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你是谁?

  第二章——你是谁?
  
  “宋霖,男,十七岁。”
  昏暗的房间里,投影仪在白墙上投下了巨大的照片。
  那是一名青年的照片。他穿着连帽的卫衣和牛仔裤,没被帽子压住的黑色头发有些蓬松,脸庞略显稚嫩。最明显的特征是眼角稍微下垂,使照片里的卫衣青年看起来更显年少和无辜。
  “他现在的住址是本市XX街……”一个带着眼镜、眼角下有一颗泪痣的男人站在投影旁边,拿着操纵画面翻页的遥控笔将地址念了一遍,然后继续道,“对了,这个宋霖,还是个登记在册的‘残疾人’。”
  “等等,残疾?!”
  正对投影白墙的房间另一边忽然传来声音,打断了眼镜男人的话语。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天晚上和宋霖有一面之缘的贺琅。
  他的声音不再像前天那样铿锵有力、中气十足,而是变得有些有气无力。而且无力的不止是他的声音,此刻,他正半坐半躺在床头,整个人都显得苍白虚弱了许多。
  与前天晚上近身搏击、开枪的那个他相比,今天的贺琅看起来大相迳庭。
  “是的,残疾人。”给贺琅讲解的眼镜男人抬手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摁下遥控笔,“这是宋霖的残疾人登记信息。”
  以往只有相关官方机构才能查到的个人登记信息,就这样赫然出现在白墙的投影上。
  贺琅看着屏幕上的字:“精神……认知?有更具体的信息吗,阿君?”
  “阿君”是眼镜男人的外号,他的全名叫做严少君。
  “实际上,是自闭症。”严少君向贺琅解释道,“宋霖快五岁时被确诊了自闭症,然后他的父母就因此离异,他归他的母亲养。
  “他的母亲把他送到自闭症关爱机构进行教学。照理说五岁开始干预的自闭症患者,还是有很大的进步可能性的,但他的进度还是要比其他同龄、甚至比他更晚开始干预的孩子要慢。”严少君转着手上的遥控笔,“我拿到了他在关爱机构的教学视频,你要看吗?”
  贺琅回道:“不用,你继续。”
  “嗯。宋霖的母亲为了养育他、支持他继续去关爱机构学习和治疗,开了一家小餐馆,生意还不错。”严少君按出了一张小餐馆的门口照片,“四年前,宋霖在这个小餐馆门口出了个意外。”
  “什么?”
  “他被一个高空坠物砸了,正中脑袋。这是他当时的入院记录,总的来说比较严重。”严少君摁着遥控笔上的按钮,“看起来挺惨,实际上,这算是他生命的转折点吧。”
  贺琅问道:“怎么说?”
  “从这之后……他的干预行为开始起效了,而且突飞猛进。”严少君展示了几张关爱机构的记录表,“按照这些记录来看,宋霖应该已经表现得和普通的同龄人差不多,能够生活自理……噢,就是还是不爱说话,喜欢自己待着,不知在想什么。”
  “因祸得福吗……”贺琅问道,“然后呢?”
  严少君摁了一下遥控笔,投影的内容忽然变成了一个车祸现场,看起来十分惨烈。
  “然后一年前,他的母亲因为车祸,去世了。”
  贺琅一愣:“那他……?”
  “他未成年,而且他的残疾人身份还在,所以他的监护权转移了。”严少君按出一张照片,那是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宋霖的监护权现在在他母亲的亲妹妹、也就是他小姨那里,这是他小姨一家的照片。”
  贺琅皱眉道:“你把一家都摁出来干嘛?”
  “因为这一家人,现在已经从镇里搬了过来,住在宋霖和他母亲原本的房子里。”严少君嗤笑一声,“我拿到了小区邻居的一些证言……说句不好听的,这家人恐怕意在鸠占鹊巢。”
  严少君指着旁边的桌子:“我拿了当时用的录音笔来,你要听吗?”
  贺琅拒绝道:“你直接简述重点给我听吧。”
  “重点就是,宋霖没得到很好的照顾,更不要说还送他去什么关爱机构了。”严少君道,“宋霖最近几个月喜欢去市图书馆,每天早出晚归,他们家里人从来没去找过,据说也不会留饭。有学生反映,他那个表妹赵甜甜,就是他小姨的女儿,不止一次地亲口说过希望宋霖直接走丢。”
  贺琅皱了皱眉:“虐待了吗?”
  “没有证据表明虐待,不过小区里有个传言……”严少君说道,“这一家人似乎想要主卧的使用权,但是宋霖没给,一旦出去了还会锁上主卧的门。这家人趁他出去的时候请了五六次锁匠,应该都没成功打开过主卧的门。最后一次是换的大门锁,宋霖回不了家,就跑去小区的老年人活动中心哭闹,最后他又得了一把钥匙。”
  贺琅评价道:“倒是都挺会见招拆招的。”
  严少君继续道:“据说他小姨正在以遗产代理人的身份,试图插手他母亲的餐馆。不过那个餐馆目前人员齐备,不需要新的管理者,所以暂时还没让那个女人掌权。”
  “听起来也离那不远了。”
  “是啊。”严少君一下一下地按着手里的遥控笔,“后面的就都是跟踪他的人拍的照片了……你打算怎么办?”
  贺琅回道:“我前天晚上看见他的时候,他看起来可不像你说的这么懂得忍气吞声。”
  “或许有一种只是表象,只是我们不确定是哪一种。”严少君继续摁着遥控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紧急地调查他,但是贺队,孙大成那个狗日的背叛你,你被咬了,被感染了,真的不能再拖了!如果调查这个宋霖是为了你的身体,我劝你最好快点做决定。”
  “你让我再想想。”贺琅眯了眯眼,目光再次看向屏幕。
  “宋霖吗……”
  投影仪在白墙上投下照片,一张张轮换着。那个卫衣青年在照片中行走,在照片中吃饭,在照片中阅读,在照片中踏上回家的楼道。
  最后一张照片里,青年站在楼道中,戴着连衣帽,朝右手边偏着脸。
  仿佛正在向幕外的贺琅看来。
  
  宋霖收回了朝右手边看去的目光。
  他刚刚好像听到楼道的另一边有窸窸窣窣的响动,但转眼去看时,又没看到什么动静,索性作罢。
  他拉下卫衣的兜帽,一张清俊又淡漠的脸露了出来。他的眼角有点下垂,嘴角有一点点难以察觉的上扬,除此之外五官可算是普普通通,丢在人群中仿佛立马就会被芸芸众生淹没。但细细端详起来,又会觉得这张脸十分耐看,甚至可以说相当顺眼。
  尤其那双乌黑如墨的眸子,深沉得能掩盖所有异样的光彩。当人被它盯住,就会觉得仿若掉进深渊。
  宋霖掏出钥匙,打开门。
  一片黑暗。
  他开了客厅的灯,转身锁了门,然后换好鞋,朝厨房走去。
  厨房看起来很整洁,什么东西都干干净净的。宋霖先倒了一杯水,慢悠悠地喝了,喝完后,他打开了冰箱。
  冰箱里有一些剩菜剩饭,宋霖将它们拿出来,找了个碗一样扒一些。扒完后,碗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一分钟,剩下的饭菜放回冰箱里。
  他静静地看着微波炉运转时发出的暖光。
  叮!
  时间到了,他将碗拿出来,也不另找位置,直接就站在流理台旁边吃起来。饭菜说不上有多好吃,但能填饱肚子。超过晚上十一点才吃晚饭,不是他不饿,只是他比较能扛饿。
  “宋霖,你居然又自己回来了。”
  厨房门口响起一个声音,娇俏青春,内容却十分恶毒:“你一个傻子,整天就在街上瞎晃悠,怎么就没在外面走丢呢?”
  说话的正是宋霖小姨的女儿,赵甜甜。
  宋霖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饭菜,仿若未闻。
  “我说啊,你就赶紧自己消失吧,省得每天出去溜达的时候指指点点。”赵甜甜继续说道,“反正你妈给你留的财产你又不懂得怎么花,你占着茅坑不拉屎干什么?”
  她停了几秒,似乎是看宋霖毫无反应,抚掌笑道:“我都忘了,我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就是个自闭症的傻子,根本听不懂!”
  客厅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名中年妇女的声音:“甜甜,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什么呢!你表哥上不了学,你当你也明天没课啊?赶紧回去睡觉!”
  宋霖的小姨从次卧里走了出来,看似责骂赵甜甜,实际上就是在表达对宋霖的不满。
  “妈,你别说这个傻子是我表哥好不好,我在学校很丢人的!”赵甜甜在厨房门口转了个身,回头道,“他这么晚回来开微波炉,我刚要睡着呢,就被他吵醒了,还怎么睡啊!”
  “那你抱怨他也没个屁用,他又听不懂。”小姨道,“赶紧回去睡觉!”
  “知道啦知道啦。”赵甜甜嘟囔着答了一句,一回头,发现宋霖几乎已经走到她面前,怔了怔,然后横眉倒竖道,“你要干什么!”
  宋霖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一言不发,从她身边走出了厨房。
  他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宋霖!识相的话就赶紧把主卧让出来!”赵甜甜在后面冷喝道,“别以为我现在睡在那个小房间就是怕了你了,主卧还给你住着是我妈可怜你!总有一天我会找锁匠直接撬了你这把破锁,把你的东西都扔出去!”
  砰!
  回应她的,只有猛然关上的房门。
  “……宋霖!!!”
  房门将女孩的声音一下就隔远了,宋霖在门锁附近打了个手势,一些看不见的变化钻进锁孔,任是多技艺高超的开锁师傅都不可能将其解开。
  然后他走近房间里的大床,一下躺倒在上面,用胳膊遮在脸上。
  窗外刮着北风,城市已经沉睡。



荒木泽代 有话要说:我的新文《REBORN—新生》参加比赛啦!2018年5月15日起更!月票推荐打赏请给到新文!谢谢各位老爷太太!之后看到的金手指需要月票都是之前活动的事,把月票给到新文就好了噢!爱你们!么么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