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我 二 胆大

  还记得她走过的玻璃栈道,她只走过一次,也是那一次,让她印象深刻。

  她穿着鞋套,第一脚踩上去的时候,桥晃悠悠的,她心下吃惊,转身走回桥头。她想给自己一点儿时间。

  “雨琪,走啊,你是不是害怕了?”

  母亲的话在耳边响起,她露出了一个苦笑,心知逃不掉。她也不管身后的父母,妹妹同行的父母友人以及对方的孩子。就这样扶着栏杆,一步一步地往对面走去。

  她很害怕,又怎么不会害怕呢?几十米的高空,从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的车子和行人,时不时摇晃的玻璃桥,无时无刻不在挑战她的神经。

  她记起有人说过,只要抬头望向远处便可以忽略掉脚下的景色。她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远处。远处的山还是山,并没有比在平地看到的有任何不同。她盯着远处的山,盘算着什么时候可以走到头。

  对面走过来的工作人员,路过她的时候,笑着说看向远处就可以了,不要看下面,这样比较不会害怕。她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但是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脚下的步子没有停。

  有人说,在害怕的时候会想起很多事情。她其实没有想什么,她的恐惧也没有让她有多余的地方去想什么。她只是觉得,这桥很长,仿佛都走不到头。她想着,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的,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不会是那个万中无一的不幸者。这座桥,不会因为今天走上了一个她,就塌了,也不会因为走上一个她,就出事了。她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尽管这么安慰自己,但是还是克制不住得害怕。这世界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克制,但是对于她而言唯有咳嗽和害怕控制不了。

  快要走到头了,她松了一直半扶着栏杆的右手,正视前方走过去。跨上桥头,迫不及待地脱掉了鞋套。

  那一刻,她犹如重获新生。自然是不可能的,她只觉得死里逃生。她从来没有那一刻如此庆幸着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

  她回头望了一眼玻璃桥,她不知道自己丢掉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获得了什么。心中除了后怕好像什么都没有。

  她坐在凳子上,等着父母过来。

  母亲走过来一看见她,就拉着她想要她再去走一次。

  她拒绝了。

  她的人生从未有过回头路,自然她拒绝回头。有些事情,经历过一次就足够了,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母亲说连父亲和文静那样害怕的人,都会再去走一次,都不害怕了,她也应该去走一次。哦,忘记说了,文静就是父母友人的孩子。她还是拒绝了。友人说起的时候,母亲说,她是害怕了。

  她既不否认,亦不承认。

  她就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玩着手机,仿佛这世间全然没有这一个人。

  从出口出去,她看着滑道上那些人下去。

  友人问她是不是也想坐。母亲飞快地接了一句:“她连玻璃栈道都害怕,更何况玻璃滑道。”

  她没说话,只是趴着栏杆,看着那些人坐着滑道下去。

  回头看母亲他们已经下去了,这才从一边的小路跟着下山。

  吃完午饭回家,是她开的车。

  有一段路,车子特别多。很挤,母亲让父亲换她,父亲不愿意,说她就应该多练一练。友人也赞同父亲的说法,后来,就让给她一路开了回来,没有上高速。那个时候,她还在实习期。

  友人说她的胆很大。

  母亲还没有开口说什么,正在开车的她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是胆大,我只是没有退路而已。”

  是的,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大的人,她只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没有任何退路罢了。

  玻璃栈桥的时候,她害怕,可是她不能显露出自己的害怕。更不能闹着和母亲说她不走。她已经成年了,她不是一个孩子了。更因为,她即使害怕,即使后退,她的母亲也一定会逼着她往前走。

  还在实习期开车害怕吗?自然害怕,可以说她本来就害怕开车这件事。当初学车的时候,她本来不想去,但是母亲交了学费,她就不能让母亲去退回来,硬着头皮学了开车,考了驾照,学校放假回家以后找了空的时间就练车。

  这一切,母亲都没有给她留下后退的路。她除了往前走,别无选择。

  母亲说,这个女儿我是当做儿子来养的。

  可不就是吗?

  别人做到的,她不可以落于人后;别人做不到的,她一定要做到。

  在她母亲看来,她的性别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她不曾自怨自艾,更不曾怨恨过她的父母。相反,她很感激他们。如果不是他们的狠心,她大概也不能够做到如今的冷静以及心狠。

  这世上,她从不亏欠任何人,她只亏欠了自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