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每次来精神病院都有种想犯病的冲动

    【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的一米八块头赶上两个阿满的汉子咬着一只2B铅笔趴在窗户上“天真无邪”的朝三人喊着,“妈妈我热爱学习”。】

    【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的一米八块头赶上两个阿满的汉子咬着一只2B铅笔趴在窗户上“天真无邪”的朝三人喊着,“妈妈我热爱学习”。】

    “市五医院,是A市一所设施标准建设的大型现代化医院,经过多年的建设和发展,目前已成为A市一所集精分、丧病、抽风、鬼畜于一体的综合性专业精神医院。”

    温冷已经走到楼梯旁边了,脑海里依然响彻着专属于阿满嗓音的精神病院简介的广告腔,挥都挥不走。

    因为深情并茂的念广告词而被打了一拳的阿满还颇有战斗精神,身材矫健的冲到温冷前面,回眸一笑,差点把温冷恶心吐,“你滚前面干什么?”

    阿满一边啪啪的按着医院楼梯道的灯,一边头也不抬的往上走,“老大您身娇体贵的,可不能让你打头阵,宿大师,您断后,对,没错,把我家老大保护在中间,他就是一朵需要呵护的娇花。”

    宿择默默的将和温冷并排行走的脚收了一步回去。

    温冷无法反驳,心想,妈的真操蛋。

    医院的楼梯是一圈一圈旋着向上的设计,扶手上面都开始生锈了,温冷无意中往上扶了一下,满手的铁锈。

    他探出头往上看了下,扶手盘旋着往上,一圈一圈的差点把他眼看花。

    刚开始爬楼梯的时候,温冷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单手插袋保持着他那装逼似的从容,但是爬到了八楼左右,他的脸色就开始发白了。

    温冷是个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拍拍前面走的更起劲的阿满,阿满疑惑的回头,温冷更不爽了。

    妈蛋,为什么这货就皮糙肉厚的一点事都没有。

    温冷用一种“扶着朕”的高贵冷艳的表情伸出手,表示自己累了要帮助。

    阿满素来不会看人脸色,他茫然的看着气喘吁吁的自家Boss,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将手中拿着的巨大的石头往温冷手中一塞,兴致勃勃,“老大,你要地图是吧?”

    温冷一个猝不及防差点被那块巨大的石头坠的往下栽去,他阴沉着脸,差点暴起骂人。

    阿满看着自家boss乌云罩顶的神情抖了抖,把石头唯唯诺诺的收回来,嘤嘤嘤的说,“老大你到底要什么?”

    温冷一点也不想理他,直接推开那蠢货,靠着那点毅力终于艰难的爬上了那传说中的十三楼。

    刚到十三楼上,温冷双脚还没站稳,一阵震耳欲聋的鬼哭狼嚎骤然响起,他虚软的双腿一个没站稳差点摔下后面的楼梯。

    站在后面的阿满随手扶了他一下。

    那声鬼哭狼嚎赫然就是靠近楼梯的第一个病房所发出来的声音,温冷大着胆子走过去,便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正扒着铁栅栏一样的窗户,拼命的朝走廊伸出手。

    三人看着她哭,那人哭了好一阵才突然像是抽不过气来一样,嘴唇张张合合,用一种逼死强迫症——比如温冷,的方式半天叫出了一句话。

    “皇阿玛!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三人,“……”

    温冷拍拍阿满的肩膀,用一种哀念悼文的语气配合着他那张苍白的脸说,“扣年终奖。”

    阿满,“WTF?我做什么啊?我只是认认真真的找目标啊,我也不知道凤纹那孩子会被关在精神病院啊?老大,您再好好想想!”

    温冷才不理他,挂着他那张专属于领导的装逼的从容面容,抬步上前走去。

    这一层楼似乎都住着奇葩,还是按照奇葩程度排的房间号。

    他们三人一路经过了一层楼,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精神病重度患者。

    比如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的一米八块头赶上两个阿满的汉子咬着一只2B铅笔趴在窗户上“天真无邪”的朝三人喊着,“妈妈我热爱学习”。

    阿满当时还回了一句,“儿子,咱家有钱还学习啥啊?”

    汉子懵了一下,晕晕乎乎的回房间去了。

    比如一身迈克杰克逊服装的妹子在病房里跳舞,边跳边甩给经过的温冷一个媚眼,“帅哥?搞基吗?”

    温冷面无表情的过去,连个眼神都没给。

    就在这么一群奇葩的荼毒下,阿满那熊孩子似乎也找到了组织一般,跟在温冷后面嘤嘤嘤,“老大,人家的年终奖可不能没有哒,我可以给您当小厮一天您看看可不可以,您要喝茶来我递水,您要杀人来我送刀……”

    说完还眨眨眼睛,一脸纯洁善良。

    要不是宿择在这,温冷真想将自己好几天没洗的臭袜子塞这货嘴里。

    温冷从阿满怀里拿出来那张A4纸,扫了一眼,停在了眼前的病房前。

    病房上挂着一个编号1322,正是凤纹资料上的那个。

    温冷使了一个眼神,示意阿满将这个病房的锁撬开,三个人好偷偷的潜进去,方便行动。

    他后退了几步,从怀里掏出烟来,因为烟被雨水打湿了,他点了好几次才点着。

    阿满顿时了解,朝温冷做了一个“OK”的手指,便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电钻。

    温冷满意的点点头,吐出一口烟圈,电钻很好,一下就可以……

    等等,电钻???

    温冷还没来得及阻止,那熊孩子就兴致勃勃的将高速旋转的钻头朝门锁一钻,门应声而开。

    “……”温冷心想,真想拿那钻头朝着傻逼孩子头上开个洞。

    弄出那么大动静,温冷也不在想着安静的解决这事,抬起长腿踹开门,施施然走了进去。

    病房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张桌子一个凳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温冷皱了皱眉,四处打量了一下,“不是说他在这里吗?怎么没有人?”

    阿满也探头进来,疑惑的张望,也没看到人,他茫然的摇摇头。

    温冷将手中未燃的烟头甩在地上,“白跑一趟。”

    一直安安静静站在门外的宿择眼睛寒光乍现,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用一种极其快速的手法猛地打在病房的天花板上。

    子弹似乎和什么坚硬的地方相撞,发出“锵”的一声刺耳的响声。

    宿择,“小心上面!”

    温冷和阿满第一时间并没有抬头往上看,而是两人并排着背靠背,肩膀抵在墙壁上,阿满与此同时从腰后掏出一个东西轻轻一按,一团光圈瞬间包裹住两个人。

    平时想看不顺眼的两个人此时却配合的相当默契。

    做好了这些事情之后,两人才一同抬头向上看,视线刚一触及到天花板,两人的瞳孔同时一缩。

    已经在掉着白粉的天花板上此时正密密麻麻的爬着混体通白的虫子,乍一看,似乎和天花板融合在一起,他们刚进来才没有发觉。



池岚音 有话要说:第四章已补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