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昏暗冰冷的空间里,两名身穿银甲的翩翩少年,押解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少女,这姑娘脸色苍白,手腕处和脚踝处都被锁链锁着,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

  本来无光的空间里,因他们的到来而点亮,一步,一光,直到照亮了斩魂台的一切。

  斩魂台,是天域的禁地,也是用来处置重罪的仙羽一族,斩魂台下落,一世两无果,是天域里对斩魂台的描述,落下之人,魂魄散去,再无来世。

  冷冽的冰刺围绕在斩魂台的四周,寒气毫无遗漏的包裹住整个斩魂台,靠近一点,都能感觉丝丝寒意渗进自己的骨子里,灵魂中。

  两名少年念了几句咒法,隔开寒气,站上斩魂台,随后解开的锁链,对着斩魂台上那高伟的神像,弯下半腰,声音哑然齐整“仙羽龙族公主陌肆,违背天命,背弃仙羽,落入斩魂,罪孽两清。”

  被称为陌肆的小丫头神情呆滞的看着水声涛然的斩魂台,慢慢的朝着它走过去。

  斩魂台历年来惩戒过无数的仙羽族人,他们的魂化作养护它的灵力,陌肆每向前一点,就能多听见一声那些仙羽族人的不甘和痛苦。

  她想着,自己不知是否也会化作这毫无慧根的怨念,在此百年,千年,直到最后一点仙力耗尽,永远消失在这一方土地。

  在斩魂台的灵气快缠绕住她的时候,一道红色的术法挡住了她前进的步伐,把她拉离了斩魂台。

  两位少年转头,在看到一道红色身影的时候蓦然下跪,但手中的武器却捏的更紧。

  “拜见闲庭仙官。“

  一袭红衣落下,带着狂烈的风,浓重的血腥气充斥着整个空间。

  此人是仙羽族的闲庭仙官。

  子应把被束缚住手脚的陌肆护在身后,刀尖指向跪在地上的两位少年。

  “她有何罪?”

  淡淡的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压力。

  左边的少年抬头,面无表情的直视子应,语气恭敬“仙羽族女陌肆,背弃仙羽一族古训,至人间灾乱,犯下弥天之罪,今罚跳入斩魂台,秽净己身。这是天帝亲口所述。”

  “天帝亲口所述又如何,我不允。”子应边说,左手护着陌肆边退离斩魂台,闯进看守重重的斩魂台岂为易事,就算是战力非凡,也挡不住那仙羽一族众多将士。

  但那又如何,子应看着身后那脸色苍白的陌肆,始终还是没护好她,左不过就是魂飞魄散罢了,也好过亲眼看着她消失。

  两位少年知道劝阻不了,对视了一眼,拿起武器朝他们冲了过去。

  “等着我。“

  留下这句话,子应撕下一摆衣袖包扎住手臂上的伤口,一人,一刀,迎战两位少年。

  陌肆终于抬头,红色的衣袖,银色的铠甲,还有三道仙力来回的纠缠。

  这个人好熟悉,可是,怎么想不起来,脑袋好痛,为什么要战斗?

  好像是为了我,可是,我是谁呢,对了,刚刚好像听到他们说,我叫陌肆,陌肆就是我吗?

  对了,我好像有个哥哥?可是,他怎么,没来呢?

  血?漫天的血,哥哥死了,谁在抱着我,对了,是眼前的这个人啊。

  打斗中的子应,没有看到,慢慢朝着斩魂台走去的陌肆,面前的两位少年熟悉他的功法和招数,虽然仙力不及他,但在此时的他面前,还是不容忽视的对手。

  正当他想赌上自己的元神的时候,陌肆散出了自己全部的仙力,压制住他们三人的力量。

  “噗。“正在打斗中的三人对这突然介入的仙力没有防范,被自己的力量反噬,跌落在地。

  “不要打了。”陌肆站在斩魂台上,风吹起了她散乱在额前的碎发,露出了她已经变成紫色的眼眸。

  子应单膝跪地,擦掉嘴角的鲜血,用刀撑起身子,轻声叫道“陌肆?”

  陌肆站在斩魂台的边缘,听到他的呼唤,抬起头“你知道我哥哥去哪里了吗?我找不到他,还有我爹爹和娘亲?”

  “肆儿。“子应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一声一声的唤着她的姓名。

  陌肆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笑的眼睛慢慢的,慢慢的暗淡下去,往后轻轻一仰,一身黑衣的少女落入了深不见底的斩魂台中。

  陌肆任由自己的身体随着水流起伏,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撕裂,灵魂被抽离,原来之前的族人都是这么痛的吗?紫色的眼眸慢慢蜕去,一股力量包裹着她满是伤痕的身体,往斩魂台的深处移去。

  “肆儿!”

  在陌肆往后倒去的时候子应就知不好,只是依旧晚了一步。

  他看着深不见底的斩魂台,身上的戾气越来越浓重。

  “仙官!”

  两位少年感受到了灵魂深处的压迫,喊道。

  “你们,和所有的一切,真的该死。”

  子应站起身,一头墨发已为白丝,手中的刀毫不留情的结束了两位少年的生命。

  既然她已经不在,那你们,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啊!”仰天长啸,子应挥动刀刃,往后一砍,神像碎裂。

  等天帝带着一众士兵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只有满地的鲜血,和斩魂台上破碎的神像。

  他眼神晦暗,人间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这段故事,刻在了记载万物的昆仑石上,不,也不能算是故事,是在万万年后会发生的事情。

  攸言用尽最后的一丝神力,抹去了这段故事,让它重新书写。

  昆仑石上无一字,万事重归零整。

  “哥哥”!

  妹妹在叫他,可是他出不了声,动不了,意识沉入了无尽的黑暗,对不起,哥哥没能保护好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