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序章 噩梦

  “喂,薇薇你能听见吗?”

  嘈杂的音乐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把手机从耳边拉开,冲着电话喊道:“依依你那边好吵啊!”

  “你快点过来啊,这边要开始了。”

  “哦,我等骁阳下课了和他一起过去。”

  “就你事多,我们几个毕业聚会带上骁阳干什么!”

  我把手机放到课桌上打开免提,对着镜子补了补散粉:“骁阳说我晚上出去不安全,他得亲自接送才能放心。”

  “呦呦呦,我们这么多人还保护不了个你!还有啊,你这个重色轻友的狗东西,三句不离李骁阳……”

  我叹了口气,完了完了,又要开始那一套说教,得让她赶紧打住啊!

  “我的依依大人,我错了还不行嘛!我去了先自罚三杯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那你快点啊。还是老地方,吃完去‘后宫’玩。”

  “好好好,我知道啦。依依大人要是没什么事,小的就先行告退了。”

  “滚吧!带着你家李骁阳一起滚。”

  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贯耳魔音终于停止了,我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表:

  18:47

  不是说好了八点开始吗?着急什么呢!

  说起来他们早就该下课了,怎么现在还不过来,不会是他又忘了吧!我有点生气,打开微信,正打算给他发消息催促一下,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钻到我脖子里,我一激灵,回过头去,是骁阳。

  他把一罐冰可乐递给我,冲我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笑起来像是阳光下的柠檬苏打水一样,清爽而又温暖。

  “抱歉下来晚了,我们的课题出了点问题,关于连杆材质我们和周老起了点争执……”

  “停!你别和我说你们专业的问题,我听不懂。”

  骁阳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强行尬聊:“你等了挺久吧,要是没什么事,我送你过去吧。”

  是等了很久,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无聊到开始读前排椅背上的字。但告诉他又能怎样呢?他这种除了专业课题,其余事情只能单线思维的直男癌,只会尴尬地说一句抱歉。

  或许还会给我打一杯热水。

  很早之前,我就学会了与直男癌男友的相处之道,那就是不去多想,不去戳穿他们幼稚的掩饰。

  是啊,很早,从我初二那年清明前后,他从外地搬迁到我家隔壁起,我就开始学习理解直男癌的思维。从暗恋到在一起,八年过去了,我还是很喜欢他,一如记忆里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春天,充盈着柠檬草的干净清新。

  我带着期待地冲他眨了眨眼睛,他却疑问道:“薇薇你眼睛不舒服?”

  我强颜欢笑,决定给他一点暗示:“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那里不一样了呢?”

  他摸着后脑勺,一脸“求生欲”带给他的倔强:“你今天真香。”

  我又眨了眨眼睛:“还有吗?”

  “你,瘦了。”

  我有点着急:“你仔细看,看我眼睛。”

  “你眼皮有点脏啊。”

  算了,没希望了,再问下去,会激起我的愤怒的。

  “我今天化妆了呀,你看出来了吗?”

  “你还是素颜好看……啊不对,我家薇薇怎样都好看。”

  有的时候强颜欢笑是一种生存态度,是一种自我宽恕。果然,是我高估他了。

  我不能奢求他欣赏得来我种草四个月买来的化妆品的价值。我也不能奢求他欣赏我花两个小时精心捯饬的妆发穿搭。他永远不会懂的。

  “和你的机油过日子去吧!”这是我作为他女朋友最后的倔强。

  ……

  我还是迟到了。

  这是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聚会,大家都是些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们嗨到很晚。骁阳不仅被依依她们刁难,还要替我挡酒,就算他酒量不差,这么一轮一轮喝下来,也被灌到吐。

  我真怕她们把骁阳灌到胃出血,到后来假装生气了一回,大家才不好意思继续灌他。

  从“后宫”走出来的时候,我扶着骁阳走进驾驶座,我俩当前的状态都不能开车。等他难受劲过去了,我们打算直接在附近住下。

  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两筒酸奶,回到车上时才发现他已经靠着方向盘睡着了。

  李先森是那种很耐看的男孩子,他长相偏硬朗,笑起来的样子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神情。他不像一些娱乐圈明星一样秀气漂亮,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呀,谁都代替不了。

  明黄的车灯为他的睫毛投下阴影,这家伙真是可恨,睫毛居然比我的还要浓密纤长。他偶尔转动眼球带动睫毛微颤,可爱得不得了。我趁他睡着,偷偷亲了亲他的眼睛。

  却没想到起身的时候被他一把拽住,看着他因偷笑而不断耸动的肩膀,我知道我“上当”了。这家伙明明平时蠢得可以,当一肚子“坏水”往外泼的时候,又突然双商上线,摆明是在欺负我。

  他坐起身,含笑的眼睛弯成两只月牙,他带着微薄的酒气,为我戴上了一个东西。我借着车灯打量了一下,是一个深色吊坠,像是某种动物,还蛮可爱的。

  “这是什么啊?”

  “护身符,我托一个姨婆帮我求的。过一段时间要我和周老去S市考察,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什么时候走啊?”

  “后天。”

  我有些不高兴:“怎么现在才跟我说啊。”

  他揽住我肩膀:“今天才通知啊。”

  “我不读研了,你们研究生真麻烦。”

  他抿嘴笑了笑。

  ……

  折腾了一宿我们都没了睡意,凌晨五点的时候,车子驶出地下车库,开到环城快速路上。我有些萎靡地盯着后视镜下晃动着的葫芦坠子,听到风略过半开的车窗时的啸鸣。导航仪显示屏上的时间符号在不断闪烁:

  2015/6/28

  05:23

  朝阳在前方,刺眼得厉害。

  ……

  尖锐的摩擦声贯穿颅骨,安全气囊弹起撞得我胸口闷痛,警报器闪烁的声音似乎和我隔着一个世界一般缥缈,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骁阳抱着我,满身是血。

  我看到他闭着眼睛,我听见了他的心跳。

  ……

  我从梦中骤然惊醒,心跳得厉害。电脑显示着我和骁阳合影的屏保,做报表的时候,居然睡着了。

  我大口喘息,来平复噩梦带来的不适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是做噩梦,三年前的事故一遍又一遍从梦里钻出来折磨着我敏锐的神经。

  我擦了擦冷汗,拿起桌上的安定干吞了两片。电脑上的报表是做不完了,我退出关机,去饮水机旁打水。

  床头柜上的电子表发出整点报时的电子音。

  2018/3/16

  01:00

  隐约间我好像听到一声猫叫,见鬼,这是18楼啊。



姜逸尧 有话要说:疲劳驾驶,有害健康。剧情需要,请勿模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 松屋

    松屋

    奥陶百合

    引人入胜--评论章节《序章 噩梦
    开篇的对话,简单的介绍,人物形象性格跃然纸上。看似温馨的故事,透露着丝丝愁绪。一声猫叫,吊足胃口,后续精彩拭目以待。
    • 姜逸尧 回复: 啊,松屋大佬我爱你。   2018-03-17 18:06:39
    • 松屋 回复: 回复@姜逸尧   2018-03-18 12:43:37
    • 松屋 回复: 回复@姜逸尧给你小心心()   2018-03-18 12:44:27
    2018-03-18 12:44:27/查看(145)所有回复(2)/顶(0)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