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段子区> 游戏,兄弟和狗

游戏,兄弟和狗

短文 耽美

古平初 / 2017-01-19

顶(3) / 踩(0)

游戏,兄弟和狗
    
     韩俞还记得第一次与袁哲远见面时,还是刚入高中的日子,那厮自来熟,劈头盖脸便是一句:“玩游戏不?”
 
    于是这两人不知名不道姓的,互相搂着上机去了。
 
    当年韩俞习惯坐右边,眼泛精光,右手搓鼠标,左胳膊肘压着袁哲远的鼠标垫子。每当他打到危急时刻,整个身子都跟着耸动,像是在忍笑一般。
 
    这家伙薄的嘴唇总会抿成一条刚硬的直线,细眉毛倒竖成八,全身心投入地那叫个彻底,直耸得袁哲远的鼠标垫四处“漂移”——于是隔壁的大男孩不乐意了,他嚎叫一声,骂骂咧咧道:“我去你,别跟老子送人头了!会不会玩?会不会玩!下次爸爸再带你玩就一纯种智障!”
 
    何必呢,一智障就智障三年。
 
    ——这些是韩俞还能记得的最早的画面了。
 
    再后来两人熟络些了,学业也就跟着紧张起来。老班不想让班上女生给男的祸害了,于是就两个男生排排坐,一周换着,换着换着就把他俩凑成了一桌。
 
    俩祸害成天上课时就在桌子底下搞小动作,不是牵手就是互相摸索,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眼中莫名的情深惹得后排座的小女生们“咯咯咯”捂着嘴直笑。
 
    再谈到全班大扫除的时候,韩俞个子高,是老是需要上蹿下跳的苦力一枚。袁哲远就站他那窗户底下,自认潇洒地翘腿上凳,豪放地一拍大腿张开怀抱:“来,哥们!往下跳,哥接得住你呢!”
  
    韩俞抬眼看他风骚模样,往往长腿一抬便从书桌面跨下来了。
 
    ——所以袁哲远的留言册中清一色都是他固执万分的评价,没什么别的,至少他带了韩俞三年的游戏排名,也空了三年荡漾的怀抱。不过,其实三年,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很长远很固执的事儿。
 
    转眼就过了俩年,高三那淳朴汉子骑着木架子三轮车咕噜咕噜滚到众学子面前,把俩祸害用粗手臂一捞,晃晃悠悠上路了。这好家伙晃的,晃得袁哲远这一成绩不好的兔崽子心里颤巍巍。
   
    高二过高三的那一暑假,袁哲远翻自个儿老家土院墙,折了一把老树枝,又挑了最粗的一枝,雕工甚烂地整了个圈,刻上几字。最后又定了一购物车五三,满脸恶意地一大包寄给了韩俞。
 
    说那厢韩俞看了指环里的字,气得没扔了这小伙子半天劳动成果,后来一琢磨,仍小抽屉里了。你瞅近看,嘿!袁哲远这小家伙了不得,环上刻得字格外扭曲,但好歹能读,上头写“考中杭哈”。
 
    韩俞大佬,闭眼蒙六百三无压力,认真考六四零非上限。中杭开开兴兴摆一六二二,仍袁瘪三拿着一五百九搁那儿跳舞,风吹裤裆蛋蛋凉。
 
    韩俞只得安慰自己,心想,行吧,三十分,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好生生学,劳甚子还有一年呢。
 
    ——可惜那袁小伙不争气,都填志愿了,还拿着五九五晃荡,不上不下,卡着怪难受的。
 
    韩某人只得把半罐子水拦下了,当天晚上晚自习后走得只剩俩人,他才开口,含糊说:“袁哲远,你甭报中杭了吧。”
 
    袁小伙先没说话,就听着韩俞又说了一遍:
 
    “袁哲远,你甭报中杭了吧。”
 
    袁哲远低着头,别说表情了,韩俞只能瞅见他乌黑发亮的头顶,他恶狠狠抽了下鼻子,道:“什么意思韩俞?你看不起我?看不起我能赶上那个分?”
 
    瞧不起三字儿一出,韩俞霎时就火了:“袁哲远!你说话过点脑子!”
 
    “呵呵我就奇了怪了,老子怎么就不能报中杭了?老子要说这特么也是老子梦想呢?!”
 
    “......”韩俞狠狠搓了下眉心,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袁哲远,你的梦想是什么我跟你玩儿这么多年能不清楚吗?你能不能别任性?这是拿前途在开玩笑!”
 
    “行,韩俞......我们说过报一所学校的。”袁哲远的声音突然软下来,似乎还带上嘲意。这不像他,“韩俞,老子还指望跟你再当四年同学。”
 
    “袁哲远,我不是你女朋友,你能不能——”不要任性......
 
    韩俞的话被袁哲远突然地抬头打断了,小伙子金毛犬的大狗眼里满布错愕与受伤,青年缓缓背起书包,甩门去了。
 
   袁哲远当晚回家就改了志愿,接连几个月都没跟韩俞对过眼,小脾气一倔一倔的。
 
    哗啦啦又是数月过去,得,两人僵到高考了。袁哲远看那韩俞独自闷那儿看书,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袁小伙一把夺过韩某人书,顺势坐在他前面椅子上,装模作样地翻上两页英语单词表,心里尴尬得浑身难受。他侧过身来:“我要去S市了。”
 
    “......挺好。”韩俞也有些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他重复,“挺好。”
 
    “中杭在W市,隔得挺远的。”
 
    “......的确挺远。”韩俞继续尴尬。
 
    袁哲远又装模作样地翻了两页书,叹口气,站起身来毫不留恋地道:“以后网上见吧。”
 
    他把书塞进韩俞怀里,又转身走了。
 
    韩俞在他身后咧了咧嘴,格外苦涩。
 
    ......
   
    【夭寿了!韩大佬交女朋友了!】
 
    【厉害了我的韩大佬,大三才开学几个月啊(*/ω\*)】
 
    【小韩韩把你鼠标垫旁边的木头环拿过来给我们瞅清楚!!!】
 
    屏幕上一排鲜亮的弹幕划过,刚刚打开摄像头的韩俞不由微笑起来。他大一试着当了游戏主播,意外的是,竟有许多观众都格外相中了他的解说风格。
 
    “行了,那是我高中同学送的,没女朋友,甭猜了。”
 
    【高中同学,基友啊!】
 
    看着韩俞把指环扔进了小抽屉,弹幕纷纷激动起来。
  
    男人仍是微笑,挪动鼠标打开游戏,虽说游戏玩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玩的挺投入的。

    游戏人生嘛。

    只不过他已经很久不会投入到耸肩了。

    ......

    ——高考已经过去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