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云淡风轻

郑亦明最后还是去找黄正德那只老狐狸,推开他的办公室门,他了然地笑着,“老纳掐指一算,你准会来。”


“班子分工的事你看?”


“你有什么想法?”


“我有想法就不用来找你了,你是老大肚子里的蛔虫,透露一二吧,我都没一点概念。”郑亦明扔给他一支烟,自己也拿了支点了。


“不过是个平衡之术而已,于老大来说,他怎么着都是抓全局,至于廖院和刘院,怎么样分管,则看如何分配的问题,不外乎是各块的搭配的问题,医疗、护理、行政、后勤等等如何来分块的问题,你有概念了吗?”


“你个老江湖,说白点吧。”郑亦明知道其实说白了就是利益的分配问题,他之前想得太简单了,就是廖院专业方面欠缺些,可能分管行政后勤,许院医疗是强项,分管医疗,他暗笑自己,想得真是天真啊,嘿嘿,按业务精于哪一方面来分,此时他恨不得把自己掐死。


黄正德笑笑,“衰明,装得那么小白好意思么?”能坐办公室主任位置的人,能是小白兔吗。


郑亦明轻弹烟灰笑了笑。


好为人师的性格还是让黄正德说了,“算你能忍,在你面前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我看老大的意思,就是药品耗材基建设备怎么分管的问题,其他都是配菜知道么?”


“那直接按医疗护理与行政后勤一分不就完了?”


“你忘了组织人事与纪检了?还有,你又忘了,利益才是分配的要素,懂不?”黄正德不相信他是真不懂,官场制衡术,到底不过是利益分配术而已。


郑亦明敲自己的头,“傻了。”


回到办公室,郑亦明思绪更乱了,他决定先拟吧,刘院主持全面工作,廖院总务、基建、设备耗材,刘院组织人事、医疗、药品、护理、财务,草拟后丢进抽屉里,懒得再去想它,他最讨厌在这种事情里绕弯弯,他不鄙视这些人要钱也好,权也好,只是比较恶心他们手无比黑却还装得无比高洁,可以做多少个表的表率,可这些人的脑子那么多弯弯绕绕,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是道德模范,一条路,小学老师就教过,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连狗都知道的,你扔块骨头下去,狗保证跑直线去抢,可现在他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两点之间,有时你要绕北极再回来,因为这他/妈/的是人。


写完郑亦明走到后面透口气,篮球场有少年在打球,纤长青涩的身材,蓬勃的朝气,边打球边学老流氓爆着粗口,他叼着烟,只觉得自己暮气沉沉,他丢下烟,走过去,“我也玩玩?”少年知道他是医院的人,借人宝地,倒也不敢说不,只是疑惑地看着他,意思是,会么。


郑亦明之前在学校倒经常打,他接过球,哪怕是穿着西裤皮鞋,也利落地转了个身,跳起来投了个三分球,少年笑,“有两下子啊。”


郑亦明笑,“大叔我打球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少年又把球扔给他,“凑巧吧,瞎猫碰到死老鼠了吧。”


郑亦明拍了拍球,正欲投球,有个人影斜插过来,抢过他的球,助跑了两步,也投进去了。


原来是许永唯。


许永唯露出笑容,白牙闪耀,“我们来一场?”又转头对少年们不容置疑地说,“让我和他玩一会。”


少年们笑着说好,走到旁边站着喝水观战。


郑亦明卷起袖子,许永唯也边卷袖子边说,“看着你挺瘦,也有些肌肉啊。”


“你也不差呀。”


“我有坚持锻炼,之前我在临床,骨科医生和木匠师傅没差别,干的可是体力活,他们砌木头,我砌骨头。”


郑亦明一把抢过他手上的球,“开始了!”


许永唯追上来,“无赖呀你,我还没准备好呢。”


郑亦明已经抢前两步,投了球,许永唯大步插前,跳起来,直接把球拍飞。


“真简单粗暴。”


“有效果就行了嘛。”许永唯得意地笑。


“土匪!”郑亦明给他白眼。


“我是土匪你是什么?”许永唯笑着转身带球上篮。


郑亦明……


许永唯回眸一笑,投篮,郑亦明跳起,把球单手勾走,笑,“耍酷是没用的!”


俩人打了半个多小时,互有输赢,也算是旗鼓相当,停下来才发现围了不少人。有病人,也有医院职工,团支书陈伟走过来拍掌,“我们医院的篮球队可以重组了!”


许永唯朝他笑,好像他们一起打过很多年球一样,“组吧,我们杀到市里去。”


郑亦明看了眼兴致勃勃的陈伟,又见许永唯此刻的笑容阳光灿烂,青春激扬一如少年,浑身汗水,就算是眼角的皱纹,都不能抵消此刻他的意气风发,他不由地点头,和他击掌,“杀到市里去!”


后来果然组了燕云医院篮球队,拼拼凑凑也成了,经常有一起打球,这是后话,后来郑亦明想,他和许永唯,就是这样熟悉起来的吧,他不知道他是蓄意还是无意,但是,往后啊,就多事了。


郑亦明回到宿舍冲了个凉,广东的六月,已经又闷又热,稍微动一动就汗如雨下,他早已经习惯了空调房的四季如春,也忘记了汗流浃背的感觉了,他洗好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手机在响,他拿起电话接听,“亦明,”许永唯叫,郑亦明鸡皮起了一下,以前在学校人人都叫他郑老师,来了燕云,叫郑主任的多,也有叫阿明的,但叫亦明的真没有,所以这一声亦明有着怪异的亲昵,他嘲讽地笑了,“许院?”


“冲好了?一会一起去吃饭?”许永唯的声音很轻快,似乎心情很好。


“嗯,好了,”郑亦明想,掐得可真准,一抬头,见他在对面楼阳台挥手,他有些噎着了,“吃、饭?”


“和我吃饭你很害怕吗?”许永唯打趣他,“两个大男人,没事做,不正好去吃饭嘛。”


“好,”郑亦明扯扯嘴角,“一并叫上陈伟吧,我之前约好他了。”


“没问题。”


郑亦明马上打电话给陈伟,“阿伟,一起吃饭去。”


“我刚出来呢,打算回家里吃。”


郑亦明听到他那边汽车的嘈杂声,“回来吧,一会和许院一起吃,正好谈谈组篮球队的事。”


陈伟一听篮球队,立马来了精神,“行,我调头回来,就在球场等你。”


郑亦明想到不用单独对着许永唯,让其他院长猜忌,心情大好,随意套了件T恤、沙滩裤就下来,下来正好许永唯也从另一栋宿舍楼里下来,看见他穿着这么随意,面上露出故意夸张的愕然,转而又笑了,而他依旧像是白天,西裤、蓝条纹衬衣,相比之下严肃而古板,许永唯边走边捋起袖子,又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感觉轻松多了,郑亦明看了,微微一笑。


“开我的车去?”许永唯举了举手中的车钥匙。


郑亦明点头,“陈伟在球场,还有其他人吗?”


许永唯看着他似笑非笑,“你还想要多少个人?”


郑亦明一笑,玩烂了的招数,大爷我多少年不玩了,见陈伟正站在篮球场边张望,“阿伟,这边!”


陈伟跑过来,“许院!”


许永唯微笑点头,“我去开车,你们等一会。”


陈伟夸张地,“明哥你好意思么,让院长开车!”


郑亦明无所谓地,“那还是我开吧。”


许永唯低头看着他脚上套着的人士拖,脚趾露出了出来,白白的,瘦瘦长长的,他眉头跳了两跳,赶忙抬头说,“还是我开吧。”


郑亦明耸肩,穿拖鞋开车怎么啦,他看了眼自己的脚,没什么问题啊,劳资穿拖鞋开车N多年了,哈雷都照开,许永唯的车已经开过来了,招呼他们,“上车吧。”


郑亦明迟疑了一下,想着是坐副驾驶还是坐后面,正迟疑着陈伟已经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他松了口气,上了后座,坐在许永唯的后面,许永唯笑,“亦明你有看过调研吗,你坐的那个位置最安全。”


郑亦明正看着他后面修得高高的发脚,很干净利落,耳朵轮廓弧度很好,耳珠子肉肉的,是他脸上唯一肉感的地方,郑亦明收回目光,随意地,“哪有,随便一坐而已。”


“去哪里吃?你们比我熟悉。”


郑亦明和陈伟对视了一眼,“雅苑吧。”


许永唯看了眼后视镜,“去随意些的地方吧,不如去吃烧烤。”


陈伟吃惊地,“啊?院长也会去烧烤一条街那样的地方吃?”


许永唯笑,“院长也是普通人,哪里吃不是吃。”


郑亦明腹诽,院长还是土匪呢……一抬眼,见到他正在后视镜里看着他,郑亦明收回目光,“那就去花园街吧,杨记那里的蚝很新鲜。”


许永唯打方向,往花园街拐去,没来多久,就很熟悉的样子,郑亦明看了他一眼,在后视镜上,没想到他也正打量着他,他们的目光就那么撞上,彼此看着,有三份较量的意味,郑亦明没打算和他较劲,率先掉开目光,他其实想的是,能够爬上院长位置的人,哪里是简单的,熟悉燕云小破地方算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