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卷一 入世 第四章 龙山会

龙风谷中遍布参天的杉木,枝叶扶疏,无风自动。

    云念绾一进这龙风谷,便感觉到这一股极不寻常的“气”。她凝神屏息,暗自思忖,并未收起白练,时刻警惕周遭情况。

    倏地,鸢飞戾天,破空长鸣。

    不过电光石火的时间,杉木林中突然万箭齐发,嗖嗖嗖地向云念绾冲了过来。

    云念绾一个旋身,双手早已紧握飞练“泠月”,蹁跹一转,舞成一团白光,任凭那箭矢如何锋利,也不得近身云念绾分毫。

    不知是谁暴喝了一声“冲啊!”,一股带着腥臊味的异香冲天,云念绾尚未来得及细细分辨,只见一堆村民打扮的男子们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手里都抄着家伙,或是斧头,或是镰刀,都是些乡村常用的农用利器。

    云念绾手持泠月,练如其名,当真犹如泠泠月光在手,令人生寒。她行动轻盈,出手灵动,体迅飞凫,白练随她而游走,更似白蟒攀援。这般飘忽不定,几个回合之间,便已然有数人着了迷香,昏倒在地。

    这般人类虽然武力远不及她,但却也远胜于普通村民,且人数颇多,比夏日山上的蚊虫还要令人厌烦。

    云念绾转念便知暗自操控的幕后黑手是打算采取“人海战术”,心下了然。她素手探出,从腰间香囊中取了几块香料,往空中一掷,双手凝起灵力,聚成北斗结印,轻叱一声“喝——”。

    只见她凝起的灵力与香料逐渐混成一五彩光球,却转瞬砰的一下,香料被打碎,在空中绽出了缤纷繁花,仿佛夏夜中璀璨的烟花一样。

    朵朵烟花零星落下,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身体的倒地之声。

    云念绾望了一眼地上,便以灵力探知附近妖邪之气,御练飞至谷中深处。

    云念绾离得越近,那股奇异的香气反而愈加浓烈,白芍香气自然是不必说,可其中腥臊气息的香

    “这是灵猫香喵~”一声甜腻自她身后传来。

    “喵?”

    云念绾来不及细想这句“喵”,几乎是本能反应般地向后祭出白练,却听娇笑咯咯,犹如风拂银铃,令人闻之解忧。云念绾自然是知道飞练落了空,却听到呼呼风声,显然对方移动迅速更胜于她的飞练。

    这般落空反而激起了云念绾的斗志,白光一转,却又是双手都执着那浅色飞练,好似双龙潜海穿云,每每都即将打到那团黑影时,却又被对方千钧一发地躲过。

    对方还是巧笑连连,喵声不断。云念绾到底年轻,好胜心强,也不愿再继续引逗以试探对方底细。她收起泠月,柳眉倒竖,双臂倏地平展,抬首望天。瞬息之间,她的身周出现了九条白练,朝四正四隅的八方位置打了出去。

    却听那黑影嘤咛一笑,腾空一跃,却没想到第九条白练紧紧缠住了它。

    它挣扎了几下见无法挣脱,一声凄厉,几道利爪撕裂的影子闪过,裂帛声清冽而生。

    满地破碎的飞练中,云念绾终于看清了那团挑衅的黑影,毛茸茸的兽耳,金灿灿的兽瞳,利尖尖的兽爪,卷曲曲的兽尾。正是一只未完全化形的猫妖。

    那猫妖娇声一叫,带有几分不屑,“喵~以你现在这种程度,根本是赢不了我阿姊的喵~”

    云念绾面色如霜,并不出声,颇有些心疼地拾拣满地残练。

    见云念绾不理自己,那猫妖倒也不恼,只以为自己说中了,无聊似的晃了晃腰间的小铜铃,轻哼了一声,“身法这般慢吞吞,还是回家里多练上几年吧喵~破布也不结实,怎么可能困得住本喵大仙~”

    云念绾骤然转身,如游龙在水,广袖长舒,如云雾濛濛。她这般行动轻灵,比之微尘也不逊色。

    “与尘相乱玉体轻。”

    那猫妖不过眨了一下眼,就感到香泽阵阵,白光闪烁,只觉//娇//躯//一软,就发现自己腰间的铃铛已然不见。

    却见云念绾左手正提着那枚小铜铃,右手轻轻拨弄,虽然依旧是冰山脸,却也有说不出的惬意。她樱唇轻启,幽幽说道,“这‘萦尘’是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舞蹈,舞之身法需极快,我刚刚不过是取了其中一小节。”

    那猫妖恼羞成怒,“喵”的一声尖叫,利爪尖尖,纵身一跃,朝云念绾扑了过来,口中还大声叫嚷着,“快把本喵大仙的铃儿交还出来喵!”

    云念绾却也不躲,右手一挥,却又是一条青碧色的飞练自袖中而飞,缚住了猫妖双爪。她飞身将青练绕在横斜着的一颗水杉,向地面一掷,飞练一端的雪白晶石便深深打入土中。如此,这猫妖便被双手向上地吊在了树上。

    “我现在没有和你嬉戏打闹的闲暇。你和这谷中作恶的妖族有何关系?”云念绾声音清冷,含了几分怒气,轻叱一声,“说!”

    那猫妖还兀自想逞强,却对上了云念绾寒气逼人的眸子,不知怎地,气势便弱了几分,弱弱说道,“其实......其实喵.....我和阿姊白狸花都是山中修行多年的灵猫喵......可是三百年前,阿姊出山修行道术,回来却开始钻研丹药了喵我问阿姊,她也不说。后来不知道她在哪儿求来的方子,便四处寻觅方子里所需要的各色药材喵......”

    云念绾眼皮也不抬一下,澡雪声清,“继续说。”

    “然后喵,我偷偷跑了出来,靠着我们一族特有的灵猫香才找到这儿来喵......”他倒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我本来也只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如何喵山里的人都说我远不如阿姊,才不让我出来喵......”

    “喵~~~本大仙也不知道阿姊在做些什么”猫妖见云念绾眸中冷光,有些心虚说道,“应该......应该也就是为了收集药材,怕他们多管闲事,才对那些人类下了秘香喵”

    “我阿姊人很好的喵~山里大家都很喜欢她,我也是最喜欢阿姊喵~”他又继续说道,“这之间或许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准喵~~”

    听罢,云念绾收起青练,转身朝谷中深处施施然走去。只听轻巧落地两声,后面就有一路小跑的声音,却是那猫妖跟了上来,脚步声倒是极轻,一张小嘴却是喋喋不休,“那你来此除了来找我阿姊麻烦,还要干别的事情喵?”

    “救人。”云念绾道。

    “喵~~~你好厉害喵,能把破布喵!喵喵喵喵!能把白布绿布使得这么得心应手喵~~”猫妖眼睛里仿佛有星海浩瀚,闪烁璀璨,有些崇拜仰慕道。

    “飞练。”云念绾道。

    “飞练?喵?要飞起来多多练习才能会喵?”猫妖歪了歪头,一脸的困惑懵懂。

    “这种武器叫飞练。”云念绾眉头一簇,却还是解释道。

    “喵~~~原来如此喵~~~你多说几个字儿不就好了喵?害得本大仙误会了喵。”猫妖喵唧一声,一壁偷偷觑着云念绾,一壁有些脸红道,“本大仙叫白狸奴喵,你叫什么名字喵?”

    “云念绾咪——”云念绾差点失言也被染上了奇奇怪怪的言语癖好。

    “云念绾咪?名字好奇怪喵~”白狸奴眨巴了双眼,好奇道。

    “......”云念绾最擅长的就是沉默,如此倒也是化解了她自身的尴尬。

    “喵喵喵?为什么又不说话了喵?”白狸奴不免有些闷闷不乐,“你们人类怎么这般善变喵?!刚刚还和我答话,现在就闷着不说了喵。”

    “冰块脸!闷葫芦!”白狸奴吐了吐舌头,却还是喵喵说道,“云念绾咪~你以后能不能教教我——”

    白狸奴正说话,却没注意到云念绾冷不防的停住了脚步,哐的一下撞到了云念绾背上。他拿收起尖利指甲的肉垫揉了揉有些微红的鼻子,喵喵埋怨道,“云念绾咪~你怎么也不说下就停下来了喵~”

    却见云念绾神色凝重,给白狸奴示意噤声,不要多言。

    一个穿着殷红衣衫的女子款款而来,明明不是倒春寒的时候,可她领袖口和裙摆都缝上了厚厚的风毛。她面容精致,却又遮不住委顿憔悴之态,蔻丹染就的鲜红指甲也只显得她双手愈加暗黄。

    “阿姊!”这边白狸奴却睁大了双眼,犹疑惊呼。

    白狸花恍若未闻,双眸闪过一丝杀意,两手五指箕张成爪,指甲也暴涨了两寸,带着腥风异香,朝云念绾进攻起来。

    白狸奴还有些懵憧,尚不知其中关节,就见二人打斗起来。他心念一动,提气往谷中深处走去。

    且说白狸花和云念绾二人正是酣战。一个利爪带毒,虎虎生风,形如鬼魅,飘忽不定;一个手如兰花,冷冷无言,态拟神仙,轻灵盈动。那身影一赤一青,犹如红蔷蓝薇,端的是妖冶清冷俱现;又似烈焰寒冰,端的是炽烈凌冽皆有。

    云念绾虽然不惧妖毒,却也不打算赤手空拳继续纠缠下去。她双手交叉挡于胸前,翻覆格挡开来,一条青绿色飞练朝白狸花打去。

    那飞练颜色青碧却又极浅,好似洒在秋夜碧海上的溶溶月光。一飞一打,正是波光粼粼,碧海涣涣。

    白狸花直接以爪相迎,却发觉无法撕裂飞练。她便双手一转,指甲也回了正常长度。红光一闪,她手中一根长鞭赫然在握,啪的一声也挥向了云念绾。

    那长鞭颜色则是殷红如血,比之毒蛇赤链还要令人心生惊惧。一挥一抽,自有疾风弗弗,赤虹炎炎。

    鞭练相交,双方均觉虎口一震,不敢掉以轻心。

    这般僵持下,却见白狸奴已然搀扶着一位白衣女子从山谷深处慢慢走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