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1 歌王失忆啦!

  灯火通明的都市中,倒也没有什么人会在意一个小小的过客。人们记住的或许是匆匆一眼的视觉冲击,又或是那人背后的背景。

  男人已是睡眼朦胧,被冻得通红的双手上有着一条明显的伤疤,正指向自己:“…你认识我?”

  另一人刚想回答,又意识到了周围的环境,便一言不发将男人带上车。又一手抚慰着男人静不下来的双手,但却没能安抚住,便改为钳制住那人的身躯了。

  司机明显是经历过世事沧桑的,目不斜视看着前方,都不敢大声喘气,在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已经是深夜,路上的车流并不像白日那般堵塞,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洛鸣幽也不多言,提防着周围的人,等到车辆一停稳就下了车,也没有像往常那般再跟司机打声招呼。

  车内外的空气温差很大,毕竟也是冬日,一下车二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洛鸣幽立即紧扣住依偎在他怀中的那男人,手却莫名颤抖得厉害,也在一瞬间暴露了他此时此刻微妙的心情。

  男人身上散发着酒精的气味,和往日里的檀香是截然不同了,而他现在也是神志不清,被人拐跑了还笑眯眯玩弄着洛鸣幽衣服上的褶皱,似乎是想将其摆弄成一个心仪的形状。

  男人的指尖不经意间扫过洛鸣幽的胸口,又是让他一颤。就见他缓缓低下头来凝视着怀中的男人,呼吸也渐渐开始不平稳了。

  只听‘咔哒’一声,屋门终于被打开了。

  “阑月。”洛鸣幽低声在他耳边喃喃道,尾音夹杂着因情.欲而渐渐沙哑的气泡音,再一次念道,“阑月……”

  祁阑月本是缩着身子被他搂回家的,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听到有人叫他便抬眼对上了那人有些无奈的眼睛,一路下来依旧保持自己平静表情的他终于换了表情,一直以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零碎的片段涌入脑海中,让他在一瞬间失了神。

  这个人,他似乎是认识的。

  可是他是在哪里认识的?他不记得了。他居然完全不记得了?

  不对,他似乎是记得他的。

  可是还不等他细想,便觉得一痛,开始只是疼痛,并不算是非常严重的,可是这疼痛却因为那人接下来的动作而加剧了。

  祁阑月听到这个声音,再次抬眼看向将手指伸入的洛鸣幽,手上推拒着,又说道:“我我好像不认识你……”

  洛鸣幽动作一滞,再次看向祁阑月,眼中有些诧异和惊慌,一瞬间也乱了步伐,又像是在确认一般仔细阅读着祁阑月此时的眼神,看到了那眼中的迷茫后终于是真正的慌了。

  “你喝醉了……醒来后就会记得了。”他试图解释。

  祁阑月却坚决摇头:“我不认识……啊……”

  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前,却被洛鸣幽的动作刺激地软了腰肢,条件反射轻哼出声。

  迅速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又将祁阑月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丢弃到一旁,他的视线顿时一片模糊。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熟悉的歌声在他脑海中刺激着自己,唱那首歌的人是谁?是那个男人?那个女人?还是……

  “我不是……”祁阑月的嗓音是有些沙哑的,并不怎么好听,甚至有点像所谓的被恶魔掐过的嗓子。可在这种时候夹杂着哭腔却有些让人着迷,而他微红的眼角就更甚了。

  疼啊,好疼。

  祁阑月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眼角通红。之前的妆容都还未完全卸去,现在也被冷汗热汗一通给弄花了。不过那妆容较为简洁,所以也无伤大雅。

  疼……

  ‘阑月哥哥!’

  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喊他,可祁阑月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疼痛像是热潮,席卷全身。直到最后晕过去也没有回想起一切来。

  天还没有亮.

  厅堂内干净简洁,虽然装修精美却缺少烟火气,加上这块地也不在闹市中心,即使开着窗户也不会显得多么吵闹。

  “洛先生。”一名穿着中山装的老中医缓缓摇着头走出房间,不只是叹气还是单纯的做个习惯性的动作,可面上露出的为难却不是摆设,让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有些焦头烂额的洛鸣幽瞬时变了脸色。

  窗外吹来卷卷凉风,飒飒的声音在此时听来格外寒冷。

  “他怎么样?”

  老中医似乎是不想抬眼看这位自己跟随了已有几年的男人,又急又气,但还是要维持老年人的风范,怒道:“你不是跟我说要好好待他的吗!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他也是第一次啊,你虽然也….但是你可得让着他啊!”

  洛鸣幽听了,大概是更加自责了,可脑中浮现的却是那激怒了自己的话语。

  ‘那个……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并未见过您。’

  好一个并未见过您。

  好你个祁阑月。

  “他似乎出了事,不记得我了。昨天晚上要不是我跟踪了他,也不知道他喝醉了之后会睡在哪条街边。”洛鸣幽长叹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您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中医气得直吹胡子:“我可知道?我哪知道!我帮那孩子调理身体可是调理了整整十五年。那个时候我可从未发现他有什么毛病,你生气归生气!自己生气生在心里就好了!他这满身的痕迹我都看不下去了!而且我刚刚看他的确是有点问题。”

  洛鸣幽立刻问:“什么问题?”

  老中医转过身,背着手,深吸两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癔症,你可别总刺激他!他能走出阴影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你得多担待!”

  说罢,他又幽幽走到门口:“我已经给他简单处理过伤了,你注意别让他雪上加霜,剩下我可不管了,你大影帝就好好学学该怎么哄媳妇吧。”

  洛鸣幽听了,也无心与那老中医进行争论,望着虚掩着的房门,也不敢踏进去。心说再等一会,可这再等一会又让他觉得良心不安。

  癔症?明明今天见到祁阑月的时候,他还很正常啊?怎么会得癔症呢?

  可是又忽然想起前面他的神情时,洛鸣幽才发觉到老中医说得可能不是假的。

  癔症,简单来说就是精神疾病,无论是哪一种,依照祁阑月的表现来讲应该都不算是严重的,不过如果是确诊的话,应该也是一个将他关起来的理由。

  可是这样的话,他大概也不会高兴吧。

  洛鸣幽轻叹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祁阑月已经醒了,看上去虽然是完全清醒的样子,但还有些懵懵懂懂的。就见他微睁自己的一对黑瞳,起床时生理性的水雾也让他的视线有许些模糊。他怔怔看着这个有些清冷的房间,不由自主微微蹙眉。

  这里不是他的家啊?

  洛鸣幽了解祁阑月,毕竟也是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能不了解才怪。可是祁阑月吧,似乎是有什么毛病,反正无论是什么时候永远都不会露出愁容,基本上除了笑就是面无表情,笑起来也不是那种爽朗的大笑,反而是十分斯文的笑容。

  虽然看上去的确很有亲和力,不过却也不正常啊!谁会一天到晚只笑啊!

  洛鸣幽走上前,伸手揽过祁阑月,道:“睡得怎么样?”

  祁阑月下意识道:“…还行。”

  随后又忽然反应过来:“…你是……?”

  洛鸣幽本来还算是温柔的表情瞬间凝在脸上了,周围的气势也瞬间变了,让祁阑月打了个哆嗦。就见他一把转过祁阑月的脸,认真道:“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祁阑月默,随后又想起了一些事情,道:“你认识的那个人可能是我的哥哥,是祁阑月是吧……那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我们长得很像。”

  洛鸣幽颦眉,回想起那老中医所说的话,轻叹一口气:“你别这样,躲我也不需要换身份,而且你这身份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祁阑月脸色微变,但所有的感情却被他下意识地微笑掩藏在嘴角的弧度中:“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我和哥哥是不同的,他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歌王,但你听我的声音。”他微微一顿,留了几秒钟的时间让洛鸣幽去反应,道,“我连大声说话都会有问题,而且这声音这么沙哑,怎么可能是那个歌王。”

  洛鸣幽听了这话,脑海中也倏然回忆起当初那个冬天,晚上灯火绚烂,星星点点在空中着凉了整个夜空。救护车的鸣笛声却格外突兀,在那个颇为宁静的夜晚响彻天际……

  癔症。

  他在心底默念了一遍这两个字,也大概懂了祁阑月的症状。

  看来祁阑月本来的正常并不是真实的,虽然他并不清楚是什么将他逼迫成这个样子,竟然从火遍整个娱乐圈的天才歌王变成这个毫无逻辑可言的人。可是他还依稀记得祁阑月母亲发疯的样子……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洛鸣幽装作不经意问道,握住了祁阑月的手。

  祁阑月认真道:“祁阑月,我记得您昨晚……”他面上染上了绯红的颜色,又似乎是不想回忆一般扭过了头,“说您叫洛鸣幽……是鸟鸣山更幽的鸣幽?”

  洛鸣幽握着他的手也有些篡紧了。

  这个反应,竟是完全不认识他吗?

  “嗯。”心里再惊诧,嘴上都不能露馅,“你和你哥哥的名字一样?”

  祁阑月一愣,随后慢条斯理又理所当然道:“哥哥叫这个名字又不代表我不能叫这个名字。但我不是哥哥。”

  洛鸣幽轻叹一口气:“那你以前在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他还是不信,不管怎样,如果祁阑月是装的话,那自己多问几个问题他就一定会露馅。

  “我……”祁阑月眉头一皱,像是不想谈论这个问题,又像是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怔了许久后才缓缓道,“我在国外。”

  洛鸣幽不说话了。

  祁阑月这反应应该不会是装的,不过即使他真的是在装,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他走了。

  “不过,你昨晚可真是热情啊。”洛鸣幽开始耍起流氓来,信口胡诌也毫无根据,但也足以把在部分方面脸皮比纸还薄的祁阑月弄得开始不自然地玩起头发。

  “我…我……”祁阑月试图解释,手不灵活地将自己耳鬓的一撮头发揉了又捏,最后弄得他本身就有点天然卷的头发变得卷成一团,“我昨天喝醉了……”

  洛鸣幽在心里腹诽,就是因为你昨天喝醉了我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撒谎啊!

  祁阑月酒量一直就不好,一喝酒就喝断片,第二天哪可能记得发生了啥。

  “不逗你啦。你再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很快就回来。”看他这个样子,应该也是没有休息好,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把他的身体搞垮,先让他休息一会再说。洛鸣幽想着,便打算去关掉祁阑月身旁的床头灯。

  可这个动作却被一双手瞬间拦截住了。

  祁阑月似乎也没有料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一时间竟也怔住了,呆呆看着自己的一双手,那双手修长洁白,可双手上皆有几道又宽又有很深的颜色的疤痕,看上去虽然也不能说是丑陋,可也不怎么养眼了。

  他迅速将自己的目光从上面移开,努力不去看那些疤痕:“我…我……有点怕黑。”

  洛鸣幽淡淡笑了。

  祁阑月从小就很怕黑,后面本来也好了许多,现在居然又开始怕了。

  他却将祁阑月的手轻轻移开,稍微一碰就将开关关上了,四周顿时一片黑暗。

  祁阑月发觉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变调了,原本沉稳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却被一个人的动作打断了。

  “别怕。”他听见洛鸣幽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便被他揽入怀中。

  从来没有过任何人敢这么对待他呢。

  不过这种感觉虽然有点怪异,但也不让人讨厌。

  迷迷糊糊中,祁阑月又听见洛鸣幽说了句话:“以后,用‘你’来称呼我就好,不用那么毕恭毕敬的,我又不吃人。”当然,另一种层面的吃人还是有的。

  祁阑月已经完全理不清思绪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也完全分不清洛鸣幽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答应了:“嗯……”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二人相拥着进入梦乡。



绿荫下的吉吉喵 有话要说:吧唧一口点进来看文的小可爱!不弃坑绝对的!麻烦帮忙点个收藏再走! 有三万字存档不用怕,日更不断更!大家多多支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