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绑架犯们”

  第四章——“绑架犯们”
  
  “你到底能不能治好他?”
  一个男人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正是贺琅。他的脸色苍白,几乎血色全无,羸弱之感与三天前宋霖看到的那个英武勃发的男人相去甚远。
  三天而已啊……宋霖站在男人的床头,垂着眼看他,沉默着。
  “喂!你说话!”好像要把宋霖从沉默中拉出来,后面又传来了更大的音量,“你说能治好贺队,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霖终于扭过头,向后面扫了一眼。
  这个房间里,除了躺在床上的贺琅和宋霖,还有另外三男一女。一个男人目测身高超过一米九,皮肤黝黑、肌肉扎实,一看就知他孔武有力;一个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材紧实又玲珑有致,刚过耳的棕色卷发,面容很是艳丽;还有一名男性带着眼镜,稍稍上挑的眼角下有一颗泪痣,看起来斯斯文文,冷淡的表情却生出一股不好惹的气息;最后一个男的比那女人还矮小,没什么存在感地在墙边站着,面相普通,神情也有些羞怯,只是鼻子附近的雀斑凭添了两分可爱。
  而前面那一男一女,就是把宋霖掳回这栋别墅,还扛进这个房间的人。
  发话的,也是其中那个大高个。
  宋霖盯了他们好几秒,忽然露出了见到他们之后的第一个表情……一个轻笑。
  他张开口,声音里的沉着完全不像是被强行“绑架”来的人:“谁告诉你们……我能‘治好’他的?”
  几人皱起眉,似乎对宋霖这个反应不解又不满。那壮汉的表情尤为凶神恶煞,横眉一竖,仿佛随时要用铁拳给顾左右而言他的宋霖一点颜色看看。
  但抢先另一个人开口了。
  “你叫宋霖,十七岁。你快到五岁的时候确诊了自闭症,十四岁被花盆砸过之后开始恢复正常。你母亲一年前遭遇车祸死亡,现在你和你小姨一家一起住,据说不和。你最近每天都去图书馆,看得最多的是神秘学相关书籍。”严少君推了推眼镜,“三天前,你在XX路碰到了贺队,告诉他你能救他……所以今天,我们把你找来了。”
  “调查得还挺清楚。”个人生平被陌生人轻松报出,宋霖一点不怵,“不过,我问的是‘谁告诉你们我能治好他的’,你说了那么多句,却一句都不是答案。”
  换言之,全是废话。
  “你……!”壮汉要吼出来的时候,那女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贴到了宋霖跟前,一把精巧的匕首抵在宋霖喉间,闪着寒光。
  “兔崽子,有废话最好留后说。”女人眯了眯眼,红唇间吐出冰冷的话语,“你妈教过你‘事有轻重缓急’吗,嗯?”
  “我是自闭儿,我妈只教过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宋霖轻轻回着话,忽然向后一仰矮下身去!女人的瞳孔一缩,下意识把匕首往下一抻,只听一声清脆又轻微的“铛”!
  两人飞速拉开距离。
  严少君眼镜后的双眸一眯:“是那把蝴蝶刀……!”
  “连这个都知道?”宋霖站在床边,手指轻巧一勾,蝴蝶刀就在他手上翻飞了一圈,“那你们知道这把刀插过谁……哦,不,什么东西吗?”
  对面四人均面色冷凝。
  显然,他们很清楚宋霖指的是什么。
  宋霖缓缓举起手,隔空朝着四人轻轻一比划:“对了,顺带告诉你们,我回去没洗这把刀——”
  他露出个恶意的微笑,语气漫不经心,说的内容却在对面几人心里投下了炸弹。这他妈哪是“顺带”?这分明是威胁!
  只要被这把刀舔一下,就很可能和床上那个排排躺!
  壮汉和艳丽女人忽然各自从后腰抽出一把手枪,解保险、瞄准、上膛,一气呵成!
  宋霖那乌黑深沉的眼珠子盯着黑洞洞的枪口。
  “已经过去三天了。”严少君忽然说道,“这种病毒暴露在空气下存活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噢,谢谢你好心告知。”宋霖的蝴蝶刀指向他,“那你想来证实一下吗?”
  女人举着枪,一步挡在严少君前面:“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发现和你们沟通真的很困难。”宋霖放下蝴蝶刀,”明明是我一开始先问的问题,到现在没人回答我。现在你们居然还问我是谁,刚刚不是才背诵过我的资料吗?”
  女人轻喝道:“把它收起来!然后慢慢放下地,推过来!”
  宋霖一个动作跟着一个指令地照做了。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那把蝴蝶刀被他轻轻一推,停在了严少君的脚边。
  严少君一脚将其踢到身后的墙边,再次开口道:“是贺队说的。”
  宋霖在两个枪口的瞄准下,慢悠悠地往身后的床边一坐,伸手就要摸床上那男人的脸:“他叫‘贺队’?”
  “别碰他!”女人喝道。
  宋霖的手停顿在半空,意味深长地看了女人一眼:“你还怕我会传染他什么?就算我不动他,他还能过多久?”
  他抓住男人身上的被子猛地掀开:“他都已经这样了——”
  铛啷。
  金属撞击发出声响,却是床上那男人的手脚都被镣铐锁着,铁链从床底穿过,叫这男人无法从床上下来。
  宋霖把被子扔到一边,皱了皱眉:“锁成这样……他开始发作了?”
  严少君拍了拍艳丽女人,从她背后走出来:“是贺队自己锁的,钥匙被他扔开了。”
  宋霖朝严少君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果然看到墙角掉了一把钥匙。
  “是他让你们来找我的?”
  “他一小时前还清醒着。”女人解除枪的上膛状态,扣上保险塞回后腰,“让我们把你找来。”
  严少君补充道:“他的原话是让你来看看,如果不行就放你走,不伤害你。”
  还举着枪的大汉喝道:“阿君!”
  “贺队说过不要为难他。”严少君瞥了他一眼,“贺队的话你听不听?”
  大汉无法,狠狠瞪了宋霖一眼权当警告,这才收了枪。
  宋霖根本没看他一眼,只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男人,手指轻轻抚过那些铁链。
  “不让你碰他,是怕他传染你。”严少君也走近了些,“还……有希望吗?”
  宋霖的眼珠子都没动一下:“如果当时他就答应我,有。”
  四人的心一下沉入谷底。
  女人深吸一口气,抹了把脸:“算了,我送你回去……”
  “我还没说完。”
  严少君眼里亮起光,又靠进了一步:“有救?!”
  “我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在你们眼里算不算‘救’。”宋霖终于分给他们一些眼神,“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谁能给他的未来做决定?”
  女人皱眉道:“什么样的未来?”
  “……看来是不能。”宋霖的目光又转回男人身上,“那我让他自己来决定吧。”
  壮汉面色一喜:“你能让他醒过来?!”
  “清醒一下还是没问题的,短则一小时,长则到拂晓。”宋霖轻轻一笑,眼里没有一丝波澜,“不过是预支他最后的生命力而已。”
  “你……!”
  “虽然不知道你会用什么办法……”严少君说道,“但这点决定我能担责,做吧。”
  “严、少、君!”
  “我也担责。”女人说道,“最后那点时间浑浑噩噩地赖活着有什么意思,如果不能救贺队,不如早早解脱别让他痛苦。”
  一直没啥存在感的小雀斑终于说了第一句话:“我、我也……”
  壮汉没话说了,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怒气:“那我也担责!”
  “……行,决定好了就退开点。”宋霖站起来,面向贺琅的床头,“从现在起,不要发出声音,不要打扰我。”
  这话刚出,宋霖就忽然觉得那如芒在背的感觉少了许多。
  ……看来是有点意思。
  宋霖背着众人,露出个微不可查的笑意,然后在众目睽睽下朝着男人伸出手指。
  极小的魔法阵,极快的画阵速度,飞一般滑过的咒语。
  醒来吧,我的黄金骨。
  
  宋霖在房间外坐了半小时,房门才打开。
  “进来吧。”女人的眼眶发红,看来是哭过,“贺队叫你。”
  宋霖便走进房间。
  三个男人站在床边,背脊挺直,神色里却酝酿着化不开的哀戚。贺琅靠床头坐着,手脚镣铐一个都没解开,脸色苍白。
  但看见宋霖,他还是硬生生扯出个笑来:“谢谢你。”
  “谢什么,让你醒来有时间说遗嘱?”宋霖毫不客气地往床边一坐,“你的人可真威风啊,大街掳人,对平民掏枪。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军人,看来不尽然。”
  男人一听这话,冷厉的目光立刻往四人身上一扫。
  四人浑身一个哆嗦。尽管男人现在打不过他们,可他们在男人面前怂惯了,下意识地就瑟缩。
  这个熊孩子可以啊,一进来就告状,欠揍是吧!
  “我会让他们给你赔罪。”贺琅又冲少年道,“你离我远一点。”
  “得了,话我落这儿,这病毒我真不怕。”宋霖挑眉,“倒是你,三天前还很凶的嘛,现在怎么这么温柔?”
  旁边四人心中呐喊:你被他盯一眼试试!
  但他们心中更多的是悲伤,毕竟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被男人凶的机会。
  “你当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贺琅笑了笑,又换了个严肃些的表情,“你说你不怕病毒,能具体说说吗?”
  “简单来讲,我有办法防止它近身,就算它真的感染我,我也……”宋霖顿了顿,“等等,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谈谈你的未来。”
  “我宁愿用我的未来换隔离病毒的方法。”贺琅正色道,“你继续说,怎么防止近身?它感染你之后你会怎么做?”
  “我的办法,你们办不了……至少现在不行。”宋霖回了一句,又看了一眼男人,轻叹道,“好吧,我给你举个例子。”
  他对贺琅说话的语气居然带着包容和宠溺,旁边的四人简直觉得自己也中了病毒,世界变魔幻了。
  宋霖站起来走开两步,指了指桌上那杯水:“泼我。”
  大汉毫不犹豫地举起杯子从他头上往下倒!
  奇迹出现了,众人看着是水落到了宋霖的头顶,可仔细一看,水竟然是离开宋霖身上两公分往下流的。宋霖身周好像有个贴身的、透明的罩子!
  水珠落到地面,宋霖身上一点没沾湿。
  宋霖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倒水的壮汉:“……我记着了。”
  恭喜你在死灵法师面前挂了号。
  严少君显然对这很感兴趣,他几次张嘴想要问,但一想起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命,又生生憋住了。
  倒是床上的贺琅张嘴就问:“怎么办到的?你……是什么特殊部门的人?”
  他问出口,心里却知道答案。他看过少年的生平,别说是特殊部门,少年的以往连普通人的水准都达不到。
  “普通人,不可能办到。”宋霖站在原地,略垂着眼看向男人,“不过……你有机会。”
  贺琅一愣:“什么?”
  “就是你的未来,现在该做决定了。”
  宋霖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深沉的墨色中隐藏着一丝极难发现的光亮。
  “你想成为我的黄金骨吗?你想……和我契约成为死灵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