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段子区> Contract
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垂下彷佛时间静止,
只听见心跳声正一点一滴的消逝,
看著眼前被束缚住的“人”竭尽力气的嘶吼著
『呀!别离开我,没有我的准许不准离开啊!』
视线渐渐模糊只能用最后力气对“它”说
『我爱你,但我只能陪你到这了......』
说完无力的往前倒下,
砰...砰...
砰......砰......
砰...............
深深记下了你那深褐色底下藏著宝蓝色光芒的眼眸,那才是你真正的眼眸。

莫名的记忆
莫名的悸动
莫名的心痛
发著呆,手不由自主的画著。
『耀燮,耀燮,梁耀燮』忽然一声呼唤,
听这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跟我从小一起长大,
一起读同一所幼稚园、同一所小学一直到现在,
甚至我们一起上了首尔艺术大学。
他跟我一样都爱画画,
但不同的是我爱唱歌而他爱跳舞
常常一起表演一起画画,
做什麼事都要一起,好像分不开一样,
每当我发呆时,他总是用这种不讨喜的方式将我的思绪拉回,
停下笔恶狠狠的看著他抱怨『干嘛!李起光你又直呼我的名字,还叫这麼大声是找死吗?』
只见他无辜的看著我说道『我叫了你那麼久终於听到啦!发什麼呆呢?』
我安静的看著自己的画,
『怎麼又是画这个呢?』起光歪著头问,
我依然安静的对他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到底为何会一直画呢?
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
李起光一脸无奈的看著我说『耀燮,你又神游到哪去啦!』
我看著画依然不语,
见我不说话他又接著说『虽然画中生物画的很美,但看你画这个都看了快十七年了,看到我都要会画了......』
我苦笑的回他『你是用看的看了快十七年,我是用画的画了快十七年。』
从我五岁那年发现我有画画天份开始,
发呆时都会不自觉的画著“它”,
那时起光也曾经问过我为什麼画,
画里的生物好熟悉彷佛我好像认识“它”,
尤其是那深褐色的眼眸让我的心有了不规律的跳动,
身体燥热的彷佛电流通过,当然也伴随著心痛,
但总觉得“它”的眼眸似乎不该是这个颜色,
然而这些起光当然都知道,
『抱歉!不是故意让你想到不开心的事』见我苦笑急急忙忙的说著,
我拍拍他的肩『没事的!对了,你找我到底要干嘛?』
这时起光才恍然大悟大声的说
『吼!对啦,我们不是快毕业了吗?教授说有一个不错的展出机会!教授希望我跟你要参加,如何?』
『你知道我不爱参加的。』
『可是,是国际展览耶,一切开销由学校负责,而且我想跟你一起参加』起光著急的补充,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但我还是拒绝『不了...』
听见我的拒绝起光无奈的走出绘画室,
这件事过了半个月再也没听见他提起过,
以为他打消念头了,
脑袋里面还在这样以为时...
教授通知我过几天要和起光去法国一趟,
我满脸疑惑的问著『为什麼?』
教授笑著回我『小耀啊!虽然是半个月前的事,你也太快就忘了吧!
你跟小光不是都有交展览作品,过几天确定要在法国展出。』
我忽然有所领悟的回了一句『喔...好像有这回事...』
教授继续说著『这件事由小光说服你果然是对的!虽然我很讶异你居然答应要参展,
但我真的很替你们感到开心喔,去法国可是艺术家的梦想阿,快去准备吧,』
笑笑的看著教授,
心里想著『李起光你死定了,难怪半个月没听你提过,今天不教训你我就跟你姓!』
点头跟教授道谢后,一路狂冲冲到了练舞室,
当然不是绘画室,因为他是跳舞机器,
没课时理所当然是这!
还在练舞的傻光忽然感到背脊有股寒意,
此时,
练习室的门被用力的踹开,
一声怒吼
『李!起!光!』
寒毛竖起的起光闻声说道『在!耀…耀燮,怎…怎麼了?!』
拎著他的耳朵『你还敢问!你做了什麼事自己不知道!』
『耀燮阿!唉呀我的耳朵啊!我…我…我是为你好啊!不想你埋没了你的才华。』
听到这句话心头一暖便松了手,
『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唉!算了算了!快去准备,我们一起去法国吧!』
『嘿嘿!这次可以免费去法国你可要感谢我阿!』起光骄傲的说。
我给他一记大白眼,瞪的他不敢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