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正文 5.辣到胃疼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声音,尤一笑咬着被子,突然很想哭。

  孤立无援的感觉……太难受了。

  胃里一阵又一阵的疼,仿佛哪吒闹海,又似孙悟空大闹天空,怎么难受怎么来,尤一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此时的他,格外希望有一个人能来帮助他。

  他强忍着痛,下了床去翻箱倒柜找莫沙必利,找是找到了,可罐子里空空如也,早已被他吃完了。

  “怎么这样啊……”

  他觉得很委屈,退回到床上,蠕动似蚯蚓。

  “救命啊……”

  现在已经熄灯了,宿舍已经门禁,宿管老师也入睡了,尤一笑不敢打扰人家,只好咬着牙强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尤一笑感觉很熟悉,他和谢桃书第一天见面前,率先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谢……谢桃书?谢……学长……”

  他断断续续地,抽着冷气说了出来:“是不是你?”

  又忘记带钥匙的谢桃书一个侧翻从窗户翻进宿舍,听到尤一笑的声音整个人身体一僵,随后吐出一口气,笑道:“哎,你在宿舍啊?早说嘛,我就不翻

  窗直接敲门了。”

  他玩笑似的话语,本以为尤一笑会接这个梗,可等了半天人家也没理他,他不由得奇怪,抬眼看去,倒吸一口凉气。

  少年面色苍白,额际不断地涌出冷汗,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在发虚发弱,一阵风来就能吹到。

  “你……你怎么了?”他凑上去,扶起尤一笑。

  尤一笑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将他当作整个身体的依靠:“疼……胃疼……”

  “胃疼?”谢桃书视线下移,看见了莫沙必利的罐子,不禁一惊:“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有胃病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犯吧?”

  他冷着张脸,严肃极了,尤一笑莫名其妙有些害怕,颤颤巍巍着说:“我们……我们班班聚,吃了学校附近的烧烤,撒了很多辣椒粉……”

  他说完连忙低头,不敢和谢桃书对视,即便这样,他还是能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辣椒粉?尤一笑小朋友,你可真行,知道自己胃不好还敢这么吃,你怎么能这么糟践自己身体呢?”

  他好像一个大哥哥,板着脸教训着他,尤一笑怕着怕着,有点火气了:“不用你管,我痛死也不关你事。”

  说完还不到一秒,他就后悔了,他真的很害怕谢桃书会就此丢下他不管直接走人。

  “嘿,你还小脾气上头了啊?”谢桃书哭笑不得,“是你先做错事了耶。”

  尤一笑捂着肚子,低头不语。

  “算了算了。”谢桃书笑,温温暖暖的,似春风拂面,让尤一笑感觉肚子都有点不疼了。

  他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拍拍自己的肩膀:“上来吧!”

  “去哪里?”尤一笑有些懵逼,呆呆傻傻的。

  谢桃书回眸看他:“当然是去医院,你这个情况明显很严重好吗?”

  “哦……”尤一笑伸出手臂,环住了谢桃书的臂膀,依靠在他宽厚的背上。

  谢桃书稳稳当当地将他背了起来,还掂了掂他的臀部。

  尤一笑脸一红,咬牙说:“你干嘛呀?别乱摸!”

  谢桃书笑:“都是男的,你害羞什么?我只是诧异,你看起来肉团团的,没想到这么亲。”

  他这么一说,尤一笑的脸更红了,心跳声也“砰砰砰”又快又急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尤一笑掐掐他的肩膀,带点呵斥意味说:“赶紧走吧,我好疼……”

  “好咧,抱紧了。”

  尤一笑一愣,抓紧了他的肩膀。

  宿舍是门禁的,谢桃书是翻墙进来的,如果是他一个人翻一堵墙不成问题,可问题是他背上还背着一个病号尤一笑。

  谢桃书停下了脚步,有些犹豫。

  “我……我麻烦你了吗?”尤一笑有点不好意思,“要不你还是放我下来好了,我抗一抗就能过去的,明天我去药店买药。”

  他说着,想从谢桃书背上下来,后者连忙拦住他:“别动别动,胃病可不是小病,要是不注意没准会更严重。”

  尤一笑嘟嘟囔囔:“很多年了。”

  谢桃书没听见,他正背着尤一笑去敲宿管的门。

  宿管原本睡得正香,被吵醒火气顿时就来了,拉开房间门就想破口大骂,却在对视上谢桃书时想被瘪了的气球,没气了:“谢同学,大半夜的,你来敲老师的门有什么事吗?”

  尤一笑注意到宿管在对谢桃书说话时很客气,顿时有了几分好气,一个学生居然能让老师对他客客气气的?太神奇了。

  谢桃书没空和宿管扯东扯西,直截了当地说:“我室友胃病犯了,麻烦老师开一下宿舍大门,我带他去一趟医院。”

  “好好好。”

  宿管拿来一大串钥匙,伴随着“咯吱”声,大门打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