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只史莱姆

    从小在种花家接受各种安全教育的玛格达完全没有任何想要自己去冒险的冲动,更何况这可是哥谭,即使是一个成年女性都能制服她现在这个战五渣小身板。

    二阶史莱姆的技能和产出都需要通过吸收粉红史莱姆来激活,甚至后续还需要粉红史莱姆补充能量。别说工厂还没建,光是喂这两只二阶都要破产了,粉红史莱姆的需求仿佛是一个无底洞……

    我的粉红史莱姆难道就不要钱吗QAQ!啊!这什么游戏啊这么肝!!护肝协会发出三连警告!!零氪•没钱•玛格达感受到了被爆肝游戏掌控的恐惧。

    垃圾系统商店里只卖5美元一只的粉红史莱姆,以及100粉红史莱姆一只的二阶史莱姆们,和1000粉红史莱姆一只的三阶史莱姆们。

    空荡荡的系统商店和天价的商品,仿佛在嘲笑玛格达的贫穷。想发家致富要么去抢劫银行,要么就在哥谭全城捕捉野生史莱姆。

    这两条路有什么本质区别吗?没有,都是作死。她甚至可以预料到自己打出了be线,凄凄惨惨然后黑屏。

    “亲爱的,我想吃你做的,嗯~炒饭?”琳达自然地从玛格达身后搂住她,说话间吐息拂过少女的耳畔。

    “好的好的!琳达你回屋子里等我,很快做好。”小厨娘•玛格达红着脸起身推开琳达,撸起袖子走向灶台。

    “做两份然后放外面就可以了,你懂的,他还在呢,胆小的玛格达~”

    “我…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琳达挑着眉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又袅袅婷婷地走回屋。

    玛格达知道显然开店不是琳达的主要事业,她经常看见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男人和她一起,在屋子里。她不敢开口问任何关于琳达和那个男人的事,作为普通人的安全线警告着她逃避这些危险的可能。但是琳达给了她庇护,让她食宿无忧,所以她也尽可能地做自己能做的事,还有,对琳达更好更好一些。

    反正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起码这里还有琳达需要她照顾,这个小姐姐表面上风情万种实际对自己的生活质量无所谓得很,过得难以想象的糙和凌乱。玛格达喜欢这种有人需要她的感觉,也乐意照顾对她好的人。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手头上利索地做好了两份热腾腾的炒饭,她敲了敲铃然后自觉地带着些最便宜的面包牛奶,这是用琳达给她的零花钱(理由是满意她的服务…)买的,悄悄走出后门。

    后门连通的街道上都是污水混杂着脏乱不堪的垃圾,弥漫的复杂气味无论多久玛格达都忍受不了,但她还是坚持每天白天空出一点时间小心翼翼地走这条路,然后停在更脏破的窗户前,用牛奶瓶轻轻敲了敲。

    等待了一会儿,窗户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瘦骨伶仃的小手伸了出来,摸索着拿到了窗台上的面包牛奶,然后又迅速关上窗户,整个过程中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一丝声响。

    玛格达注意到那只手上比起昨天又多了几块青紫和伤痕,但她又能做什么呢?超出线的帮助是危险的,更何况她自己也算是琳达在养着,能提供每天的这些食物已经是极限了。

    弱小是原罪吗?作为一个普通人想在这个城市有尊严的活着真的这么难吗?

    玛格达心里闷得慌,从小的教育告诉她应该帮助弱小,但是害怕和怯懦让她不敢真的做出什么“大事”,只能每天小心谨慎地伸出触角给出一点点能力之内的帮助。

    心事重重的回到厨房,刚好碰到琳达出来,也瞧见了玛格达闷闷不乐的神情“又去帮那些孩子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存点钱然后离开这里不好吗?就会浪费我的钱养别人。”

    “既然你给了我那我当然有权利决定怎么使用,就像你当初帮助我那样。”玛格达转了个身,刚好面对厨房朝向大门。

    她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那种危险的感觉让她心跳忍不住加速,整个人都下意识绷紧了。他掏出了枪!枪口指向这里!一切动作仿佛减慢了,或者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等到玛格达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挡住了琳达,枪的冲击带得她砸向了一边的橱柜然后倒在地上。

    男人漫不经心地朝着玛格达的背上补了一枪,抓起琳达的头发不顾她的疯狂挣扎拖向屋内。

    似乎听到了琳达凄惨的尖叫,夹杂着一些说话声,但是玛格达砸到头的那下太狠了,她想尽力爬起来,仍抵不住疼痛和眩晕昏了过去。

    琳达……琳达……

    等再度清醒的时候,玛格达意识到自己还躺在冰凉的地上,她没有去想为什么自己中了起码两枪却安然无恙,忍着轻微脑震荡的不适合恶心冲进了屋内,然后在看见房内的场景后忍不住腿软。

    房间里地上除了男女混杂的衣物,还有,还有琳达。

    她感到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还有应激的强烈恶心感,甚至无法呼吸无法维持清醒。

    琳达静静地躺在那。

    玛格达不敢去想她生前遭遇了什么。她明明是第一次直面尸体,却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只是浑身颤抖着一点点接近。

    这么多血,浸了琳达鲜血的手用力将她抱回床上,曾经她感到安心的馨香带着讨厌的血腥味。玛格达理了理琳达残破的睡裙,拂开她凌乱的长发,风情的面容苍白又痛苦。

    她用那床琳达最喜欢的被子盖住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给予她温暖的小姐姐,就像是刚刚哄睡了她一样,又安静地离开了这间屋子。

    眼眶发涩,玛格达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洗干净手上的血迹,换掉染血的衣服。她看了一眼包裹住两枚子弹的史莱姆,坐上床,抱膝蜷缩起来,只感到了无尽的茫然。

    曾经漫画文字中了解的哥谭终于在她面前撕开了她自以为平静的假象。玛格达仿佛听到这个城市的哀嚎,用着琳达的喉咙,哭诉他们对她的折磨,冷酷,残暴。

    焦虑、害怕、警觉各种情绪在脑海中乱成一团,让她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思考,眼神游移。

    直到那个金色的任务进入视线。

    哥谭需要英雄……她可以…

    如果,如果系统这么说,我应该去试试。

    玛格达选择了她曾经逃避的任务,就像紧紧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或者,她的希望。



花微末 有话要说:小剧场: 玛格达:恭喜杀青。 琳达擦擦身上的血浆,风情万种的撩了自己的长发:有空打给我~ 没到戏份还在酒店的桶:我好像有点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