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章        资源共享

吴万年从丁树其爪子下挣脱出来,笑喘着说,“你家太座绝对是一宝啊,疼你的时候又疼到骨子里头,上次你喝醉了叫她来载你,我们都没发现你脸色不对,她一来就立马发现了,即刻把你甩到背上,背到车上,再飞车去人民医院,救了你小命一条啊。”


丁树其只是呵呵傻笑,懒得和这帮混蛋辩白,谁的老婆谁知道。


陈仁杰笑,“也只有你才HOLD得住啊,换谁都不知死多少遍了。”


“好啦,”丁树其拍掌,“我那恶婆娘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转头看向淡定微笑的许永唯,“你几时升正院?我们可等着你的酒喝呢。”


许永唯摇头,“难呐,只怕要在这位子上呆到退休的了。”转而又说,“不,现在形势不一样了,说不定哪天就要滚下来。”


陈仁杰指了指杜红婷,“那么好的资源不继续用?他哥在我们市可是一句不敢说顶一万句,顶一千句是有的。”


杜红婷放下杯子,微笑看着许永唯。


吴万年说,“资源就是要互通有无啊,当年聚会老班长吴春晖就已经定调啊,我们一场同学,说实话的,有谁比得过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本来就是要资源共享的哦,有资源不用,过期作废啊,假如她哥哪天调走了,你哭都没用。”


万千想法在肚子里转了圈,许永唯脸上却依然是淡淡地,看了眼杜红婷,“她已经帮忙太多,我都不好意思再麻烦她。”


杜红婷随意地耸耸肩,笑道,“只要我帮得上忙,你就出声呗。不过你可记得之前的承诺哦。”


他们齐齐起哄,“哇塞,什么承诺?说说看,让我们也乐一乐!”


许永唯笑而不语。


杜红婷也神秘地眨眼,“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许永唯见气氛很好,又给她倒了杯酒,“往后还多仰仗了。”自己先干了。


杜红婷也喝了,“没事,只要我能帮上,有什么可说的。”


许永唯见好就收,再干一杯,朝她亮出杯底,“谢了。”



这段时间许永唯都很忙,应酬很多,郑亦明知道他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上升的通道,像他这样的,上了副手,只有往上走的,没有回头路走,谁上去也一样,除非你栽了。


往上也无非两条路,一条是曲线救国,在他处上一把手,一条是在本单位上,这是最容易的方法,而许永唯还记挂着原单位,更希望衣锦还乡,郑亦明知道后者堪忧,那边的水更深,更难玩得转。


郑亦明平时大多数都回市区住,有时也和谢海天出去喝个小酒什么的,有时他想,谢海天也是寂寞的人啊,围着他的基本都是利益之交,而他,应该是唯一不图他什么的了,所以谢海天才如此待见他。


接下来是一季度一次的党的民主生活座谈会,离开会尚有十几分钟,还没有人到场,郑亦明带着马天云在会议室准备,讲稿、签到表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只等人齐到时开会而已,这是例行会议,每季度都会召开,看时间尚早,郑亦明和马天云便到会议室外面的阳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听到有人走了进来,说了声,“咦,我们最早耶。”


另一位说,“签到本都准备好了,办公室的肯定来过了。先签到吧。”


马天云看了看表,说,“还有时间。”


郑亦明点头,继续站着躲懒。这两位医生应该是这几年毕业的新医生,某某医学院为了学生好就业,基本上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党员,所以这两年燕云医院的党员队伍壮大不少。


他们不知道外面阳台有人,于是在聊天。


医生小A:怎么累成这样子?简直像昨晚一夜七次蹂躏过的样子,嘿嘿。


医生小C:呸!没你那么爽!昨晚值班,今天又上台做二助,就是个抬大腿的!直落到刚才下台,简直要瘫了!


医生小A:谁主刀啊?


医生小C:许院。不过他还是真牛逼,人看起来挺斯文的,做起手术来那是一个流利畅快,杀伐果断,看起来粗暴,其实真的是干脆利落。


医生小A:骨科手术不用太精细,外行的人看起来自然是粗暴,但是我也看过他做手术,真的是漂亮,快、准、狠!


医生小C:不过跟着他压力也超大,他有时会提问,一下子答不上那眼神比刀子还锋利。


医生小A:他好象经常上台,很多搞技术的人,上了管理岗位就不再到临床参加手术了,毕竟又累,压力又大,出了什么问题基本上主刀也占大部分责任。


医生小C:许院不一样,我看他也是真心喜欢骨科的人,手术做好了,特有成就感,比如像今天那样,碎了的骨头一块块拼起来,真的特别爽!


医生小A压低了些声音:听说他老是到一线手术是为了那些高值耗材,你也知道的啦,进口钛板什么的动辄就上万元……


一阵沉默。


医生小C:什么人乱说啊。


医生小A好奇地:你有没有啊?


医生小C:什么有没有啊?


医生小A:切,少装傻。比如今天手术的那个钢板,你……


医生小C:没有。


医生小A:没有就是他们全吞了。居然不漏一点儿也给你啊?


忽然一群人涌了进来,嘻嘻哈哈的,他们也停止了讨论。


马天云推了推郑亦明,小声说:“听到了?”


郑亦明点了点头,揉碎了手上的烟头,扔进了垃圾桶。


马天云摇头,压低了声音说,“有些事情,真真假假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不过无风不起浪,唉……”说完便转身进了会议室,朝在门口的一堆人说,“别忘记签名啊,都签名了啊。”


郑亦明平静了会,也随之走进会议室。


那两位医生看了他们一眼,又互相看了看,默默地低下头胡乱翻着手上的资料。


郑亦明突然心里很难受,那一个维度的许永唯,他又知道多少,了解多少,他虽然对这个圈子里的事情很有认识,可在不相干的人身上觉得也就那样,人人都如此,社会现实而已,而且人各有志,他不掺与,但是知道都是如此,而大部分人陷于其中,又如何能够摘得干干净净,但是他也没有看不惯别人,没有打算站在道德高度指责他人,可是这个人是自己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人,那感觉就完全不是滋味了,他到底还是希望身边人是品德高洁的人,可如果是高洁的,他又如何能站在现在的位置,他突然觉得自己矛盾而又纠结,巴不得他不是自己的同事,看不见他的这些事情,也就可以做鸵鸟,当什么也看不见,当什么事都没有。


看不见,听不到,可以当没有。就像谢海天一样,在他面前就是宽厚包容的兄长、爱护家人的父亲丈夫,还是个敢作敢为的男人。


他坐在前排的位置上,默默地发着呆,马天云自觉地包揽下所有的事情。


没多久院长们都来了,他站起来等待刘院入座。他是副书记,所以这种党的会议他得坐在刘院刘书记的身边,另一边是廖院,他身边才是许永唯,许永唯端坐着,双手交互握着,淡定自信强大,内敛而威严,上位者的气场越发的强了,郑亦明整理了下台面的讲稿,静静地扫视了眼全场,和刘院点点头,开始主持会议。


会议乏善可陈,晚上和刘院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餐,喝了点酒便散了,离开前许永唯小声在他耳边说,回我家。


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郑亦明目送刘院他们都走了才开车慢慢出来,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上了高速他有点想直接回市区,犹豫了会还是在黄泥岗出口下来了。


郑亦明去到他家地下停车场泊好车出来,见许永唯正站在电梯口抽烟,看他来了丢下烟,迎出两步,“你今天心情不好?”


郑亦明摇头,“没有啊,老样子。”


许永唯端详了他一会,按了电梯,“真没有?”


郑亦明笑了,“得,我有那么矫情么。”


许永唯搭上他的肩膀,“难说哦。心里有事就摆出来说一说,我未必能帮到你,但是起码多一个人,多一条思路嘛。”


郑亦明摇头,“我简单着呐,哪有什么事。反倒是你的事怎么样了?”


“什么事?”


“就工作上的事啊。”


“那事呀,慢慢来,急不来的。”许永唯道。


“需要什么尽管开声呗。”郑亦明强调,他想,如果他开口,他就为他去求一遭谢海天,他笑着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随意地歪着,“许院但凡有吩咐,小的万死不辞。”


许永唯笑,“许院没有吩咐,但是先生有,你辞不辞?”


郑亦明把手拿下来,靠在电梯一角,“但凭先生吩咐。”


电梯门开了,许永唯走出去,拿出钥匙打算开门,“跟着先生来嘛。”


郑亦明笑,“给点儿新意呗,别又肉不肉的。”


许永唯笑了笑,开门进去,一把扯过郑亦明按在墙上,一脚踢上门,“肉夹馍。”


郑亦明一时不防,给他按在墙上动弹不得,暗忖这混蛋只怕三文治也玩过,放软了身体只是笑,“先生您真是经验丰富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