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正文 1.救箱恩人

  尤一笑气喘如牛,把一个特大号行李箱推上了一个小山坡,也不知道妈妈往里面装了什么,特别的重。

  甩甩酸胀的手臂,他把行李箱放到一边,拿着录取通知书去排队报道。

  队伍排成了一条长龙,他踮起脚也望不到头,不由得有些气颓,还要好久呢……

  可再久也要等,作为一个乖宝宝,他从来做不出插队这种事情,于是他老老实实地在排队。

  排着排着,耳边传来几声惊呼。

  “嘿,那是谁的行李,跑了!”

  “不是跑,它在滚啊!”

  行李长腿跑了?尤一笑轻笑一声,觉得有趣,忍不住转了头,这一转他笑不出来了。

  那个宝石蓝色,特大号,箱身贴着一个皮卡丘的不就是他的行李箱吗?

  卧槽,他的行李箱怎么自己跑了?

  这下子他也顾不得自己还在排队,连忙慌慌张张地跑过去追行李。

  由于行李箱先前是停在斜坡上的,这一走是顺了坡道的势,如有助攻,一往而前,永不回头。

  本就不善运动的尤一笑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追一个渣男,他呼喊渣男停下来回头看看他,渣男就是不听不听我不听。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辆白色轿车驶来,速度快得像一阵风。

  尤一笑瞪大了眼睛,不禁为自己行李箱的性命而担忧,那小轿车的轮子简直风火轮啊,要是碾过他的行李箱……

  他就等着为行李箱“收尸”吧。

  就在这种危急时刻,尤一笑看见路边伸来一只手,修长、白净,在他眼中散发着圣洁的光,这手就这么一捞,将他险些面临分身之痛的行李箱给救了回来。

  尤一笑顿时感激涕零,连忙小跑过去,对“救箱恩人”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恩人”黑线,连忙伸手阻止:“我说小学弟,你这是拜死人的鞠躬法啊。”

  尤一笑顿时脸红了,傻傻抬头,呆呆开口:“对……对不起……”

  他被眼前人的相貌砸得有点头晕目眩了。

  高、瘦、帅……还香!微挑的桃花眼仿佛在放电,嘴角似有似无的笑颇有几分勾引的味道。

  尤一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危险的想法——想上。

  “小学弟……”伸手在尤一笑面前挥着,谢桃书有几分无奈,“醒醒小学弟,别做白日梦了,口水要流出来了。”

  最后一句话吓得尤一笑立马回神擦嘴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学长……”

  “你怎么知道我姓谢?”面前的学长很高,随意瞥一眼就有一种压迫的感觉。

  尤一笑一愣,说话更加支支吾吾的了:“啊?我说……说的是谢……谢学长……”

  谢桃书将行李箱交还给,微微一笑:“皮卡丘?挺有童心。”

  尤一笑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摆放:“这个……这个喜欢就正好贴了……”

  双眼和他纯粹若水晶的眼眸一对视,谢桃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棕色卷发,如想象中柔软蓬松。

  尤一笑傻住了。

  “学……学长?”

  谢桃书触电般收回手,暗骂自己手贱,他轻咳几声,缓解尴尬:“咳咳,那什么,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哦……”

  尤一笑摸着头,脸上迷蒙的表情让谢桃书产生了一种他刚刚在享受被他摸头的错觉,他连忙甩甩脑袋把这个荒唐的想法pass掉,咽口唾液说:“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小学弟你接着报道。”

  等到谢桃书的背影在眼前越走越远,尤一笑才懊恼地回过神来,连忙大喊一声:“谢谢学长!”

  或许谢桃书是听到的,他的手伸起来,挥了挥。

  有了这么一段插曲,尤一笑不得不重新排队,排到夕阳西下,才总算报道完,他拖着行李箱和疲惫的身体去了宿舍。

  他是补办入学,情况有些特殊,和一个大他一级的学长住四人间。

  宿舍很乱,垃圾在墙角堆积,桌上摆着吃过的泡面盒及一口锅,床上随意挂着衣物,还有几件让尤一笑看了有点脸红心跳的特大号裤衩。

  “这……”

  尤一笑不算有强迫症和洁癖的人,可自小被妈妈教育要讲卫生讲文明的他看见这一幕忍不了了,当下动手能力MAX,拿起扫把便开始干活。

  等他解决完宿舍卫生,已经临近晚上十点,他还一口东西都没吃,此时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

  宿舍里还有几桶未开的泡面,尤一笑天人交战,不知道该不该拿。

  一是泡面没营养,不能多吃;二是这是别人的物品,他脸皮薄,没这个胆子拿。

  几番挣扎后,他打算洗澡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