为什么好虐啊π_π想看小梨涡和小宝贝在一起生生世世。

    2018-09-04 11:09 回复
  • @北山愚公者摸摸头,不虐不虐哈

    2018-07-20 00:07 回复
  • 好难过 嘤嘤嘤

    2018-07-19 22:07 回复
  • 我才发现大大写的微说……(为什么是虐的)

    2018-07-19 22: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