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卷一 入世 第一章 桃花落

  
花开十万树,峰似绎霞披。

  这么多年,久居青鸾峰的云念绾看到最多的就是青枝绿叶,草木葳蕤。倒不是说长林丰草不是美景,只是,再旖旎的风光,看久了,也生起些许厌倦。而,现在是不计其数的桃树,正值怒放盛开的好时节,原本疏落的枝桠,早已缠绵上了彤云般的桃花,像曼妙轻旋的绯雪,又似翩然欲翕的粉蝶。

  桃花峰,果然名副其实。

  满目灼灼,成山遍野,俨然汇成了一片绮靡婉媚的花海。

  桃花峰下沿谷溪。桃花正盛,偶尔清风掠过,几瓣落英纷纷而下,一曲绿水,零星浅红,正是韶光好。

  而云念绾看着这溪水中浮着的花瓣,竟然有一片并不是“随波逐流”,那看似无规律可言的粉色轨迹,细细体味,犹如不知名的舞蹈,旋转,飘飖。

  看的云念绾只觉得无比的惬意舒畅,刚刚下山途中被野兽精怪纠缠的疲顿也一扫而光,仿佛呷了几口上好的松萝茶[1],令人无比轻松欢悦。

  心下如粉英盛开般姁媮,云念绾的身体也不由得如短短桃花般回翔起舞,美曼如静女,翩躚若飞仙[2]。宽大的广袖是那如洗的碧空,将点点星子般的脉脉桃花尽收其中。她旋转着,俯仰着,若簪花,若弄水,是游龙,亦是流云。那嫽妙的容貌如满树桃花一般令人心醉神迷,若是深谙舞道之人,便能看出她踏节蹈拍,无一不与水中的粉华往来一致。

  一曲尚未舞毕,湜湜碧水中浮现出一抹淡粉色的光华,香雾霏霏,如梦如幻。

  云念绾已然感知到湖中的灵力,然而她还是继续飞旋着身子,沉肘提襟,玉白两掌作兰花状,或托或按,真如花开不败,玉容嫣然。她的身子渐渐低旋下去,成了扶疏花影里欲藏还露的广寒清虚。恍惚间,只觉洗玉空明的月魄疏光,流转朱阁,华生绮户,曜清景,照玄墀。

  珠晖团团,瑰姿嫋嫋。

  停下身子的云念绾出声道,“出来吧。”

  听到这清冷寒峻的声音,那湖中的粉色光点一震,又强了几分,细看之下,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正慢慢显现出来。

  却见云念绾手执一块月白色的晶石,剔透玲珑,蕴有清冷月华之灵。她素手一挥,一条白练便随着这月白晶石向不远处的东北方祭出,白绫翻动,宛若月射寒江,夜光皎洁,秋波明澈。

  但闻一声轻叱自那被袭之处而起,“九土无垠,艮山巉巉;孤危殊骛,嵚岩骨立。”

  突然间,只见平坦的地上从八方聚起砂石,形成一圈屏障,还散发着土黄色的光芒。

  这是土系仙术最基本的“土崛之术”,召唤土灵,集飞沙走石,旨在攻击敌方。但施咒之人,竟能以此化作壁障,可见施术之人于土灵法术的道行着实不浅。

  轰————

  一声巨响。

  坚固的土墙和白色的飞练冲击过后,尘土四起,地上的落花也飞扬起来,微尘渺渺,绯花夭夭。

  湖中粉色光华也随着巨响消散了。

  “咳咳......咳咳咳......”花尘散去,一个白衣蓝衫的少年剑客朝着云念绾走来。

  神色飞扬,剑眉星目,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他手执一柄玉色长剑,挽了个剑花,将长剑收回了背后的剑鞘。

  这少年郎的声音带着青春的朝气,开口倒是一本正经的,脸也是板着的,颇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意味,“世侄,你怎么这般没大没小的。”

  “......”云念绾并不答话,只沉默看着这少年剑客。

  “......”

  “......”

  两人都这般不说话,仿佛这般美好的容颜都不知道要一同冻到不知何时。

  可谁知,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那少年剑客就忍不住开始小声嘀咕了,“我明明这么小心了!怎么还被你发现了啊......”

  “即墨兮师弟,你心性浮躁喜动,但身子孱弱,宜静不宜动。故慕容世叔传你秘术‘静剑’,‘夫剑之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你便该知道世叔的意思。你则是更执着于暗合九宫八卦七星方位的‘八卦剑’。”

  云念绾几乎不可闻及的轻叹了一声气,又继续说道,“且仙法,也是授予你需心宁气和的土系仙术。至于我如何发现的......土主生门,我虽不善奇门遁甲之术,但以你脾性,自然选择更为便宜施展的同系法门。”说到这些关于即墨兮身体的事情,云念绾倒不如往常那般惜字如金,面似冰山,语气中也不禁流露出些许关心,真有些师姐的样子。

  被说到体质问题,即墨兮不禁俊脸一红,有些赧然,仍逞强喊云念绾“世侄——”。

  云念绾倒也不恼,声音清冽,带了几分执着,定定看着他,“叫我师姐。”

  不知怎地,看着这般认真的云念绾,即墨兮反而觉得自己面子有些挂不住,他轻嗽了一声嗓子,连忙改口,郑重道,“啊不不不——我是说师姐,你也太没有警惕性了吧,刚刚那水中,分明有一股异常灵力,想来必是那修炼成形的精怪。”

  云念绾冷冷答道,“并无杀气。”

  说起这个,即墨兮更是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师姐,你怎么就这么大胆,杀气这种没有道法根据的东西你竟然也信。”他见云念绾乜斜了自己一眼,装作没看见似的继续说道,“是是是!云叔的确是这样说的。可是他自小在山上长大,可谓是与野兽为伴,打猎更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你不一样啊!更何况,你一个女孩子下山,也不怕有危险。师父也真是的,云叔心大也就算了,怎么连师父也——”

  “聒噪。”云念绾轻轻一语,却是掷地有声。

  即墨兮还在呶呶不休,端的让云念绾想起暑热三伏天里青鸾峰上吱呱乱叫的蝉。“师姐,你说说你,性子越来越像师父了。冷冰冰的!还是婶娘——”

  原本一直静静站着的云念绾眉头微蹙,出声打断他,“你这次下山是去哪儿?”

  “说起这个,师姐你猜怎么着?我这次可是有个大任务呢!哼哼~”即墨兮有些自得,眉目间自有欢悦的神采翩跹,他本想着云念绾出于众生皆有的好奇心会主动询问,却不想等了半晌也没见她有任何反应,不禁有些气馁,心里的小人儿给自己打了气之后,又继续说道,“师父说,近来多地的‘先天八卦阵’都隐隐有不稳之象,他先去西北等地探查,把附近呈坎的任务交给了我诶!说起这个呈坎啊——”

  “......”云念绾无奈地伸出了右手,捏了个诀,几道雪青紫电自天而落,连声响儿都不带,径直劈到了即墨兮身上。

  “啊!”即墨兮只觉浑身一麻,全身使不上劲。

  “......”云念绾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直到即墨兮还有些哆哆嗦嗦地说道,“师、师姐......你、你你、你也太狠了吧。”云念绾才缓缓开口,转身离去“保重。”

  “喂!师姐!你要去哪儿啊?”即墨兮还在云念绾身后兀自叫嚷着。

  良久,直到即墨兮看不见云念绾的身影,才从不在知何处传来她冰雪之声,“从心而行。”

  这厢,即墨兮使劲跺了跺脚,活泛了自己的身子,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左手捏了一个剑诀执于胸前,右手执剑,微微颔首,他脚底已出现蓝白的法阵,身周也出现了五把白色的光剑。

  即墨兮见光剑已成,向空中祭出手里三尺青锋。

  泛沧浪剑光陆离,纵九天御风而行。

  这正是江湖中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御剑飞行之术。

  修仙问道之人,往往都以剑为兵刃,修仙门派自有诗为证。

  长挥三尺以试剑,熟其品性而知剑。

  凝神剑气乃发生,罡风烈烈自后继。

  得察魂魄方如意,御剑而飞或为攻。

  剑心既成密无间,天道昭昭至我前。

  金顶登仙孰不羡,幽明诸神即吾身。

  说的便是十阶剑技[3]。

  御剑飞行虽然是修仙门派的入门基本心法,但是能入修仙门派有几人,能达到“御剑”一阶又要耗费多少时光。这不仅仅和自身资质有关,还与俗世中所说的“仙缘是否深厚”亦有说不出道不尽的联系。

  正是,仙有仙骨,亦有仙缘,骨非药物所能换,缘亦非情好所能结[4]。



陳六岁啊 有话要说:注: [1] 松萝茶:松萝茶属绿茶类,为历史名茶,创于明初,产于黄山市休宁县休歙边界黄山余脉的松萝山。徽州松萝,专于化食(《本经蓬源》)。 [2] 取自明·何景明《荷花赋》:美曼如静女,翩躚若飞仙,姿意态之横出,匪拟像之可殚。 [3] 取自官方小说设定。剑技十阶为“试剑、知剑、剑气、剑罡、剑魂、御剑、剑心、天剑、仙剑、剑神。” [4] 取自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 疾风见鹤

    疾风见鹤

    奥陶百合

    520勋章
    沙发!--评论章节《第一章 桃花落
    我最喜欢的一部RPG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
    2018-03-24 13:01:31/查看(68)所有回复(0)/顶(8)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