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正文 7.粥很好喝

  

  第二天,日光温暖,尤一笑醒来睁开双眼,正巧看见谢桃书在他对面穿衣服。

  谢桃书的腹肌块垒分明,人鱼线又深又明显,看得尤一笑有点口干舌燥,随后他唾弃自己,都是男人,他为他口干舌燥个鬼哦!

  等他唾弃完自己后,一抬眼,看见谢桃书对他挑眉轻笑,他轻咳一声,有些底气不足:“你看什么看,转过身去!”

  谢桃书不解地望着他:“大早上的,你吃了火药啦?”

  尤一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连忙道歉:“可能是我昨天胃太痛了……”他话还说完就觉得自己不对,这算是什么理由?这不能算是他朝谢桃书发脾气的理由。

  好在谢桃书没什么在意的,而是笑道:“醒了吗?醒了就喝粥。”

  尤一笑点点头,下床洗漱了。

  谢桃书自己带了锅,还一大早去买了肉、葱、香菜和皮蛋,在宿舍内煮着简单的皮蛋瘦肉粥。

  耸耸鼻子,尤一笑觉得自己很饿很饿,他不由得凑近锅,再凑近一点。

  谢桃书连忙伸手拦住他:“再近点你就要被烫伤了,赶紧退回去。”

  他握着他手腕的手掌心灼热,热得他触电般一阵颤栗,连头皮都开始发麻,他赶紧挥掉谢桃书的手:“谢谢学长。”

  谢桃书“嗯”了一声,抬眼打量他,笑着说:“你没梳头发吗?头顶都翘起来呆毛了。”说着他伸出手去,轻轻拽着尤一笑的呆毛一揪一揪的。

  他比尤一笑高很多,尤一笑正面面对他的胸膛,顿时脸红了,伸手护住自己的头:“别揪了,会秃的。”

  谢桃书眯眼,手指绕着他的卷发,不赞同地说:“怎么会秃呢?你头发这么多。”

  “……”尤一笑欲哭无泪,“那也不能老揪。”

  玩够了尤一笑的头发,谢桃书才松开手:“粥好了,可以喝了。”

  尤一笑兴奋了,拿好碗,等着谢桃书盛。

  谢桃书看他一眼,笑了:“你这个样子,倒像是一个小学生,特别听话特别乖巧的那种。”

  尤一笑不干了,反驳说:“我是大学生,请搞清楚对象。”

  “好好好。”谢桃书应着,给他舀了满满一碗,“我的大学生,请你喝粥。”

  尤一笑伸手接过,粥的温度还是烫的,烫得他险些打翻了碗。

  谢桃书眼疾手快,连忙帮他接住:“急什么呢?粥就摆在这里,又不会跑。”

  尤一笑捏捏耳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吐吐舌头:“我饿嘛。”

  “饿也不用这么急。”

  谢桃书将碗放好,尤一笑被烫怕了,这次不敢莽撞,一小口一小口喝着粥。

  鲜香酥软,好吃得让他眯起了眼,忍不住咂舌赞叹,很快,一碗粥就见了底。

  谢桃书笑眯眯地为他再盛了一碗粥,说:“喜欢就多吃。”

  尤一笑嘴巴不停,看他只是笑着看他吃,咽下一口粥问:“你不喝吗?”

  “我不喝,你喝。”

  谢桃书为他擦掉唇角的米粒,动作轻柔。

  “干什么干什么?”尤一笑身体后仰,躲过他的手:“注意一些。”

  谢桃书收回手,耸耸肩,没头没脑问了一句:“你脚的六趾是天生的吗?”

  尤一笑一愣,看向自己的脚丫子,他的左脚有六趾。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天生的呀。”尤一笑其实不喜欢自己的左脚六趾,他因为这个还给人排挤过,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六趾……”谢桃书呢喃着,随后轻笑,笑自己太过敏感,虽然六趾很少,但是也不是不可能,也不一定就他一个人。

  “怎么了?”尤一笑很好奇谢桃书为什么问起了他的六趾。

  谢桃书移开视线:“没什么,就是好奇而已。”

  尤一笑缩缩脚,将脚趾卷起来:“没什么好看的,好奇什么?”

  他不想让谢桃书盯着他的脚看,匆匆忙忙穿了袜子后又继续喝粥。

  谢桃书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连忙道歉:“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真的就是问一下。”

  “嗯。”尤一笑闷闷地应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两个人都闷着不愿意主动开口,过了十几分钟后,谢桃书咳嗽两声打破了沉默:“你中午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这个问题吸引了尤一笑的注意力,他舔舔唇,说:“黑椒牛排。”

  他说得有些小心翼翼,抬眼偷瞧谢桃书。

  谢桃书无奈扶额:“你可真能点。”

  “很难吗?”尤一笑纠结着,“那我换掉。”

  “不用不用,”谢桃书摆手,“我会做。”

  他动手收拾起残局来:“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你好好休息。”

  尤一笑正要应下,响起了敲门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