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哑云篇 第一章·绛湖,江湖

  谈起十年前在绛湖一带发生的一场吞没了上百人命的大火,相信居住在这一带的居民都不陌生,只是当中所引起这场大火的原因,却没几个人真正知晓。

  刘大伯说那是天神所降之火,大概是有人作了什么孽,把整个家族拖垮了;邓婶说那应是有人打翻了烛台;卖小馅饼的小伙子说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怎么就没有一个合理一点的呢?

  “唉,不是说‘大隐隐于市’么?敢情这根本靠不住啊!”我看着热闹的大街,有点迷茫。

  我来绛湖打探消息已有五天了,却一点收获也没有,因为不断有官差阻路,我钱袋里的银两也所剩无几,不得不急。

  这地方的吏治还真不怎么样,听这里的人说吧,今天是花灯节,大街上会很热闹。我想,这样的话,有抢匪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位大哥是怎么想的,眼光差得我都不忍心把钱袋给他了,一看我就该知道我不是有钱人吧?

  我抓紧钱袋,虽说没什么钱,但还是不能丢。

  “要钱要命?”抢匪大哥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银晃晃的小刀,想学他的前辈一样用刀架对方的脖子上。但他的动作太慢,反应太迟钝,不出几下子,我已经把刀从他手里抢过来,架到他脖子上。未等我发话,他已开口求饶:“我、我要命!小哥别激动……”这把我当什么人了?黑吃黑?

  我清了清嗓子,道:“知不知道这里十年前所发生的大火?当中原因是什么?”

  “小哥……大爷!?我是真的不知道哇!我……我这是没办法才做抢匪的啊!你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卧病在床的妻子等我回去……”

  “走吧。”我不愿再听他多说,从他刚才的身手来看,他当抢匪的日子应该不长,而且看他的样子,成功的抢劫也应该不多。

  对方见我收走了刀,感激之余又有点不舍,眼巴巴地望着握在我手里的刀。

  “不给。”我坚决道,“就算是急着用钱,也不是像你这样拿刀威胁人家的。”这是我师父教我的,虽然如今我也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我师父是隐于江湖的门派——绿苑的创立人以及现任掌门,门下弟子三百,人虽不算多,但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先不说自我懂事至今,师父都未出手,绿苑依旧草木茂盛,生机勃勃,实力未曾减弱过。

  绿苑首席大弟子连愈,也就是我大师兄,佩剑有刚,“有刚者,万物皆可摧。”,他算得上这江湖中一流的高手,至少在我开始跟他混到现在,我还没见他真正失败过,他在我心中也是最强的剑客;

  绿苑二弟子玉殊,佩剑君玉,意为君子如玉,可与他本人并不相符——他只是座冰山而已,但轻功卓绝,平时一身白衣翩然不染尘埃,倒是比较像个不食凡间烟火的仙子。不过,相比起大师兄,他的弱点就比较明显了——他的毒抗性出奇地低,有一次我和他去执行任务,被人撒了一身毒散,我没过多久就清醒过来,可二师兄还觉得头晕不止,最后跟别人干起架来像耍醉剑一样,少有地带了一身伤回苑。

  除了这两位经常带我出去浪的师兄,绿苑里还有不少高级弟子。而我,应是算一般弟子吧?我好像懂事后就跟着大师兄混了……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拜到绿苑门下,又或者说那时我不懂事,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我的父母在哪,不知道我有没有家,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

  “青砚,睡着啦?”熟悉而温暖的声音把我唤回现实,我揉揉眼睛,站在我面前的正是大师兄。

  “师兄早……”我先是自然地应了一句,然后猛地醒觉现在是晚上,大街上还有灯会呢!

  “啧,你这小子还真练成了睁着眼睛睡觉的本领?”

  “没有,我在思考!对了,大师兄有没有什么收获?”

  “没。不过今天是花灯节,我想‘大隐’应该不会出现了,毕竟是‘隐’,总要保持点神秘感。”

  “大师兄,我忽然觉得你很靠不住哎!”神秘感是个什么概念?在夜里包个全身黑么?

  “是么?那青砚你呢?站在大街上想事情想得出神,也不怕这里很猖狂的抢匪……嗯?”大师兄的目光落在我手里握住的小刀上。

  “……我从抢匪手里抢来的。”

  “……黑吃黑啊这世道。”大师兄感慨了一下,然后拉我往灯会走,“等明天花灯节过了,我们再去找找,现在去逛逛吧,机会难得……啧,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我闻言顺着大师兄的目光望去,只见二师兄在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前,睁大眼睛看着一块玉佩,丝毫不发觉老板娘越凑越近的脸……

  “你们啊,想事情的时候能不能分下场合?”

  “……”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那老板娘,二师兄的眉眼本就生的好看,笑起来的时候眼底的一对卧蚕鼓鼓的,也显得人很温柔,特别是像此时这般看东西出神的时候,嘴角微翘,看起来很好拐带。

  这个时候,大师兄忽然快步走过去拉走二师兄,还大声地喊道:“小玉,走啦!”留下一脸愕然的老板娘。

  嗯,我想,估计在那老板娘心里,二师兄翩翩如玉的形象瞬间轰塌了吧……“小玉”这个称呼来称呼一个男的还真是……又或者是老板娘在短时间内遇到两个帅哥,惊住了?

  “……师兄早。”如梦初醒的二师兄一脸愕然地看着大师兄,无辜地眨了眨眼,那神情和愕然的老板娘没差多少。

  哎,我就说“师兄早”是自然反应。

  “啧,那玉佩真的这么好看么?刚才那种情况下居然还很淡定地看玉佩?”

  “是啊,要不是大师兄,二师兄你的节操就没了。”

  “咦?节操是这么用的么?”大师兄一脸疑惑地问。

  “随便啦!”就在我想该怎么反驳回去时,二师兄忽然来了一句:

  “那玉佩确实有问题。”



彧言 有话要说:戳下收藏啦亲?喜欢我一下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