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No.4

  再醒来的时候,秦喵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被被子卷成寿司样,很明显,寒山为了防止他蹬被子,专门把他包进被子里裹紧。秦喵挣扎了好久才从束缚中爬出来,暗暗地骂了寒山一句。

  凌晨了,屋子里没有一丝光亮,只有窗帘映着窗外的路灯,在墙上形成方方正正的一块光斑。秦喵颤颤巍巍打开床头灯,往四下里望了望。

  夜半声住过的玻璃缸就放在床脚的桌子上,现在里面空荡荡的。秦喵就想起夜半声刚刚来的时候,每天都会把头顶在玻璃上哀怨地看着他。

  秦喵突然有点想回一趟故乡,看看能不能从山上再捡回来一条蛇,不要像夜半声这样儿的,要乖一点的。

  他是这么想的,随即就收拾了挎包跳窗溜了。

  他有点儿想像夜半声一样,偷偷溜走再也不回来。

  秦喵在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住了一晚,吃了小馄饨,拿着车票就坐火车跑了。买的是硬座,车厢里全是脚臭和方便面味,有肥皂剧的声音此起彼伏,像窗外的田野一样连绵不绝。

  一日过后,窗外俨然是一片崇山峻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