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段子区> 宋颂
  宋颂一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老是沉默的男孩子有什么魅力吸引着他。
  高一开学的时候,别人都在忙忙碌碌报道,缴费。他不同,先是去食堂好好吃了一顿,然后磨磨蹭蹭领被子去宿舍。
  所以迟到的总是他。
  无论是早操还是大会,宋颂总能看到他从后门悠悠闲闲走来,他的班主任开始时还拉着他训两声,后来就懒得浪费时间了,干脆把他安排在了最后一个站着。
  他好像没什么朋友,宋颂想,老是不喜欢搭理别人,能有多少朋友。
  高二的时候六十周年校庆,他们班出了一个节目,当他看到节目表时着实惊讶了一番。
  这个小不理人的居然也会参加这样热闹的场面。
  但事实是,他表演得很成功。
  当他坐上琴凳,优雅地撑开琴盖的时候,宋颂知道,他即将有一个不一样的他出现,这是他冷漠外表下躲藏的温柔。
  他弹奏了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在所有人享受美妙的音乐时,他却被他嘴角笑出来的浅浅梨涡吸引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宋颂总是忍不住找他的身影,早操的时候,大会的时候,甚至在食堂的时候。他的个子高,所以总能准确无误地找到他。
  可是他好像从来没发现,迟钝得可以。
  就好像他永远不知道他有多优秀,被多少人仰慕着。
  宋颂很想忘记他孤独的背影。
  高三的时候,他作为即将毕业的学长最后一次担任旗手,鲜红的红旗伴着国歌升起,他专心地敬礼,忽而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
  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可是他不一样。
  站在最后一个的陈尘,终于看见他了。
  他的眼神毫无波澜,好像就是在打量一个陌生人。
  宋颂就快绷不住他的严肃表情。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高考的日子随着黑板上的倒计时一起逼近,宋颂和陈尘分在了同一个自习室。
  “明天就要上考场”这样的紧迫感压迫了许多人,宋颂撑开化学书睡觉,一转头看见了正在戴着耳机听歌的陈尘。
  小没良心的MP3会不会都是那些大师古典音乐?他忍不住笑了笑。
  高考过后,各奔东西。宋颂鼓起勇气想跟那个小没良心的人表白,一通电话打破了他的计划。
  他的父亲出车祸了,情况危急。
  那天宋颂就站在了陈尘家里楼下,但终究没有上去。
  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宋颂抹了把眼泪,不愿意让小没良心的看到他这副颓废的样子。
  下次,下次我再来找你。
  下次就是三个月后,当他在楼道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时,天知道他有多开心。
  小没良心的好像又忘记他了,宋颂无奈地接受了自己还得重新来过一次的现实。
  不过没关系,莎士比亚说过,在爱情没有完成它的一切仪式之前,时间总走得像拄着拐杖的跛子一样慢。
  在把他安顿到宿舍那天晚上,他拿着地图问路,把学校所有建筑都走了一遍。
  这样他的小陈尘就不会迷路了。
  陈尘总是闷不做声,呆呆笨笨的,在每次排队都会被挤出来。
  真是白长那么高的个子了。
  宋颂看不下去,风风火火地办他把所有手续都办了。
  可惜就是体检的时候不能陪他进去,他很想看看这个少年衣服下包裹的身体是不是也和他幻想中的一样。
  军训时候,他就站在陈尘的后面,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候,他总是在后面看着陈尘了。
  现在可以天天看到他了,看着他的后脖子晒得通红,又忍不住心疼了。
  也不知道擦擦防晒霜。
  于是就被教官发现了。
  后来的事情人尽皆知,陈尘成了别人口中他的小宝贝。
  才不是小宝贝,是老婆,宋颂想。
  陈尘的人缘看起来不好,但实际上,却有很多小迷妹喜欢他,只不过高冷头衔让人踌躇。
  于是大学时候,宋颂接到了很多情书,一半是给他的,一半是要他转交给陈尘的。
  写给他的情书他都扔在一边,他把写给陈尘的情书一封不漏全看完了,看得咬牙切齿。
  老子看了那么多年的老婆,你们来瞎凑什么热闹!
  不过还好,陈尘总是没有开窍,宋颂守在他的身边,情书来一份撕一份。
  你!们!都!滚!开!
  大二时的篮球赛,他本来也是不想参加的。不过后来他的教练对他说,有一笔三千块的奖金。
  宋颂已经攒了很多钱了,就为了给小没良心的买一个戒指。
  戒指也找到了很久了,就等着他把它带回家。
  他最后还是参加了,没有告诉陈尘。
  他没想到的是,决赛的时候,陈尘还是来了。
  他还对他笑了。
  小梨涡实在太可爱了。
  宋颂好容易忍住他想亲吻陈尘的冲动,他耍赖皮,“小尘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要在场上每一次回头都能看到你笑,不然我就不赢了。”
  陈尘就那么笑了一整场,他每次回头都看到了他。
  骗你的,就算你不笑,我也一定会赢的。
  因为我要把你带回家。
  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小宝贝,毕业的时候,他陪着他的小宝贝拍照拍了一天,整个学校都拍遍了。
  母校啊母校,过了今天我就要和我的小宝贝永远在一起了,你要祝福我们啊。
  那年,他二十一岁。
  他把戒指套在了小宝贝手上,然后在一个夜晚,他说了晚安,这一觉,睡了三天。
  他在医院里醒来,看到小宝贝满脸憔悴的模样。
  他努力地笑,却怎么也挽回不了流逝的生命。
  小梨涡抱着他哭,泪水从胸膛一直浇到了心脏。
  好疼。
  最后一觉他睡得很沉,他攥着小宝贝的手指,上面有他的戒指,再也没能醒过来。
  如果有一次机会,他会放弃寻找小宝贝,会后悔他在楼道里扶了他一把吗?
  不会。
  他唯一后悔的是没能陪他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