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21.

    过了半晌,似是休息够了。他们这才行到了一处台球室,门前小弟见两位人物前来忙不迭地开了门。刚刚踏入这间房就听到了惨叫和闻到了血腥味。惨叫的就卡梅隆一个,流了血的倒是不少。尸体已经被清出去了,这留下的都是喘气的。

    莫里亚蒂面色平淡地走到了挨着墙壁的沙发边上。也没看那或跪或趴或半坐在地上的一群人一眼。莫兰上前帮他脱了有些湿润的外套,挂在衣帽钩上。完毕后,他自坐下,闭着眼睛拿出烟盒老练地弹了一支烟出来点燃。一口气儿喘足了这才慢慢地睁眼。

    莫里亚蒂在心里哼一声,出了口烟将眼神收了回来。他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地从莫兰口袋里摸出枪来,枪口对准了那肥佬旁边的一个小喽啰。那小喽啰见是这样还没来得及尿裤子就被一枪爆头。

    莫兰见状,挥了挥手让门口的小弟将尸体拖走。

    莫里亚蒂没管,又开一枪。又一人爆头。莫兰再点头,又来两人上前收拾局面。莫里亚蒂再开枪,再拖走,再开枪,再拖走……

    如此反复,刚刚还有二十多人的地方却只剩下五个瑟瑟发抖的已经尿裤子的喽啰,和那个仍然面无惧意双腿却还是哆嗦的卡梅隆。地上鲜血一片,气味引人作呕。

    莫里亚蒂将枪扔给莫兰,表情仍是平静地叼着烟踩上面前的茶几又跳下桌面来到那老者的面前。他蹲了下来,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不害怕,我知道。”

    卡梅隆冷哼一声,不看莫里亚蒂却是偏头看了莫兰一眼,又再哼一声。

    莫兰双拳握紧。

    “你对于我那个秘密,到底知道些什么?”莫里亚蒂没管卡梅隆挑衅的神色,淡淡问道。

    卡梅隆不答,将头转向一边。

    “这样吧,只要你说,我就放你上路。”莫里亚蒂仍是淡淡说道,烟灰掉了些许落在卡梅隆的衣领上。带着些灼热的胶着感。

    卡梅隆一听,眼睛里露出些许动摇神色。他本就没想过会逃出生天,只是死之前还要装下硬气。听到莫里亚蒂这么说他不禁抬头看向他,见莫里亚蒂眼神满是笃定神色这才心里暗笑一声。旋即,他立刻出手指向了莫兰。然后大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企图杀了我骗过他,只因为当初你判断错误害了他那一战车的队友!你在瑞士的勒曼湖杀了他们,骗了那小子整整十二年!”

    莫兰嗤了一声双拳握得指甲都快刺入肉里。可也没法,只能暗生闷气。

    而这方莫里亚蒂听后,站了起来,笑了笑,然后道:“哦。”他的嘴巴一动,那烟头便掉了下来,莫里亚蒂手腕一翻将那燃着的烟头捏在手里一个猛子竟将它用力按在那肥佬还未闭拢的嘴里的舌头上。

    滋滋滋——

    那肥老大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莫里亚蒂这利落的动作给烫得大叫,可偏偏莫里亚蒂早知他会怎么反抗,右脚已经上前更是在他已经废了的男根上又是一脚。

    “你说了……要……呕……放我上路……”卡梅隆叫道,脸上表情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满是惧怕恐怖神色。烧灼的肉体焦臭气息袭来。红中带黄的血液慢慢从他嘴里流出。

    “哦。”莫里亚蒂应道,却是收了脚扔了烟转身走向了莫兰。后者一愣,以为这是算他账来了也是暗自认命叹气却没丝毫动弹。可谁知,莫里亚蒂一伸手又是摸进了他的口袋掏出枪来,反手看也没看就对着身后又是一枪。

    一枪爆头。爆了卡梅隆的头。

    莫里亚蒂看了莫兰一眼。莫兰还愣着。莫里亚蒂皱眉。

    莫兰哦了一声,又是挥了挥手,立马又来了几个小弟上前将卡梅隆拖了出去。莫里亚蒂见了这才缓了脸色将枪放了回去。

    “你知道了?”莫兰心里顿时复杂了起来。说话也有些不着调,门外小弟看了也暗自叹道这家伙原来也有这个样子的时候。不过想了想这面对的可是莫里亚蒂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不然你不会不问我半点有关勒曼湖的事。”莫里亚蒂淡淡道,哼了一声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莫兰自知理亏,也就不说话了。他本来早就知道这件事,那段和他相对的时间里也一直在反抗和屈服还有复仇的矛盾中度过,但是那把没有子弹的枪却在那一刻射中了他的心脏。

    他无法对他举枪,这条命对他来说也就不值一提了。

    莫里亚蒂没有理他,转头看向了那五个已经吓得昏过去的小喽啰。莫兰会意,走上前去一个个地将那五个人弄醒了。几个人醒了过来见自家老大已经不在都个个精神恍惚似是快要崩溃。

    莫里亚蒂看向他们,然后道:“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几个人回过神来,纷纷怕的不敢说话。

    莫里亚蒂冷笑一声,又点燃了一根烟。他道:“咨询罪犯。”

    那几个人听了,纷纷心里暗道果然是卡梅隆想要另起杆头的事迹败露,这才遭到上头的肃清了。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莫兰和莫里亚蒂的手段,已经知道这两个人是杀人不眨眼的主。眼下便只得求饶讨命,请上头从轻发落。

    莫里亚蒂叼着烟,没理他们的废话,径直淡淡道:“以后樱桃别墅就由你们接收,程序怎么走还是怎么走。只是内里却还是莫兰上校的。我们不想打草惊蛇。”

    “知道知道。”几个人连忙点头,抖筛子似的。

    “啧,我不放心的那班子人,其他的倒还好说,只是那些麻烦的连襟儿。怕又是耍什么招数。”莫里亚蒂淡淡道,语气里倒充满了无可奈何。

    莫兰嘴角抽了抽。心里暗自腹诽了莫里亚蒂几句。

    几个小喽啰哪能听出这其中玄机,听了之后连忙应是。

    莫里亚蒂接着道:“那我就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从今往后,你们的上头便只有我们。并且对这件事情全部保密,瑞士勒曼湖的事情,我希望它永远沉在湖底。”

    “是。”一个喽啰轻声说道。低着头却是不敢看面前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眼。

    “嗯。”莫里亚蒂淡淡道。又是点了一支烟。

    几个喽啰心里连忙记下,等着莫里亚蒂再次开口。

    “你们不会再见到我了,只是却得认得他。莫兰上校以后来时不得怠慢。”莫里亚蒂说着说着也就起身站了起来。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几个喽啰如释重负,连忙点头应下。等到过会儿脚步声渐渐远去方才敢抬起头来,面面相觑长叹一声。

    “先生,您的那把枪是真的没有子弹吗?”莫兰轻声问道。

    “当然,我不想杀你。而我不想的,也没必要委曲求全。”莫里亚蒂说着说着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

    “我以为你会偏执到开枪杀我。”莫兰说着垂了垂眸。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不会真的拒绝只跟一个头骨说话。”莫里亚蒂这么说着,和莫兰一齐笑了起来。

    漫漫长夜,瑞士伯尔尼的星光下。他们交换了一个缱绻倦怠的吻。还好,那真的只是空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