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卷一 入世 第二章 浣溪行

  云念绾走到溪水旁,轻声道,“他已经走了。”

  然而,水面还是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

  云念绾颇有些无奈地扶了下光洁的额头,捏了个诀,径直走上了盈盈碧水。在水中央,她施施然蹲了下去,双手掬起一汪清水,看着里面上下浮动的一只透明粉色水母,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好啦好啦~放心吧~有我在这儿,你可以安心地现身的。”

  终于,那抹粉色缓缓浮在半空中,渐渐凝成一个小小的人形幻影。光华散去之后,只见一个一尺长短的小人悬在水面上,如瀑的青丝上只簪了两朵粉嫩的桃花,一袭由妃白渐变的衣衫,浅白的腰封上仅仅系了条水绿的腰绳。

  他施施然朝念绾行了一礼,不免还是有些怯生生,声音也是细如蚊呐,“云小姐,我是这阮郎溪里的桃花鱼桃灼灼。虽然您未曾见过我,但是您的灵力是这附近极强的,我心下一直仰慕不已。这次冒昧叨扰您,实在是事出有因......”

  云念绾道,“何事?”

  桃灼灼双手交叠又放下,反复几次,还是开口,“这阮溪的尽头,便是玉泉里[1]。那里的居民都是很和善的人,很少听到有什么纷争。”

  他略有踌躇,将言而嗫嚅,“近来,我每每游到玉泉里附近,便总能听到有争执打闹的声音。只是我灵力低微,凝起人形已属勉强,若要离开这溪水......所以,所以......”

  云念绾心下了然,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桃灼灼有些愕然,“和他一起?”,若是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是助他修为的意思。要知道,强弱自分,乃是天道。妖之间更是强者为王。像他们桃花鱼一族,虽是水族,却非鳞甲,因此自然不如水中各种鱼虾蟹族修炼得宜。且这阮溪中桃花鱼只剩他一只罢了,他生性怯懦,对其他水族都是避之不及,实难得到相助。而如今,他与云念绾不过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见,他本意也不过是希望云念绾能去探查一下玉泉里的情况,谁知她却能这般......

  他瞠目,说话也有些结巴,“真......真的......吗?!”

  云念绾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桃灼灼感激地望着云念绾,郑重施礼,声音也有些发颤,“如此......便多谢了!”

  云念绾微微颔首,口中诵诀,“万灵悉来,神光映幽!引水华澄澈,入精纯之躯——梦影成形,玉容非幻!”

  她手作拈花,不过须臾,就有无数的碧蓝光点从阮溪盈盈飞来,斑斑闪烁中,凝成了一个湛蓝的光球。她玉手轻指,蕴有水灵之力的光球便融到了桃灼灼身上。

  碧华湛然,似有春水绕指柔。

  光华散去,云念绾身前亭亭伫立着比她略微高一点的男子,粉衣青丝,正是桃灼灼。

  桃灼灼见云念绾脸色比之初见时稍稍白了几分,不免有些内疚自责,“云小姐,您的身体可还好?”

  云念绾摇了摇头,“走吧”。

  说罢,二人便往玉泉里走去。

  一路上,云念绾是冷淡的性子,且刚刚消耗不少灵力帮助桃灼灼化形,身子还有些不适,故不曾有什么言语。桃灼灼虽然还不适应走路,心里想着玉泉里的百姓,却也默默忍住,渐渐也就适应了。

  二人脚程极快,一路上也没什么精怪来挡路。因此,也就几炷香的工夫,二人就到了玉泉里。

  尚是正午该进食的时候,却不见家家户户有袅袅炊烟,也听不到桃灼灼提到的争执声,二人不免生疑,对视了一眼,决定先去打探消息。

  其实,云念绾并不善于和“人”打交道。愿意出手帮桃灼灼,也不过是看在都是妖族的份上,她也不知道为何要去管人间山村的事情。若是慕容世叔,估计会立刻御剑而来,探查此处。若是即墨师弟,估计要先将桃灼灼斩立决,再来玉泉里查看。若是爹娘......

  想到她娘,她颇有些烦躁,一不留神竟撞到了一个跑着放纸鸢的幼童。幸好桃灼灼眼疾手快,一把牢牢接住了他。

  云念绾的手背却不小心被旁边民居的泥土墙蹭伤了几道小口子,细如发丝,却是密密好几道。她天生妖族,这种程度的流血,不自觉便自愈了。

  当她意识到身旁还有个人间的小孩,不免黛眉轻蹙。意外的是,幼童倒是没有大呼“娘亲,这有妖怪!”之类的哭闹不休,反而用稚嫩的童音说道,“大姊姊,你好厉害啊!你是仙女嘛?就像娘亲一样。痛痛都不用呼呼就飞走啦~能不能也教教乐乐呀?乐乐也想爹爹的痛痛都直接飞走~”。说罢,他倒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小脸蛋,低着头躲在桃灼灼身后,却又时不时地伸出头来偷偷觑着霜意清冷的云念绾。

  “乐乐......”云念绾听到这个名字,不免觉得有些亲切。她的即墨兮师弟就是小字长乐,身上还有块镌刻“长乐未央”的佩玦。思及此处,云念绾倒没有这么寒气逼人。

  却见桃灼灼蹲下身子,轻柔抱着乐乐,婉声道,“乐乐小朋友~,你爹爹怎么啦?”

  那水灵灵的葡萄似的眼睛突然一红,小嘴一瘪地哭了起来。

  云念绾二人不觉有些慌张,毕竟他俩根本没有过类似哄孩子的经历。这般束手无措中,倒有些村民循声而来。

  有个中年妇女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一把抱回孩子,一边轻轻拍着乐乐的背部,一边在小声说着些什么。其他几个立刻挡在他们面前,一个面相有些凶的大婶冲着云念绾俩大声叫嚷道,“你俩想干嘛!还敢欺负我们玉泉里的孩子!”

  见此,云念绾充耳不闻,只当是山里的蝉噪,冷冷地不说话。而桃灼灼也没了主意,面露尴尬地杵在一旁,只听那群村民兀自指责叫骂着。

  那小孩好像看到了云念绾那边的情况,在村民怀里窜动了几下,大声喊道,“哎呀~刘婶娘让乐乐来说啊!不是仙女姊姊的错,是乐乐自己想到爹爹那么难受才哭的!”

  瞬间鸦雀无声,空气如胶凝一般,只听到那童声可爱仍自絮絮,“刚刚也是仙女姊姊的朋友抱住了乐乐,乐乐才没摔倒~都怪乐乐贪玩,只顾着往前跑,好放纸鸢~~~”

  村民不禁有些赧然,那抱着乐乐的刘婶娘走上前来,带着歉意屈了屈身子,隐约有花香袭人,“两位,对不住了,乐乐家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们也是一时情急,怕孩子受到了欺负才......还请二位谅解。”

  桃灼灼虚扶了一把,见云念绾面上并无不豫之色,开口道,“无碍。我在——我听附近的猎户说,近来玉泉里时有纷争。云小姐和我就是来此探查生变之事。”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该人如何接话,为首的刘大娘看来在村里说话颇有分量,她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先请二位来我家坐会儿,我会把前段时间发生的时间告诉你们的。”

  她又对村民说道,“大家也都散了吧。”见有几名村妇还是不放心,说道“流丹和浮翠就跟我一起去吧,招待客人我一个人人手难免不够。”

  如此,刘婶娘便一手牵着乐乐,领着几人到了自己的家,倒了几碗茶水,浮翠和流丹一个捧了碗枇杷,一个端了盘米粿,放在了桌子上。

  乐乐这边洗完了手,便一手抓了个米粿,颠儿颠儿的跑过来拿给云念绾二人,看着乐乐满脸期待的样子,他俩倒不好拒绝,一人便拿着一个吃了起来。

  乐乐开心地说道,“其实这米粿烤起来吃才更香呢~~~乐乐最喜欢吃的就是爹爹烤的米粿~”

  说到自家爹爹,乐乐不免有些情绪低落,却还是很快展颜一笑,“刘婶娘家做的米粿也特别好吃~仙女姊姊,你快吃~不够还有呢~”他扭头对着刘婶娘说道,“是不是啊~婶娘~”

  刘文彤点头微笑,说道“我家相公姓刘,我本姓梁,小字文彤。”她估摸了下二人年纪,不过十七八九的样子,继续说道,“看年纪,二位叫我声刘嫂子就好,还不知二人该如何称呼?”

  “我叫桃灼灼。至于这位......”桃灼灼柔声看向云念绾。

  云念绾声音泠泠,“云念绾。”

  “云姑娘,桃公子,此事说来话长......”梁文彤似乎想起了什么,对浮翠说道,“浮翠,你先带乐乐出去玩会儿。”

  浮翠刚应了声“好”,谁知一向乖巧懂事的乐乐却使起了性子,执拗地不愿意动,他猛然抬起头,说道,“乐乐知道!刘婶娘要说爹爹和娘亲的事情!”

  梁文彤不免愣住,终究还是长叹了一口气,“唉......算了......乐乐虽然小,既然已经听到这些闲话,还说知道真相的好......”

  “其实乐乐娘亲并不是人类......”梁文彤娓娓道,“虽然她不是人类,但是她温柔善良,长得也是如花似玉,身上还自带一股独特的香气。她嫁进我们玉泉里,不仅乐乐一家和和气气,连乡里乡亲之间有些琐事争吵,她也每每去劝解宽慰。”

  桃灼灼不免生疑,曼声问道,“若只是如此......那您又是如何得知乐乐娘亲的身份的......”

  “五年前,我家相公病倒了。我咬咬牙,虽然是尖刀沙上舔血,有些冒险。但还是独自进龙风谷想着能不能采到些灵药。”

  “龙风谷?我听说那谷里危险的很啊......”桃灼灼如是说道。

  “是啊,村里的确有祖训,不得进谷。可是我当时什么都顾不得了,我家相公缠绵病榻,我又怎忍心!”梁文彤发觉自己情绪有些激动,倒有些不好意思,“说来也是机缘巧合,我进谷没多久就见倒木上生了一株灵芝。可是我当日一时心急,竟没注意到旁边攀援着一条竹叶青。”

  “这——”桃灼灼不禁掩口而呼。

  “我自然是被咬伤了。”她这般回忆,“那蛇毒自然是极猛烈的!我昏迷前闻到了一股花香,迷迷糊糊仿佛看到了乐乐娘亲!”

  “那是她救了你吗?”桃灼灼出声问道。

  “不错。不过她说自己也是碰巧路过龙风谷口,见我晕倒在谷口,身上正好带着娘家解蛇毒的秘方,便救了我。其他人倒是确信无疑,可我分明记得被蛇咬了之后我就直接瘫倒在地,如何还能走到谷口。而且自那之后,每每春天过后,我身上也有股淡淡花香,和乐乐娘亲身上的一模一样!”说着,梁文彤就挥动了几下袖子。

  云念绾轻嗅了一下,低首沉吟,“这是芍药花的香气。”



陳六岁啊 有话要说:注: [1] 玉泉里:即汤口镇,位于黄山市黄山区。唐及五代,镇境属歙县孝悌乡玉泉里民国初年沿袭清制,后设区、乡、镇。境内著名景点有龙风谷、阮溪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