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吃东西挑剔的话往往会被厨师揍死的

    凤纹一动不动的看了他半晌,骤然扯出一个阴狠的笑容,他猝不及防的打出一掌,直接将温冷打出几米远,狠狠的撞在门上发出好大一声巨响。

    温冷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手,整个人被打的几乎吐出血来。

    “你!”他又惊又怒,刚刚心中的那些“要完好的把他带回去不能动粗”的想法完全被他吃了,温冷从来都是一个不能吃一点亏的人,此时完全被这一掌打出了火气,他怒不可遏的抽出腰间的鞭子,风卷残云一般朝凤纹铺天盖地的甩过去。

    两人便在这狭小的病房里打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病房之中只能看到鞭子的残影,以及凤纹那张稚嫩脸庞上的邪笑。

    “我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听说有个叫温冷的人在找我,就是你吧?”凤纹伸出手隔开朝自己劈开的鞭子,手瞬间涌出鲜血来,但是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痛苦一样,笑道,“我八年前确实遇到过一个人,大概是照片上的那个男孩。”

    温冷阴沉着脸,将鞭子收回,“什么叫大概?”

    “因为他当时已经死了。”凤纹无奈的摊开手,仿佛很遗憾,只是眸中带着满满的笑意,“他的身体好像是被利刃一寸一寸的割开,脸上也全部都是血,我根本无法辨认出来。”

    这句话说出来,温冷的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然后呢!”

    凤纹笑了起来,“然后我吞噬掉了他的记忆。”

    温冷背靠着墙壁,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他刚想起身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了。

    他垂眸一看,差点抽过去。

    明明已经被宿择全部带走的虫子此时正组成一个个圈将温冷的四肢死死的固定在墙壁上,而且还发出身体挤在一起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下温冷想吐的不是血,而是一些其他的东西了。

    凤纹慢条斯理的走到他身边,抓住温冷皱巴巴的衬衫领子,轻声道,“你知道我在那个人的记忆力看到了什么吗?”

    温冷愤怒的抬起头,刚想要说些什么,却猛地撞入了一汪如同海洋般的眸子里。

    那双眸子似乎荡漾着层层波涛不息的巨浪,温冷只是望了一眼,意识瞬间陷入了黑暗里。

    在昏过去的那一秒,他听到凤纹在自己耳畔笑意盈盈的开口说。

    “你把记忆给我,我便将那个男孩的记忆还给你。”

    “因为你的记忆……比任何人的都要痛苦……都要可口啊……”

    温冷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暴雨,深夜。

    温冷将身体隐藏在漆黑的巷角,微微侧身往不远处的巷口看了看,眸中满是揶揄的笑意,“布商如果这次完成任务,一定得叫他请我们集体吃饭,要不然太对不起我这脆弱的小身板大半夜的在外面淋雨了。”

    话音刚落,塞在他耳中的通讯器炸出来阿满的一声嘶吼,“好好好!哈根达斯!哈根达斯!我要让阿商请我吃五哥火锅!不要粉色马卡龙的那种!”

    “阿满闭嘴!耳朵都被你炸聋了。”这是姐姐波澜不惊但是气势十足的声音,阿满顿时不敢蹦跶,乖乖闭嘴不再说话。

    “话说回来,为什么都已经十五分钟了,布商还没有再来联系?”姐姐突然开口,话刚说完,通讯中又有另外一个清冷的声音轻轻响起,“阿商也没有再来联系我,不是出了什么变数吧?”

    “步顷闭嘴好吗?从没见过这么咒自家弟弟的。”温冷没好气道,“你现在在哪里?队后?”

    “不,我在巷口,等阿商出来。”

    温冷一愣,继而炸了,“不是说让你呆在队后接援吗?为什么擅自跑出去?等什么等,你快点给我滚回来。”

    阿满,“老板,耳朵耳朵……”

    姐姐,“步顷,你不该擅自离开原来的位置,现在,马上给我回去。”

    “不。”步顷说,“我刚开始就不该答应你们让阿商出任这样危险的任务,我再等半小时,如果他还没出来,我就冲进去找他。”

    “你……”温冷大概是被气到不行,声音都不稳了,“你不在队后,那求救令呢?你带去了?”

    “没有。”

    “步顷!你特么的简直是混蛋!”温冷低低骂了一声,“姐姐,我去队后,给我十分钟时间。”

    温冷不知道这一分钟内发生了什么,他刚冲出去队后位置拿到求救令还没来得及回去,就听到姐姐砸通讯器中突然厉声叫了一声,“步顷,回来!任务有变!布商他……”

    接着便传来一阵杂音,温冷立刻将手中求救令捏开,虚空中猛地出现布商单薄的身影,他在剧烈的跑动着,气喘吁吁的捏着求救令,声音都在发抖,“哥哥,哥哥救我!”

    温冷一惊,“布商!你往巷口方向去了吗?”

    布商一愣,下一秒整个求救令猛地旋飞出去,落在远处的水坑中,他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朝自己扑了下来。

    “啊——”

    温冷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布商的身影整个变淡,直到求救令消失都能听到布商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膝盖一软差点跪在地上,片刻之后他才仿佛反应过来,手脚并用的往不远处的巷口扑过去。

    但是……

    似乎来晚了一步。

    巷口,是一堵墙,每月月缺和月满之夜会自动开启,将掌心血滴在墙面凹槽中,便可打开两界之门。

    但是当虚灵界发现有人类入侵者潜入之后,巷口便会被封住,知道找出潜入者将他斩杀为止。

    步顷的手掌满是鲜血,他跪在巷口前,用掌心按在墙面上,不知道是因为雨水太冷,还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嘴唇惨白一片,全身都在剧烈的发抖。

    温冷走过去,很轻的叫了一声,“步顷……?”

    步顷猛地转身,看到他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握着他的手就往巷口的墙面上按,边按边道,“快点,温冷,布商被困在虚灵出不来了,你快点打开巷口门,我要救他出来……快打开……你的血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吧……”

    步顷苍白的脸庞上挂满期待的勉强扬起的笑容,细细看去,都能看到他的嘴唇和眼角在剧烈的抽动。

    温冷静静的站在大雨中,片刻之后,轻声道,“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并不是步顷想要的答案,他瞬间就怒了,他从袖子里猛地掏出一把细细的小刀,狠狠的往温冷掌心插入,血瞬间就涌了出来。

    温冷眉头都没皱,又说,“对不起……”

    步顷的唇慢慢的扬起,他整个人看起来完全崩溃了,笑容越发怪异,他握着温冷的手紧紧的贴在巷口的墙面上,尖刀刺穿他的掌心,将温冷整个死死的钉在墙上,口中一直说着,“是你的血的话,一定能够打开门,虚灵之血,虚灵……之血……”

    温冷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任他为所欲为,他的血进入巷口的泥土中,但是巷口之门依然没有打开。

    半晌,仿佛魔怔一样的步顷终于一拳砸在墙面上,崩溃的大哭出声,“阿商!阿商!”

    温冷重复了他这一晚上都在说的同一句话。

    “对不起。”

    】

    “布商!”

    凤纹整个人被这股悲意撞开了几米,慌忙后退数步缓冲住迎面而来的冲击力。

    明明已经失去神智的温冷此时却骤然张开眼睛,双目满是血丝的看着他,“你不该碰他!”

    凤纹思绪翻飞,碰谁?你记忆中的那个步顷吗?

    想到此处,他勾唇一笑,“那样痛苦的记忆,我帮你拿走不就好了吗?何必要守着这样一段不堪的往事度过余生呢?”

    温冷握住拳头,猛地一施力,四肢上的虫子陡然被震飞,他腰间的鞭子再次飞舞起来,朝凤纹直直的卷去。

    凤纹飞身往后退去,想要躲开攻击,一个身影却从地板上的洞里迅速窜出,跃到他身后,手起刀落,用手上的剑柄狠狠的击在他颈后。

    凤纹闷哼一声,彻底昏了过去。

    温冷收回鞭子,“你搞定好下面的那群虫子了?”

    来人便是宿择宿大师。

    宿择一边将凤纹手脚都绑起来一边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这边预感还没说完,便听到阿满从楼下爆发出一声大喊,“boss!宿大师!快逃!那五十只虚灵暴走了!!!现在正在朝13楼挤去!”

    阿满的声音顿了一下,声音更加大了,“boss!里面还有一只妹子!萌妹子!前凸•后翘扎双马尾的萌妹子!”

    温冷,宿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