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完美开场

郑亦明笑,“我不懂,只是觉得入口顺滑,又香。”


廖院喝了杯,问,“许永唯之前在黄泥岗医院从事骨外科,这在技术上倒是好事。”


刘院想了想,“这样也挺好的,我们三个各有所长,正好分管不同的工作,他负责医疗,你负责行政后勤,我总管,倒也省得在分管工作上有异议。”


郑亦明低头喝茶,廖院也是精明的,许永唯上任之前先和刘院敲定,到时许永唯初来乍到,也不能提什么意见,大体上这样分是天经地义,但是提前议好,却也有点儿……


见谈到这些事情,郑亦明能避则避,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站起来说,“你们再坐一会,我先下去看看,到时再给电话你们。”


刘院点头,“提前些给电话我。”郑亦明几时都够醒目,而且很低调,确实是他合作过难得的人才。


郑亦明来到医院大门口,见马天云正站在门口翘首望着来路,见他来了,露出笑容,“小谢在会议室,我下来看着,怕他们提前来了,没人候着。”


郑亦明再次看表,“应该快下高速了。”拨电话给叶芳玲,叶芳玲一听是他,笑着说,“郑主任有心灵感应么?我正要打给你,马上下高速了。”


郑亦明和她因公事经常有接触,那是位爽利的姑娘,于是也笑,“你们几位气场强大,所以感应到了,行,一会见。”


郑亦明拨电话给刘院,一会刘院和廖院还有黄正德等几个职能的负责人都下来了,一并和他站在门口等着,马天云走近他身边,小声说,“我先上去准备。”


郑亦明点头,一堆人在热烈聊天,他退后半步,略站在后面一点,目光注意着来路,不知道这次他们会开什么车来,卫计局早已经车改,没有了公务车,他昨天致电问过是否要派车接,人事科长说不用麻烦,他们开自己的车来。


一会有部黑色途锐停了下来,叶芳玲从副驾驶位置上敏捷地跳了下来,郑亦明打算上前去开后车门,手刚扶上车门,那边就开了,他略退开一步,见车上先是穿着淡灰色西裤的长腿伸了出来,黑色皮鞋样子简单,可做工与材质都上好,配着西裤挺优雅的,进而车门大开,有人下车,他没察觉郑亦明正站在车侧,他下车后往后退一步,打算迎里边的人出来,这一步却正好踩在郑亦明脚上,他一收力便站立不稳,郑亦明赶紧扶上他的肩膀定住身体——下来的正是许永唯。


许永唯转过头来,几乎相同的身高,让他们眼睛就那么近距离地对上,只见郑亦明的脸,那么近,带着淡淡的微笑,眼里却平静无波,一切就像和他没关系一样,他虽在其中却像个看戏的人,他甚至看到了最深处埋藏着的淡淡嘲讽,许永唯怔了一下,这人只怕就是办公室主任郑亦明了,据说八面玲珑,在燕云谁也不靠,是中立派,是他打算争取的人物,郑亦明手上稍用了用力,示意局长还未下车,许永唯微微一笑,如拔云去雾,透出丝阳光气来,眼睛很明亮,眼神很坚韧甚至有些锐利,郑亦明想,这就是许永唯了,没想到他这么年轻,也就四十岁左右,比他见惯的领导人物少了些圆滑,多了些锐气。


他整个人就站在他前面,贴得太近了些,郑亦明再退开一步,下意识地,他的腿真长,他自嘲地哂笑自己,本能真是要不得,见个稍周正的男人会下意识地看人腿长不长,见许永唯又快速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回身用手抵着车门上框,让罗局陈科下来。


过了很久,郑亦明还记得初见面的那一刻,许永唯看他的那一眼,有好奇,有探究,还有点什么,是了,末了他的眼光在他的腰腹间掠过,那人平静睿智的眼神下掩藏着头狼般的欲望,是赤/裸/裸的掠夺和占有。


刘院已经上来,他再度退开,那几人如潮水般围上罗副局长和陈科,许永唯叶芳玲站在旁边,刘院和罗局寒喧着大力握手,廖院也和陈科握着手,都是老相识,闲聊两句刘院便领着到他们往办公室的休息室而去,郑亦明和刘院点头示意,便往会议室而来。


郑亦明看表,九点半,十点正式会议,参会人员提早十分钟到场,时间还算尚早,再度看了眼他们,只见许永唯夹在人群中,从后面看,发脚修得十分齐整干净,连带着他整个人,也显得干净利落,他点了支烟眯着眼抽起来,希望这是一位好的合作对象,也希望他们三位院长能够好好揉合,省得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他干笑了下,暗骂自己天真,自古以来,这种关系一向是对立关系,他这夹心饼,当定了。


他扔掉烟头,往会议室而去,进去见桌椅摆得整整齐齐,矿泉水也已经摆好,主席台上座位牌放置得规规矩矩,办公室工作就是这样,无处不在的规矩,又无处不在的变通。


马天云在旁边的书桌上摆着签到本,郑亦明过去先签了自己的名字,交待她,“一会点一点到会人数,只计算我院的工作人员,包括主席台上的院长他们,也把请假的人员写下来。”


马天云点头。


“你和小谢不纳入计算,不参加投票,到时帮叶芳玲发票计票。”郑亦明再次吩咐。


谢小伟自觉地站于一旁,等会要指引与会人员入坐。


见没多大问题,陆陆续续有人已经来了,点头招呼,也有人问,什么事啊,郑亦明笑笑,一会就知道了,先打招呼是一回事,正式说又是另一回事,程序上,一定要照足做,多了少了都不行,这就是所谓的规矩。


没多久,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签到坐好,嗡嗡的小声谈话声。


九点五十八分,刘院带着罗局陈科等来了,两位院长和罗局陈科还有许永唯都在主席台坐好,今天的会议其实是由卫计局主持的,所以郑亦明和叶芳玲一并坐在第一排,叶芳玲小声对郑亦明说着一会工作的安排,许永唯淡定地坐在上面,偶尔和身边的陈科交谈一两句,平静地扫视着场内,眼光扫到郑亦明时略微停顿了一下,继而又继续平扫过去,郑亦明微微掀了掀嘴角,不由想起黄正德说的,看面相是个厉害的,看着他棱角分明,略显凌厉的脸,不由默默地同意黄科的看法。


会议乏善可陈,投票后马天云谢小伟配合着叶芳玲收票点票,计票结果不当场公布,会后直接带回卫计局,郑亦明在一旁边看着,最后要在计票结果上签名确认,叶芳玲给了他一份已经打印好许永唯任职的公示通知,上面盖着卫计局的大红印戳——他嘴角微抽,叶芳玲敏感地捕捉到了,她低声道,“本来要回去再打印盖章的……”郑亦明抬手示意她打住,笑笑,“你们都挺辛苦的了。”顺手就把那公示通知夹在笔记本中间,明天再拿出来给谢小伟扫描,到时挂本院官网公示,还要同时贴份纸质的在行政楼公示栏。


罗局他们离场的时候,郑亦明正在低头签名确定,有人站在他身边,他抬头,见许永唯朝他微笑,可见心情非常好,“辛苦了。”


郑亦明笑得十分职业化,“本职工作。”


许永唯想说些什么,却只是站了一会,什么也没说走了,只留下极淡的松香味,郑亦明皱了皱鼻子,摇头,继续看马天云做收尾工作。


会后又找了几个人谈话,听取他们对许永唯的认识,他是否适合任燕云医院副院长一职,这些人,大部分人与许永唯并没有交集,所以可见评价是何其的虚浮,不过大家都配合说些好话就是,德能勤绩四项全能,何况这些人郑亦明也提前敲过边鼓了——有时郑亦明很怀疑自己从学校出来是否正确,就好像是从烂泥潭陷入了沼泽地,以前只是踩进一只脚而已,而现在,只怕是全身陷入无法自拔,他嘲讽地微笑,人生何处不如是,都说人生如戏,人人都在表演,他站在台上,哪怕是在角落,亦概莫能外。


次日叶芳玲把许永唯的资料发了过来,要写干部任免审批表、考察材料、任职申请等等,郑亦明留意到,他的婚姻状态是离异,有一儿子许卫在上海复旦大学读财经,郑亦明本能地多看一眼,不过这年头婚姻状态已经不是任职干部的条件了,他也离婚了,不然也不会来到燕云医院。


郑亦明的婚姻破裂表面上是谢海美出轨,其实他知道自己问题很大,一直以来太过于冷淡妻子,他给得了她优裕的生活条件,给得了她尊重,给得了她亲情,唯独给不了激情,谁让他是“改邪归正”的基佬呢,当年在广州,他玩得有多疯,那么,这些年他就有多平静,玩够了,玩厌了,他以为他戴上面具,再装得笔直笔直的,可以从此在另外一个城市,告别前尘旧事,过上大家希望的所谓“正常”生活,直至黄土掩埋,可生活总是毫不留情,把他经营多年的太平假象撕得粉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