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他与他的相遇

  第一章——他与他的相遇
  
  深秋,月黑风高。
  行人们裹着外套,匆匆走过街道。昏黄的路灯投射在地,摁出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影子。秋风刮过,簌簌的声响从树丛间传来,像是催促这些黑影的脚步再快一些。
  一双半新不旧的白色运动鞋踩在人行道上,没有任何声音。
  鞋边上擦着牛仔裤的边缘,这是一条很普通的牛仔裤,但能把人的腿衬得又直又长。牛仔裤上面配的是一件深色的卫衣,卫衣前面有个长口袋。长口袋十分宽大,左右连通,一双手揣在口袋里。
  这件卫衣还有连衣帽,帽子被戴了起来,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帽子下的那张脸。
  但从身形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年轻人,一名年轻的……男性。
  他一步步行来,有点与众不同。别人都步履急快地越过他时,他却不受影响,走得不紧不慢。深秋的冷风打在他身上、脸上,他的行动依旧十分从容。
  “现在播送天气预报,根据中央气象台消息,受寒流南下影响,我市将在今晚到明天出现大幅降温,降温幅度为7-10度,并伴随大风……”
  路边电器行摆放的电视传来声响,光亮照在卫衣青年的侧脸上。他却看都不看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电器行老板在他背后关了电视,拉了电闸,熄灯闭店。不到晚上十一点,街上的行人已经因为寒流而变得相当稀少,再开着店也没什么作用,不如赶紧回家避寒。
  戴着卫衣帽的青年依旧一步步走着。除了偶尔路过的车辆,一路上的人迹已经所剩无几。
  呜——!
  一辆黑色越野车从卫衣青年背后开来,引擎轰响。它的车灯在黑夜里左右摆动,不,是越野车的车轮不断变换着方向,导致越野车在路上划出了S型!
  “!!!”
  卫衣青年往左边跳了一大步,那黑色越野就碾着人行道,擦着青年的肩膀掠了过去!它像是个醉汉,左摇右摆地又冲上对面车道,但速度一点没降低,一下就逆行蹿出上百米!
  吱——!!!
  黑色越野忽然在街道上直角漂移,然后直直冲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里!伴随着又一次极其刺耳的刹车声,小巷里的垃圾桶被“哐!”地撞飞,黑色越野也终于在毫无照明的地方停了下来。
  嘭!
  一个高大的男人几乎是撞开了驾驶位的车门,从车上翻了下来。没等他站稳,后座的车门也猛地打开,跳下来的人嚯地朝高大男人举起了枪!
  高大男人反应极快,他像是在昏暗中也能视物,在对方举枪的同时猛地扑了过去,朝着举枪的手狠狠一打!
  力道之大,那把枪“啪”地一声被脱手甩到了旁边的地上。
  高大男人朝着对方挥出拳头:“孙大成!你疯了!!!”
  孙大成体格不如他,体术也不如他,却咬牙接下了他这一拳,不要命似的同他缠斗在一起。
  “对,我疯了!”孙大成吼道,“贺琅!你他X今天也别想活!!!”
  他几乎章法全失的进攻,毫不在意防御,不要命地朝高大的贺琅扑去,好像真的发疯了。
  正在他们打作一团时,第三个身影从车后座滚了下来。
  切切实实的“滚”,这人仿佛不明白怎么下车,朝着车外扑空就滚了出来。身体狠狠撞在地上,却不知道痛似的,瘦削的身体姿势怪异地爬了起来。
  这是个女人。
  她的背脊佝偻着,像是骨架已经撑不起肩膀的重量。她神情呆滞,慢慢张开嘴,古怪的模样像极了影视作品里的怪物。
  “丧尸”,或者,“食人魔”。
  她摇摇晃晃地,朝扭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踏出一步。
  身形高大的贺琅眼神一凛,迎着她跨过去就想抬脚踹出去,却被孙大成追上来生生拦下来——或者说,生生受了这狠厉的一脚。
  “……唔!”孙大成被这一记击重创,仿佛五脏六腑都在被狠狠撕扯,可他居然感受不到痛似的,颤着双腿扶着墙壁再次站了起来,“贺琅啊贺琅,我的贺队!你何必挣扎,反正你已经被她咬……咳!咳咳!”
  贺琅眼神阴戾,沉声道:“你真他妈疯了……!”
  他正要蓄力把疯子一般的孙大成彻底击倒,忽然看到巷子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清瘦的、算得上身形修长的人站在那里。
  他双手插着兜,头上戴着卫衣的兜帽,下面是牛仔裤和运动鞋。背光使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看起来就很年轻。路灯的余光给他投下长长的影子,他像是一个突兀出现的看客,一个事不关己的围观者。他站在巷子口,沉默地面向黑暗。
  正是刚刚差点被黑色越野撞到的唯一青年。
  那个站也站不稳的女人慢悠悠地转过身,朝他走去。
  贺琅瞳孔一缩,高声威吓道:“滚!这里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绝不能让感染者咬到普通人!
  那卫衣青年却不进反退,一步,两步,然后猛然抬脚踹向走到近前的女人!
  嘭!
  女人被他一脚踹得撞在车尾,又倒了下去。
  孙大成万万没想到卫衣青年会有这样的力气,他被青年的动作激怒,转身就要冲过去:“你他妈……”
  贺琅两步赶上孙大成,一把将他掼在地上:“你现在连普通人都想随便杀?谁给你的狗胆?!”贺琅吼完被他摁在地的,又抬头朝那卫衣青年喊,“不要碰她!你快走!”
  “‘不要碰’?”卫衣青年终于说话,这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却又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冷静。他走到倒地的女人身旁,再次抬起脚:“是说这样吗?”
  咔!
  白色运动鞋的后脚跟狠狠跺在女人的手肘关节处,发出一声闷响。这闷响十分轻微,却清晰地传入了两个厮打在一起的男人耳中,被扣住的孙大成大声讥笑:“他是普通人,哈?普通人能一脚踹飞一个成年人?能一脚踩断成年人的手?!”
  “我还能踩断她的脚。”卫衣青年的声音淡淡的,脚下再次发力后传出的闷响就像伴奏。他依次踩断了女人的手脚,垂头嗤笑一声:“有身无魂……半死不活!”
  他把脚踏在女人头上,女人的身体不断动弹,断掉的手脚却叫她无法起来。
  “现在呢?”卫衣青年忽然露出了嘲讽的笑意,轻轻问道,“要不要我踩碎她的头骨试试?”
  “你……!”被摁在地面的孙大成正好摸到了掉在地上的枪,手一抓就要朝卫衣青年的方向指去。说时迟那时快,青年插在口袋里的手忽然抽出了出来,贺琅也猛力摁住矮个男人的手!
  铛!砰——砰!
  浓重的硝烟味在巷子里弥漫,却依旧没有任何人探头出来看一眼。昏暗的巷子里,越野车静静停在原地,驾驶室和后座的门都敞开着。一个女人趴在车尾的地上,动作诡异地“蠕动”着,发出难听却不大声的嘶哑喊叫;孙大成躺在车的不远处,胸口处有一个溢出汩汩鲜血的洞。他面朝着女人的方向,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爱恋、难过却又有点欣慰。
  他睁着眼,却渐渐停止了呼吸。
  一把黑色的枪在他手边的地上。
  贺琅捂着手臂靠在墙边,喘了两口气。他看向那个一半在光里一半在黑暗中的身影,后者依旧定在原地,踩着女人后脑勺。
  贺琅弯下腰去,从旁边的地面捡起了什么,两下收折好,朝卫衣青年抛去。
  哐当。
  “拿好你的东西,然后赶紧滚!”
  卫衣青年弯下腰去,捡起掉在脚边的东西,轻轻一摁,它又弹开了。
  这是一把蝴蝶刀。
  在先前差点被枪口指着的时候,青年从口袋里掏出来,瞬间朝孙大成飞去的。然而贺琅抢先把孙大成摁住了,位置一变,蝴蝶刀的刀刃就划了一下贺琅的手臂,然后掉在地上。
  卫衣青年把它再次弹开,然后没等那三番五次吼他的高大男人再多说一个字,猛地将刀刃扎进了女人的后脑勺!
  目睹这一幕的贺琅愣了一秒。
  这一刻,他来不及去想这事到底残不残忍,只能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把蝴蝶刀直接扎穿头骨!谈何容易!
  “一个过路的人……也算是机缘巧合的人。”青年拔出他的蝴蝶刀,刀刃在女人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收起来,“怎么,难道你不会就地处决她?”
  贺琅不知道回答什么,脑一抽说了一句:“那把刀沾过她的血,扔了!”
  “还沾过你的血,和她有什么不同?”青年笑了笑,站起来,“她的血会传染,你的就不会?”
  贺琅的瞳孔轻轻一缩,顾不得自己的伤和地上的一堆麻烦,大步流星朝青年走去。
  “你知道些什么?你到底是谁!”
  他想抓住青年的肩膀,却猛然想起自己的状况,不由得停在三步之外,用鹰隼般的目光盯住对方。
  “我说了,我只是路过的,你就当我看多了恐怖片吧。”卫衣青年淡淡回道,“不过,你问我这么多问题,我倒也有一个想问你。”
  他朝男人踏出去,一步就从光明踏进黑暗,只有声音依旧清晰。
  “你要快要像她一样死了……”他说,“你想‘活下去’吗?”



荒木泽代 有话要说:1-3章重新分镜、剪辑、修订!表达形式和节奏变化啦,但基本传达内容不变!  我的新文《REBORN—新生》参加比赛啦!2018年5月15日起更!月票推荐打赏请给到新文!谢谢各位老爷太太!之后看到的金手指需要月票都是之前活动的事,把月票给到新文就好了噢!爱你们!么么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