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风云暗涌

郑亦明看着窗外,一时有些恍惚,不觉又一年的春天到了,一场雨后芒果树正拼命地抽着花穗,雾茫茫的缀满枝头,迫不及待地要和春光争个长短,荔枝龙眼也不落后,一并伸展着枝叶,开着累累的细碎花朵,不争奇不斗艳,却以朴实厚重的花香吸引着蜜蜂嗡嗡地围绕着转,也吸引着郑亦明的目光,就算是植物,也在这个春天里活得恣意张扬,郑亦明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一手夹着香烟,看着窗外青翠欲滴的累累的绿叶神思恍惚。


手机响了,郑亦明回过神来,见来电显示是局陈科,赶忙坐直了,正了正神,卫计局人事科科长找,肯定有比较重要的事,他按了接听,“陈科您好!”


“亦明呐,明天我们会到你们医院做副院长的民主测评,你记一下,我们会做调查,嗯,用以前的表格,你有吧,没有就找芳玲要,按程序,程序你也知道的了,就那样,明天我们十点到。刘院那里你去说一下,有什么具体问题就联络芳玲,好,麻烦你了。”陈科彬彬有礼地交待。


“好,我会做好准备的。”郑亦明赶忙应下。


郑亦明打电话给办事员叶芳玲,和她敲定细节,医院这边要做的准备,这种级别的干部任免,卫计局是主体,他们只是从旁协助而已,但是这种事情,绝不容许有半点差错。


陈科不能直接点出候选人员,叶芳玲是下属,说话可以随意些,在语言暧昧中暗示是黄泥岗医院的许永唯,郑亦明不敢怠慢,细心地用笔记下他的名字,还问清楚了哪三个字,叶芳玲又提到处理要艺术一些,在此郑亦明只好意会,做了办公室主任,他已经理解到意会是多么重要的一个词,如果这俩字理解不了,他直接可以以死谢罪了。


至于民主测评工作,哪怕是形式,也得一丝不苟,实质上如何暂且不管,程序上可不能给人抓到一丝错处,不然难保给人捅上去,大家都不好看,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这个人事负责人,所以郑亦明在纸上快速潦草地记下细节。


许永唯是黄泥岗医院的骨外科科主任,之前对于燕云医院副院长一职空置,已经不少人眼热,特别是燕云医院医务科科长黄正德等等,当然不少人也说郑亦明也会眼红着,还有人一说,方科走了,要不肯定是他的,总之不管谁流口水,到了这地步,则是许永唯赢了。


郑亦明不禁对他有几分好奇,是何等人物,居然抢到了这个人人瞪大眼睛吼着的肉骨头,参照八面玲珑绵里藏针的刘院?还是能力泛泛脾气和软捞钱却一点也不手软的廖院?郑亦明摇头,千人千面,不猜也罢。


郑亦明之前没有接触过许永唯,许永唯是临床一线骨科主任,郑亦明在办公室,算是两条线上的人,黄泥岗的办公室主任倒是接触过,是个和气笑眯眯的人。这个世间讲求门当户对,不仅仅用于婚姻关系,其实在其他领域更为广泛地存在,更为实用,前办公室主任陈主任退休,位置空置了快半年,郑亦明才上办公室主任位置一年多,所以之前的小卒的他并无多少机会与兄弟医院的人交流,所以说他接触外院的人也并不算多。


所以郑亦明无他,应下之后,又来到院长办公室,在转弯处碰到黄正德,黄正德的脸上有些难于压抑的不平之意,毕竟他也活动了好久,银子也折进去不少,到头来这样,他强撑起笑脸,“阿明,听说黄泥岗骨外的许主任要过来坐那个位子?”


郑亦明和他还算熟,经常一起吃饭喝酒,于是笑笑不答,他的身份,实在不宜说什么,一把手都还没汇报呢,别人口中可以随意乱说,他不行,他一办公室主任,嘴巴牢靠是首要的,他拍拍黄正德的肩膀,“得空一起喝酒。”


事已定局,黄正德与卫计局医政科科长熟,所以内幕也有途径得知,笑笑回之,“得,自家兄弟,几时都OK啦。”


在会议室门口又碰到护理部主任林芳华,她翘着双手在胸前,挤得胸前波涛汹涌的,倚着门暧昧地笑,“听说黄泥岗的许主任要过来了?”


郑亦明只是笑笑,林芳华白他一眼,“嘁,少神秘啦,全天下都知道了。”


郑亦明还是笑,知道她和许永唯熟,是早已经搭好的线,黄泥岗医院比燕云大,蛋糕大块些,所以内斗得更厉害,分了不少帮派,本地的广东帮、湖南帮、江西帮为三大帮派,表面一团和气,底下各种下刀子,揭疮疤,斗得个你死我活的,大大地发扬了我们主席的名言,与人斗,其乐无穷,许永唯是湖南帮,林芳华是湖南人,这条线也算搭得顺理成章。


林芳华扁着嘴回了办公室,“死郑亦明,老装得一本正经,小心装过头了。“


郑亦明不以为意,笑笑挥手而去。


郑亦明穿过会议室,最后是院长室,穿过会议室之后再没装摄像头,但是郑亦明还是习惯性地整整衬衣,正了正领带,抹了把脸,收拾好表情,走到院长室门口,门开着,他在门口站了片刻,轻轻地叩了叩门,只听刘院长平静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院长室外面是休息室,有沙发和茶台,里面才是办公室,郑亦明进入燕云医院不久,听说过院长室的事,刘院长上任之后,让前院长吴书记继续用他的办公室,只是把牌子换成书记室,而是他则要了走廊尽头的储物间,总务科方科长装修办公室,把外面隔间装修为办公室,里边装修为休息室,后来刘院长进来一看,脸色微愠,方科长是人精,只是把刘院长的心事猜反了,方科认为,办公室是讲公事的,所以放外面,休息室是讲私事的,放在里边方便谈事,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脚上,方科念书没有刘院长多,肠子的弯弯道道毕竟少了一些,谈某些事情是需要私密些,可牌坊还是要立的嘛,不过方科马上领会精神,重新改了,刘院面色才稍霁,还批评方科,“装修豪华了,不过已经装了,也只好如此了,往后切记,行政方面呢,要少花钱,临床一线则要侧重些。”


郑亦明与传闻中的风云人物方科没有接触过,他来的时候,他已经调走了,不过他不在燕云,燕云却依旧有他的传说,其中有更玄幻的赵凤岭医生的故事,也有不少人婉惜他的离开,他甩掉乱七八糟的联想,闻着楼前的玉兰花香,他放轻脚步走进去,“刘院。”


刘院与他不算亲近,严格起来说不算同一派系,刘院的关系来自市里,而郑亦明背景则来自军方,互相忌惮,算是合作得比较好,最主要的是郑亦明完全没有野心,纯粹找个地方安身立命而已,说句装腔的话,就是他早就累了,看淡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院长室难得没有各种供应商或者杂七杂八的人在,他这个办公室,只要开门,总有各路人马来来往往,要找他谈事情,经常要预约,刘院走出来,在休息室沙发坐下,习惯性洗茶杯泡茶。


郑亦明在他对面坐下,把普洱拿出来,用茶刀开了,帮他放到洗好的茶壶里,拍拍手上的茶叶碎渣,“向您汇报个事。“


刘院听他这语气,停下手上的动作,“你说。”


“卫计局陈科打电话来,明天上午十点要来我们这做许永唯的民主测评,就是任我们医院副院长一事。”


“哦?”刘院长把煮好的水,一个个茶杯烫好,又洗茶叶,他笑笑,“动作挺快的,看来他搭的路子总算对了。”


郑亦明笑笑,接过热水壶冲茶,倒了两杯,先递给他一杯,“那我按程序来走了?”


“自然。这事我们下面当然得配合,你和中层干部打个招呼吧,明天让他们来投票就是。”刘院喝了口茶,放下杯子,靠在椅背上,“反正事已经定局的,你让下面的人规矩一点,别闹出笑话来。”


郑亦明一笑,理解地,“那是自然的。”


刘院笑笑,“还是要有点政治觉悟的,平山医院才不知道搞什么的,投票投得乱七八糟的,虽然说不用当面点票,可收上去,局长的胡子都气歪了,虽然说按住了,但是到底还是有人知道的,笑话闹得够大的,院长都被局长叫上去饮咖啡,多没意思啊。”


郑亦明点头,“您放心,这边我会安排。”他喝下手中的茶,用开水洗好杯子,轻轻地倒扣在茶盘上,站起来,“那我下去安排了。”


刘院靠着椅背,似有些疲累地,“去吧,你手下的人嫩,看着点。”


郑亦明回到办公室,吩咐马天云,“你把干部任免测评表调出来,就是去年一样的版式,复印四十份,准备好,明天上午做副院长的民主测评。”


马天云毕业于华师中文系,算是他的师妹,三十来岁,人很精明能干,立马应了个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2条评论 我要评论
  • 秦朝

    秦朝

    三叶传说

    我们医院就有一对,没啥不好,很平常。不过只能做学术,转政不要想了。医院其实也个挺宽容的地方
    • 朝秦 回复: 文化素质比较高,容纳度就高些。---医院工作的,辛苦了。献花哈。   2016-09-02 12:45:18
    2016-09-02 12:45:18/查看(143)所有回复(1)/顶(0)踩(0)
  • 纯冰糖

    纯冰糖

    白垩木兰

    这医院可以改名叫基佬医院了哈哈哈,不过文风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现实啊……
    • 朝秦 回复: 几百人医院,两对,不算多啦   2016-09-01 11:47:11
    2016-09-01 11:47:11/查看(139)所有回复(1)/顶(0)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