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三章  故事

    冉曦是一家小客栈的老板娘,她看起来年约十八,娇俏可爱。

    她这家开在荒山野岭的客栈一天来不了三五个客人,她这里没有店小二,没有账房。只有她一个老板娘,和一个会做各种美食的厨子。

    那厨子名为安月,看起来像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文雅书生,可但凡吃过他所做的食物,没有一个人不赞赏的。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而且他们非常怪异,他们不收钱,只要故事。只要向他们讲述他们认为精彩的故事,他们可以帮你一个他们力所能及的忙。

    这天,来了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冉曦看了他一眼,便招呼安月一起去迎接他。

    这蓝衣男子长相倒是俊美,但神情却太过冷漠,他手中握着一把白色的折扇,怀里还抱着一个棕黑色的酒坛子。他似乎对着酒坛子颇为重视,不许任何人碰一下,而且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远离过那个酒坛子。

    蓝衣男子选了一个角落坐下,将酒坛子放在桌上,手却仍然没有离开它。

    “客官需要些什么?”冉曦为他倒了一杯清茶,笑眯眯地问道。

    蓝衣男子看也不看她,从怀里摸出一定银子,冷冷地说:“随便上些酒菜。”

    冉曦和安月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但都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去问那桌上的酒坛子。

    冉曦轻轻笑了一声,将那锭银子推了回去,说道:“客官有所不知,我们的东西啊,用钱买不来的。”

    “你们要什么?”蓝衣男子微微皱眉。

    冉曦转了转眼珠,眉眼间满是善意:“我要你的故事,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而且,我还可以帮你一个忙。”

    “故事……”蓝衣男子轻轻呢喃,似乎陷入了回忆里,半晌,他问道,“你想要帮我什么?”

    “这个嘛,”冉曦坐在了他旁边,拿手撑着下巴抿嘴笑了笑:“这就要听完你的故事以后,再作决定啰。”

    蓝衣男子垂了眼眸,盯着桌上的酒坛子沉默不语。

    安月坐在了珃娅旁边,冉曦撑着下巴,耐心地等待着他开口。

    他摸了摸放在桌上的折扇,决定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或许,讲与他们也好。他已沉闷够久了,他需要有人来听他讲述,讲述他的懊悔和罪过。

    他本是一名杀手,冷血无情。

    十年前,他的师父对他下达了命令,要他去接近一个双眼已盲的人,却没有告诉他原因。他依计行事,却不曾想被那人的微笑震慑了心魂。

    他犹记得,那日,那人一袭素净的蓝衣站在那里,被自己故意挑衅却也不气恼。分明那脸生的温柔儒雅,可嘴巴却那般毒,轻功也是一流,轻轻一笑人已不见,只留了他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从那日起,他的心里便被那人占得满满的,当时他还不知道,那叫做喜欢。

    后来,看到那人和其他人那般亲密,他便开始无理取闹,不想却惹恼了他。

    他开始慌张,那人的愤怒让他束手无措。

    在知道自己为何会这般后,他便兴冲冲地跑去向那人告白,却被他很干脆的拒绝了。

    师父知道了以后,给了他合欢散,要他对那人下药,并将一个虫蛊给了他。

    师父说,那叫情蛊,可以让那人喜欢上自己。

    他真的是疯了,他真的太喜欢那个人。他听了师父的话,将情蛊种在了那人身上。

    那人的态度,真的开始对他有所转变。特别是在听到那人对他说,要自己陪他去浪迹天涯,他真的欣喜若狂。

    他当时便答应了,可他却忘了,他是一名杀手,冷煞门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师父对他的做法很不满意,将他唤去囚禁在密室里了一夜,还喂他吃了一样东西。

    渐渐地,他的记忆力开始日渐衰退,忘记了父母,忘记了朋友,忘记了自己是谁。

    忽然有一日,他收到了师父被杀的消息,也收到了一条铁命令,无论如何,杀掉凤家二公子。

    他听命前去,可凤家二公子武功太高,他失败而归。

    后来,因他忘记了太多东西,他便再也不接任务了。可是,对于师父被杀之仇,对于凤家二公子的暗杀,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心里一直弄不明白,为何他忘记了所有,却偏偏将这些事情记得这般清楚?

    终于,他再也等不下去。于是,他杀了那人的妻子,绑了他的女儿,逼迫他主动来找自己。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日,那人一袭红衣,以自杀的方式,死在了他的剑下。

    直到那一刻,他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那年,他的师父喂他吃的那个东西,名为忘情蛊。怪不得他会记忆力衰退,忘记了那人,忘记了自己深爱他的心情。

    忘情蛊唯一的解法,便是杀掉自己深爱之人。

    而忘情蛊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会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找自己最爱的人,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他。

    他的师父,怎么这样狠心,对自己的徒弟也要这般算计吗?

    多么可笑,他亲手逼迫自己喜欢的人自杀在他的面前。

    他彻底崩溃了,他终于明白,那人为何喜欢总是身穿一袭红衣。

    那是过去的自己啊。

    想起自己曾答应过他,陪他一起去浪迹天涯。于是,他将那人的骨灰装在酒坛子里,带着他走遍万水千山。

    可是,他心中的懊悔与伤痛却是与日俱增,他怎么如此伤害自己深爱的人。

    冉曦和安月都是一名称职的倾听者,从始至终,他们都保持着安静,默默地听着他讲述自己的过往。

    待听完他的故事,安月对冉曦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这表示,他愿意帮他一个忙。

    冉曦抿了抿嘴唇,思索良久才对蓝衣男子说道:“我这里,有一种名为醉生梦死的酒。喝了之后,你可以在梦中见到你想见的人,可以告诉他你没有说完的话,做你没有做完的事。但是,你会再也醒不过来。”

    蓝衣男子怔怔地看着她,问道:“醒不过来的意思……是会死吗?”

    冉曦有些苦恼地皱了起眉头,说道:“嗯……可以这么说,你会一直沉睡,直到死去。”

    蓝衣男子却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是释怀:“没关系。”

    只要还能再见到他,只要能告诉他,自己是真的喜欢他,没有骗他。

    烟雾缭缭,在他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望不到边的桃花林。

    他不由自主的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从地上坐了起来。站起身后,他发现自己穿着的竟是一身红衣。

    想来这里是在梦中,定是与现实不同,他便释然了。

    他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他顿时面露喜色,向那人跑了过去。

    快到那人身后时,他却脚步慢了下来。心脏不听话的狂跳着,他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那人的名字:“阿凌……”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眉眼间满是温柔。

    他再也忍不住,紧紧拥抱住朝思暮想的这个人,激动地说道:“阿凌,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没有骗你,真的……”

    蓝衣男子轻轻怕了拍他的背,轻笑道:“你抱得太紧了。”

    可他仍是不愿松手,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生怕他下一瞬间就消失了。

    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任由他抱着。

    这的确是一场美梦,他将自己心里所有曾经没有说出来的话都讲给了那人听,而那人的温柔回应让他完全忘记了这只是一场梦。

    他与那蓝衣男子靠在桃花树下,一同尽情嗅着周围的桃花香。

    那人转过头,吻上了他的唇。他眨了眨眼,开始回应他的温柔。

    阿凌,对不起。

    无论如何,终究是我伤害了你。

    既然情深敌不过缘浅,那么这辈子你吃过的苦,下辈子,我来受。

    下辈子,我会找到你,一定要等我。

    冉曦看着躺在床上的蓝衣男子,惆怅地长叹一口气。她看了看身旁同样皱着眉的安月,问道:“师兄,那酒坛子怎么办?”

    安月伸手去探蓝衣男子的鼻息,发现他已死去。安月没有多想,说道:“把他们葬在一起吧。”

    “好,”冉曦点了点头,接着自言自语地呢喃道,“还真是孽缘,这红线啊,是想剪都剪不断咯。”

    “好了,”安月曲起食指宠溺地敲了她的额头一下,“你要操心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

    冉曦咧嘴嘿嘿一笑,伸手便去抱那桌上的酒坛子。

    至于趴在桌上的那个人嘛……还是交给师兄好了。

    【完】



温羽 有话要说:撒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