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密集恐惧症的人每次看见虫子就恶心

【他冷冷看了阿满一眼,眉头一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此时他的脸色再次变了,变成了刚刚人畜无害的表情,他偏偏头,似乎对阿满看着他的神情很奇怪,“哥哥,你来救我了,我好欢喜……”】

    温冷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捂住眼睛,低下了头,“我的密集恐惧症……”

    他只是扫了一眼,心脏已经在发颤,一股难以形容的情绪从心脏处涌上来,他咬紧牙关,皮肤早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阿满若无其事的打量着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虫子,似乎感觉到很有趣,他从背后掏出来一个单反,因为和温冷背靠背的原因,拿出来相当的艰难。

    他完全不顾自家领导在一旁抖的像个筛子,“咔咔”就先朝天花板来了几张。

    温冷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他压制住想要将这二货活活抽死的冲动,奋力的转过头朝还在门外的宿择叫道,“宿择,你能看到天花板上有人吗?在西北角。”

    一直持着枪的宿择立刻将枪口对准西北角,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了一枪。

    而这一次,子弹并没有发出尖锐的撞击到铁板的声音,而是似乎射在了人的躯体上,瞬间被吞噬掉,随后,天花板上的虫子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只是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天花板的西北角,一个少年似乎悬空了一般保持着一个坐的姿势,静静的看着他们,那眸子中有些谁都看不出来的茫然。

    那个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洁白的拘束衣,看起来乖巧懂事,他肩膀上正源源不断的流着血,染红了他半边衣服。

    他此时悬空的身躯慢慢的落在地上,少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了看温冷,又看了看阿满,最后露出一个开心至极的笑容,“哥哥!”

    温冷风中凌乱,“喂,你资料上不是说凤纹只有八岁吗?这哪是个八岁的样子?孩子长的有点着急了吧!”

    阿满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老大,我那资料是二手的,好像是在S计划失败了之后登记的,你追查这个事情也追查了七年,孩子该长大了。”

    阿满说着还从背后拿出来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朝那孩子递过去,“来,小凤纹,哥哥给你糖吃。”

    凤纹慢吞吞的蹭了过来,似乎很怕在一旁冷着脸的温冷,他想要伸出手去抓阿满手上的糖果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住了,他皱皱眉。

    “哥哥,你来救我了吗?”凤纹朝着阿满露出大大的笑容,看起来无辜而可怜。

    阿满熊孩子的萌点瞬间被击中,他伸出手轻轻抚了下少年柔软的头发,“是啊,我来救你出去。”

    孩子的眼睛亮了亮,似乎很开心,但是下一秒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眸子清明了许多,明媚的脸庞也在一瞬间变得阴沉,他后退数步,警惕的看着两个人,“你们是谁?”

    阿满第一次见识到了“熊孩子的脸如同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这句话,还没等他再次说话,一直在门外的宿择再次开枪,一下击中了少年的另外一只肩膀,血喷洒出来,差点溅到阿满身上。

    阿满,“宿大师,你冷静一点啊!”

    宿择面无异色,冷哼一声,“他身上有刚刚那个虚灵的味道。”

    凤纹被打的后退了一步,但是脸上无一丝痛苦之色,他恶狠狠的瞪着离他最近的阿满,眼神如同见了最痛恨的人一般咬牙切齿,“是你们把我关在这里的?”

    无端受到污蔑的阿满表示“这个锅我不背”,他飞起一脚将身旁唯一的椅子踢出去,椅子在半空中转了几个圈,狠狠的撞在穿着拘束衣的少年身上,只听到“砰”的一声,木质的椅子碎成好多片。

    站在椅子碎片中的少年完好无损,他冷冷看了阿满一眼,眉头一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此时他的脸色再次变了,变成了刚刚人畜无害的表情,他偏偏头,似乎对阿满看着他的神情很奇怪,“哥哥,你来救我了,我好欢喜……”

    他话音刚落,脸色再次变的凶狠,凤纹一咬牙,被束缚在拘束衣的双手将拘束衣硬生生的撕破,一双洁白修长的手伸出来,慢悠悠的朝后面一点,然后无数只白白的虫子再次从他背后涌出来,汇集成一个人的形状,笨拙的朝他们扑来。

    阿满,“老大,快跑!”

    温冷自从那个虫子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闭上了眼睛,此时听到阿满的大叫,张开眼睛便被阿满拉着手臂,连扑带摔的跑了出去。

    随后,一双坚硬有力的白色拳头狠狠砸在两人刚刚所站的地方,直接将地面砸了一个大洞,贯穿了十三楼,往下望去,还能看到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抱着一个小枕头抬着头往上看着,毫无恐惧之色。

    白色虫子堆成的人形体型很庞大,虽然走路笨拙,但是每走一步,似乎整个楼层都是震上一震,温冷三人开始在震来震去的走廊上狂奔。

    温冷边跑边道,“我们必须将他引到空地上,要不然在这个狭小的空间正对上很吃亏的。”

    他跑的气喘吁吁,一张脸惨白,汗水打湿他的鬓发。

    宿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按照道理来说,这个男人应该不是普通的人类那样简单,接触到虚灵这种等级的怪物,就算不是虚灵也应该是个半虚灵,战斗力应该不会那样的弱。

    但是看他的身体素质又似乎和常人差不多,不,几乎连正常人都不如,他现在还没跑几步就喘的几乎要窒息了。

    宿择思绪翻飞,此时听到他这句话,顿时有了想法,他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正一边砸墙一边朝他们凶狠走来的怪物,果断从身后拔出长剑,脚步停了下来。

    温冷喘着粗气回头看他。

    “我将他引下去,你们先走。”宿择冷冷交待了一句,没等两人便回身冲了上去。

    阿满将站都站不稳的温冷扶住,回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宿择,又看了看自家老大,“老大,宿大师他可以吗?”

    温冷的嘴唇在发白,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玻璃瓶,发抖着从里面倒出一个小红块,那似乎像是药一样,他直接塞到嘴里,吞了下去。

    阿满吓了一跳,“老大,你要死了吗?那种药怎么可以随便吃的?”

    温冷瞪了他一眼,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呼吸也在慢慢的调整过来,变得均匀,他回头看了一眼和怪物厮战在一起的宿择,沉声道,“宿择会把这只怪物引到后下去,你下楼帮助宿择将那恶心人的虫子收了。”

    阿满拉住他的手臂,却猛地松开,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触碰到温冷身上的那一块肌肤似乎被火灼伤一样,通红一片,“那你呢?你去哪里?”

    温冷从楼梯往下走,闻言头也没回,“我从十二楼回到刚才那个房间,我还有事情要问那个凤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