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一桩杀人案

    英法联军的铁蹄已经占领了大半个津门,然而津门之内,仍旧一派歌舞升平。

    临近码头的岳记茶楼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喝彩。原来是说书老头儿正唾沫横飞地讲述那一段《彩门传奇》。老先生须发尽白,满脸褶子,虽已弯腰驼背,但目光炯炯,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抑扬顿挫,想必是个老江湖。

    此刻,他正讲到这自古仗着戏法儿幻术立足江湖的彩门,是如何慢慢被西方魔术取代,又因为门内利益不均,争端不断,最后分崩离析,没落于江湖市井的。

    柳弦月坐在看台的西南角,桌前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右腿悠然地搭在左腿上,右手却深深地藏在宽大的衣袖里。听到精彩处,也不像其它听客的一惊一乍,只是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掸了掸青色长袍上的灰尘,嘴角轻扬,微微露出几分笑意。可那双桃花眼里,却不曾有半分惊奇,亦不曾有半分欢喜。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任谁看着,都是一副云淡风轻,岁月静好的模样。

    台上的说书老头儿依旧唾沫横飞,讲到关键处,桌上的醒木突然“啪”的一声脆响:“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听客们的兴致刚刚被挑起来,却忽然硬生生给掐断了,这怎么受得了,于是纷纷起哄,要老头儿再多讲一段。老先生故作矜持,笑面如春,拱手道:“小老儿我口干舌燥,实在是讲不动了。”

    吊胃口,这是跑江湖的惯用的套路,为的就是多赚几个铜板,养家糊口。台下的听客中果然有手头阔绰的,哗啦啦往台子上扔了十几块大洋:“给小爷继续往下说,小爷要听结局!”

    众人循声望过去,见是一位穿红色西装的富家公子,留一头当下最流行的羊毛卷发,瞧着像只炸毛的火鸡,十分扎眼。他手臂高高举在半空,还保持着刚才扔钱的姿势,手腕上戴着块瑞士手表,那可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稀罕玩意儿。

    在众人都直勾勾地盯着他腕间那块手表时,柳弦月却透过层层人群,盯着他的手。

    那是一双细瘦修长的手,指节分明,粗细匀称,无疤无痕,白如葱根。

    一个男人,很难长出这样一双完美的手,这双手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天赐。

    台上的说书老头儿艰难地弯下腰,将地上的银元一一捡起,脸上带着谄媚的笑,笑得褶子又深了几分。

    柳弦月全然没了听评书的兴致,忽地起身,朝着红色西装的公子走过去。那是一双他寻觅了很久的手,那是老天爷赏给他的一双手,他如获至宝。

    可是,还没等他走到红色西装的公子身边,人群之中突然有人一声惊呼:“死,死人啦!”

    柳弦月脚下一顿,下意识地朝着台上望去,只见说书的老头儿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手中的银元哗啦啦掉了一地。

    人群开始骚乱,个个抱头鼠窜,只有柳弦月逆流而上,却被阻碍的寸步难行。左支右绌之下,他突然看到了一个小童,那小童一身乞丐打扮,身形瘦骨嶙峋,面颊蜡黄,颧骨突出,显得一双眼睛又大又圆,不过他眼球的颜色极其诡异,呈现出一黑一蓝。黑色的那只深沉如无边黑夜,蓝色的那只又清澈仿佛泉水。

    柳弦月举起左手,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势,小童点点头,两只手指放在口中,吹出一个高亢的声调。然后,几个刚才还在犹豫不动的人,突然也装作受了惊吓的平头百姓,朝着茶楼外仓皇而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