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听说 序曲,听说的故事

  一杯奶茶,一张小小的桌子,几个女人围坐在一团,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
A:“听说班长嫁了个有钱老公呢~”
B:“嫁?他不是爷们儿吗?”
A:“啧啧,爷们儿怎么了?腐之道,天下大同也。”
腐?不是的,我只是单纯的羡慕着他们的爱情,即使是普通人看不懂的感情,他们依然可以微笑的去面对。
我只是……崇拜坚强的人。
“你们还记得中学有个男生叫南嘉斯吗?”
“……”
我似乎不是一个会炒热气氛的人。
当我以为这气氛会一直僵持到午茶结束的时候,A回答了我的问题。
“什么南嘉斯啊?没印象,小受?”
却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没……是我记错了吧?最近脑子总是晕晕的。”
“着凉了?最近温度变化很大啊……”温柔的B嘱咐着我要注意身体。
“恩……”我笑笑,她们之后的话我一点也听不进,我的时光似乎又翻飞到那个冬日,我在学校花坛上见到的苍白少年,他的脸孔在冬日阳光的映照下更显脆弱,修长削弱的身躯与身后枯槁的树枝相互映衬着。
那是我升到初中的第一个学期,刚从小学生的幼稚思想中脱离出来的我,却还是第一个想到了“妖精”这个词。面前的他是一个很悲伤,很悲伤的妖精,他的痛苦似乎令周围的生物都感到窒息,抽痛。
但是,他没哭。明明是我都可以感到的悲伤,为什么他却没有哭呢?
妖精和我讲了几句话,是什么我已经记不起了。但是,我却记得他的语气和神情是无波无澜的,仿佛这个世界都与他无关联。
可为什么他藏在衣袖下的手在发抖呢?
那一天,我回到家和姥姥说我上学第一天的收获。
我问姥姥:“妖精有名字吗?”
姥姥说:“有啊……当你难过的时候呼唤妖精告诉你的名字,妖精就会帮助你度过难关。”
我看看覆盖在姥姥身上的医用棉被,我鼻子酸酸的,大概是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的吧?
于是,我在日记本的第一页写下了“妖精”的名字。
但是,我忘记问姥姥妖精如果生病了,该怎么治好了。因为我自私的没有管妖精的痛苦,所以当姥姥去世的时候,妖精才没有理我。
我学着妖精的样子努力不哭,但是整个身体却颤抖起来,即使咬紧牙关那呜咽还是忍不住泄露出来。
我到最后还是哭了。
之后,当我大一点的时候,我明白了妖精,不,那个男生的神情,原来是绝望的样子,像一潭死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