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25 自我了结

  陆言一向自恃清高,一直都没有怎么露过面,白澜以前从未见过他,此时见他这个反应,气势也难免弱了一些。

  祁阑月在镜头前异常认真,又被演技不错的梁狄带得入了戏,便是根据角色理解减了两句台词,此时他本来是应该乜斜白澜一眼,随后嘲笑白澜的话。但是祁阑月却突然觉得,如果是陆言的话,大概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上这么一句话的。只见他又淡淡瞥了白澜一眼,随后便转身看向一旁,像是在回忆什么。

  崔导的剧本的确是好,但是却缺少了那么一点感情。

  一旁的编剧看着祁阑月忽然沉默了,刚想喊,就被崔导阻止了。

  只见崔导忽然勾起了嘴角,捏着下巴盯着祁阑月看,然后又摇摇头,在剧本上陆言的话那里画了个叉。

  拍摄还在继续。

  梁狄的反应够快,没有因为祁阑月没按照剧本走而乱了步子,反而是趁机往前逼近了一步,刚想发作,却被陆言打乱了。

  说时迟那时快,陆言在那一刹那便擒住了白澜的手,盯着那手看了半晌,最后猛地甩开。白澜也瞬间往后退了好几步,像是被这力道伤到了似的,最后则因为没能站稳而跌倒在地。

  又见陆言俯视着他,清淡的妆容却显得他脸色发白,最后却挤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却极为高傲:“就这么点水平?这里就是以我为尊!你想出去?”他也不顾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多少东西,猛然掀翻了这矮桌,然后漫步走上前。白澜已然被吓傻了,抬着头看向面前的仙君,而陆言也正好伸出了手,一手抓住白澜的下巴,令他不得不狠狠抬着头看着他。

  只听他的有些淡漠的声线响起,在此时倒是显得像是在嘲笑:

  “等你有这个实力再说吧。”

  白澜怔怔望着他,最后咬牙切齿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陆言微微蹙起眉,像是有些难过地移开了视线,眉眼低垂。

  灯光师渐渐加强打在他身上的光线,陆言身上的白衣此刻也显得在闪着光芒,这光芒却不是温和的火光,反而像是炙热艳阳,让人登时有些睁不开眼睛。

  “行啊。”就见他给白澜留下了一个背影,“你要杀就杀罢。”

  白澜顿时有些疑惑,以他的习性,这时候应该是嘲笑自己不自量力才对啊。

  而陆言也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稍稍停下了离开的步伐,微微转身,留了个侧颜给白澜:“反正你们谁都杀不死我。”

  猖狂,不食人间烟火,貌若谪仙。

  这就是陆言,这样不可接近也不可亵渎的一个人,就这么嘲笑着他。

  白澜不懂,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关着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把他们所有人都困在这个名为盲境的结界里,更加不懂他平时的样子。他像是在故作清高,眼底却是一片虚无。

  他不懂。

  后面还有几场戏,祁阑月倒也没能做到一次过,后面那几场倒是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也难怪,毕竟那几场戏都是白澜后面回忆起他的时候,所以大部分都是静止的图像。为了凸显出这个角色的仙,祁阑月必须挑战各种高难度动作来拍摄那种所谓的仙风道骨。

  崔导对他的要求倒是不高,再加上祁阑月之前的表现不错,所以最后可以准时回家。

  洛鸣幽今天似乎是有什么安排,给他留言说要晚点回家,所以祁阑月到家时家里连灯都没开。

  不过这次他倒不是一个人回家,大概也是因为祁阑月之前的表现实在不好,完完全全吓到了这位经纪人桑,也不敢再放他一个人回家,语气极为强硬,一定要送他到家门口才能够放下他这颗被吓得鲜血淋漓的心脏。

  本来他都快把他送到家了,没想到洛鸣幽居然不在家!这哪里行啊!放他一个人在家太危险了,他可不敢啊!

  于是乎,尽职尽责的经纪人大叔决定要做点什么。

  就见他在祁阑月快进家门的时候忽然一下开始说话:“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综艺节目,不是音乐类的,算是搞笑类型的。”

  祁阑月动作一顿,有些疑惑:“为什么?”

  钟良推推眼镜:“你必须得提高人气,你现在退出娱乐圈整整三年了,粉丝基本都散尽了,大部分都只算是对你有一点好感。如今《盲境》的拍摄工作还有一段日子,必须得在这段时间内尽快找到综艺节目来涨人气。”

  祁阑月不懂娱乐圈这一套弯弯绕绕的,但是还是知道应该提升人气的,也就欣然应允了,随口答应了一声便要进屋。

  钟良哪里能放他进去啊!进去之后他可就不能再看着他了,万一他出了点什么事……

  他觉得提前就跟他打好招呼的洛鸣幽不会放过他的啊!

  “还有!”钟良又大呼一声。

  祁阑月被他这反应弄得蹙起眉头,抬眼看向他:“什么?”

  钟良其实也没想到要说什么,但是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便支支吾吾随口编理由:“但是我觉得这么一个综艺节目不够,应该多安排几个吧。当时考虑到你时间的原因,给你安排的综艺节目是让你去做临时嘉宾,但是你想不想做固定嘉宾?这样人气提升得会快一点。”

  祁阑月这就觉得奇怪了,问道:“你是我经纪人,不需要问我那么多吧,哪种对我好就选哪种吧。”而且如果是很变.态的节目的话……洛鸣幽估计会直接走后门掐断的吧。

  “呃……话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是……”钟良继续找理由,“…啊还有,《黄昏之前》的档期估计马上就要定下来了,你随时关注一下微博,别错过了。”

  “……好的。”祁阑月这时候也发现异样了,倒不如说如果他没发现异样才奇怪呢。

  果不其然,钟良又继续找话题:“明天《盲境》走外景,要吊威亚,你记得今天要留一点力气!这方面我不方便跟洛鸣幽说……你懂吧?”

  祁阑月表示他很想说不懂,也对自家经纪人的脑洞感到无奈。

  罢了,他也只是担心自己而已。

  就见祁阑月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便走进家门,又回头看向钟良:“进来吗?谈一谈吧。”

  钟良觉得这是自他认识祁阑月以来,这孩子最最最体贴的时候了。

  要说祁阑月以前吧,照顾人也的确是无微不至,类似于洛鸣幽小时候皮成猴子的时候就是他给收拾服帖的,也间接性导致洛鸣幽完全不听除了他以外任何人的话。

  可是他以前的体贴却是要建立于他明白你要做什么的情况下,否则他哪里知道应该从哪个方面来对你好呢?情商低成马里亚纳海沟的歌王以前可是很难察觉到别人的意图的。

  也不知道他是吃错什么药了,情商居然高了许多,难道精神病还能提高情商的吗?

  钟良默默压下了自己的各种脑洞,并且有种自己脑子有坑的错觉,然后又开始思考怎么把自己脑袋里的坑填上。

  而祁阑月本来是想随意找话题的,但最后却忽然说道:“钟良,我想了很久。”

  钟良一愣:“啊?”

  祁阑月瞥了一眼窗外低沉的夜色,轻声道:“我暂时不走了。”

  要说钟良没有反应过来这件事情其实也不奇怪,毕竟他们之前一直在说工作方面的问题吧,现在他忽然谈论起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也着实奇怪。

  而祁阑月则善解人意地解释说:“我……一直都喜欢着洛鸣幽,这点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又因为各种原因吧,所以我现在想着要和他试着相处一段时间。”

  钟良本来想说你们的事情我还不了解吗,但是却发现祁阑月的神色不对劲,像是隐瞒了大量的信息似的。面前的青年忽然抿着唇,漆黑的眼眸闪烁着有些黯淡的光辉,又被金丝眼镜的镜片阻挡住了,他的嘴角勾勒着弧度,像是要把一切都隐藏在那微微勾起的唇角中。

  祁阑月一贯都是这样的,似笑非笑地看着所有人,但没人能看得清他的想法。

  阑月阑月,他像是残缺的月亮一样,阴晴圆缺飘忽不定,独自在夜空中依靠着他人的光芒闪烁,温和如他,在夜空中空耗生命。

  钟良不懂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而下一秒,青年便给了他答案:“如果。”

  钟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一片静寂中,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血液冲击着耳后,一切仿佛都在等待着青年的答案。

  “如果我到最后还是疯了的话……”

  他的声音不好听,沙哑,说几句话就要休息一会。这声音太小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得全神贯注地聆听,才能略微抢到一小点来自于他的吐息。

  “请你务必。”

  他的嘴唇很漂亮,有些苍白,但是不薄不厚,看上去有些像是软糯的糯米。

  随后,他便说道:

  “…务必,给我自杀的机会,让我了结我自己的生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