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太阳正好

马天云写好材料,把电子版发过来让他审核,他浏览了两遍,修改了部分,发给谢小伟正式行文,报给叶芳玲,叶芳玲在QQ上回他一个大笑脸,“和郑主任合作就是好,快、准、好!”


“没有狠吗?”


叶芳玲回了笑脸,“我们组织人事工作,要如春天般温暖,不需要狠。”


郑亦明也回了个笑脸。


许永唯的任职公示一个星期,当然没有收到任何投诉和意见,办公室以正式的文件汇报给局人事科。


约半个月后,卫计局正式下了红头文,任命许永唯为五山市燕云医院副院长,试用期一年。


总务科行动无比迅速地装修好办公室,比照的是刘院的规格,刘院特地嘱咐张科,和他办公室一模一样就好,连休息室的沙发和茶台都是一样的,幸亏两处茶具不一样,刘院喜欢普洱,茶具厚重些,许院喜欢绿茶,茶具也就用的是白色的薄瓷,所以郑亦明才不至于时空倒错的荒谬感觉。


许永唯哪一天正式进驻燕云医院郑亦明倒没有留意,只是有一天中午在饭堂吃饭,见许永唯拿着饭盒进来,进来目光便精准地落在郑亦明脸上,只见郑亦明坐在那里,神情淡淡的,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衣,扣子只开了最上面的一个、熨贴的黑西裤,衣袖半挽,深褐色的牛津鞋,他淡淡地笑了,郑亦明你就算藏得再深也没用,我都会发现你的,你装不了了。


郑亦明瞬间汗毛竖起,像被人锁定般,但是他装作毫无知觉和旁边的人闲聊,许永唯盯着他,幽深的双眸,黑而深邃,停了也许不过一两秒,郑亦明低头拨着饭粒,嘲讽地笑了,至于么。


一会许永唯打好饭坐了下来,郑亦明看到他那双黑色皮鞋,低调却又精良,就像他,他抬头朝他礼貌地笑了一下,许永唯笑了笑,“你也在啊。”


郑亦明微勾嘴角,“好几十人也在啊。”


许永唯也不以为意,看着他的眼睛,“太座不做饭?”


郑亦明坦然地,“单身一个。”


许永唯了然地笑了下,没有再问什么,开始很斯文地吃饭。他没有套近乎说他也单身,郑亦明觉得挺好的,同事之间特别是上下级,还是保持距离的好,于是俩人默契地低头吃饭,郑亦明先吃完,起身说了声慢慢吃,只听他嗯了声,想说什么,可嘴里还包着饭,只好低头沉默,郑亦明看他这样,无声地笑了。


走出来觉得太阳有些耀眼,他伸手挡住眼睛,仰头脸朝着太阳,阳光晒在脸上,暖暖的,热热的,很舒服,然后继续朝宿舍走去,在路上他想,他到底要不要在燕云固定下来?


他记得谢海天说过他要走是可以的,前两个月还问过他一次,他无所谓地说,再呆呆看,他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在哪都差不多,有人就有利益之争,有人就是江湖,反正他只是混吃等退休而已,所以就懒得折腾,虽然折腾的是谢海天,可他到底是前大舅子,一个“前”字,就已经差了三千里了,再腆着脸折腾他,似乎有些过份了。


固定下来就要买个房子了,可他还是提不起劲,就这么混着吧。


在他身后,许永唯看着他有些幼稚地脸朝太阳的样子,不禁露出了微笑,摇摇头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接下来燕云的气氛很平静,刘院还是老样子,绵里藏针,几时都是笑眯眯地,下面的人有什么事和他提,他也会笑着应下,我会考虑考虑。


廖院很踏实地藏而不露,他是副职,有政绩,不是他的,所以不过就好。


郑亦明观察许永唯略有些浮躁,好几次院长办公会他都欲言又止,显然是很有想法,很想改变燕云医院一潭死水的现状,郑亦明暗想,到底没在职能负责人那一阶层工作过,对于领导阶层的做事方法还不清楚,他的路未必有他想像的好走,不过大家都不动声色,通常的会议,没有外人想像的那样,有激烈讨论,有不同意见之辩,而是会议前报到办公室,办公室拟好提议上会议,其实提上来之前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是同意还是否决,经常会议上一扯就扯到三万里外,特别是黄正德更是其中好手,善于带跑话题,谈些很热点的时事政治话题,比如哪个又双规了,如果是本省的,热烈些,本市的,那就能热好多天,他看着刘院乐于见此情景,会笑着也搭上几句,廖院也随意附和,只有许永唯皱眉,本来就凌厉的眉峰有收不住的锐气,郑亦明百无聊赖地转着笔,习惯性地抿着嘴,越重要的会议越扯淡,可是许永唯到底还是没经历过啊,这和通常的会议可是大不同的啊。



这天院长办公会议结束后,马天云在收拾,郑亦明走出来,大家已经散了,走到楼梯时,黄正德正站在转弯处讲电话,他走到他身边时正好收了线,黄正德看看见走廊没人,和他并肩而行,“阿明,许院都来了快有三个月了吧。”


郑亦明记得下文的时间,“是,满三个月了。”


“你没觉得奇怪吗?三个月了班子分工还没换新的,还是原来的。”黄正德是老江湖,一针见血,即是架空了许永唯三个月。


郑亦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你们办公室就弄这些东西的,你装什么傻?”


郑亦明横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能说什么呢?”


黄正德了然地笑,“也是,我们说什么都没鬼用,得他说了才算,”他指了指上面,“他的想法可真难猜。”


郑亦明忍不住唱了句,“姑娘的心事你别猜。”


黄正德大笑,“不但姑娘的心事难猜,男人的心事可更难猜。”


“男人的心事有什么难猜的,不外乎钱、权、色三样而已。”郑亦明淡淡一笑。


“草,到头来你最通透!”黄正德拍他的肩膀,“看来你也这三样啊。”


“不,我看戏而已。”


“坐山观虎斗?”黄正德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我只想混混日子而已,什么都不想管。”郑亦明懒懒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呢!”


“我就穿双雨鞋呗。”


“雨鞋也没用,照样进水。”黄正德根本不看好他的明哲保身,进了燕云医院这个烂泥潭,谁能全身而退。


下午刘院打电话叫他去一下他的办公室,他本能地想,难道是早上黄正德说的那事?他坐在办公室想了一会,才慢慢往院长办公室而去,路过许永唯办公室,见他正按着额头苦思着什么,似乎本能地感应到郑亦明经过,抬头朝他点了点头,郑亦明也回了个微笑,继续往院长室而去。


进去的时候黄正德也在,见他来了,笑得有些暧昧,他装作什么也不明白地坐下来,刘院给他倒了杯茶,开门见山地,“现在我们医院的院长职位全满了,之前的班子分工已经不合适,得重新进行分工,你怎么看?”


郑亦明知道他这样直接问,敷衍是不行的了,想了想便说,“拿黄泥岗医院的来参照参照?”


黄正德附和,“这主意好。”


刘院说,“这倒是个好建议,这些都有个条条框框的,拿来主义也不是坏事。”


郑亦明说,“这当然也还得结合我们医院的实际情况,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刘院见他上道,“那是,各医院又有不同的情况,也不能完全照搬。”


黄正德顺坡就下,“刘院你不用说是管全盘的了,就看廖院和许院分管哪方面的了,这就看看我们医院的工作需要了。”


刘院点头,“那是,阿明你回头先拟一个草稿上来,我们几个商量商量。”


郑亦明点头,“没问题。”


刘院一向不会直接表态,需要他去忖度,写了如果他看得不满意的话,再修改,这很费神,其实郑亦明很希望领导直接给明确的指示,不用他猜测圣心,不管他说白马非马还是指鹿为马,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已经有准备了,保证配合就是,说白了,他的笔就是人家的枪,就连他自己都是,人家指哪是哪,打哪就打哪。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他有些头痛地回办公室,不禁想,是不是真的要换个地方,可是,不是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的地方不见得比燕云医院简单,他摇摇头,收拾心情,决定还是要好好想想怎么来拟班子分工。


到了办公室他打电话给黄泥岗的办公室主任,对方很爽快,立马传了电子版的班子分工文件过来,打算做参照,他捏了捏眉心,想想刘院到底想如何分工,他想他其实并不知道,他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不是刘院的心腹,当然,他谁的也不是。


他决定去问问刘院的心腹。


走了两步他又疑惑起来,个个似乎都是他的心腹,可个个与廖院关系也都不错,六个职能负责人,只有他与人比较疏离,一是刘院知道他呆不长,就没打算收伏他,二是忌惮他背后的人,所以他是另类的存在,不过他一向就没表达过个人的观点,所以与他们也算相安无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