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死而复“生”

  第六章——死而复“生”
  
  半小时内,贺琅考虑完毕,向提了两个条件。
  一是宋霖以后要无条件答应贺琅一件事,这件事唯一的限定是不会伤及宋霖;二是宋霖至少在命令贺琅杀未感染的普通人之前,要先经过贺琅的同意。
  宋霖明知故问:“我不是说了不会在不经你同意的时候,强行控制你的身体吗?怎么还规定这个?”
  贺琅没说话,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
  这五个人谁也不信任宋霖,而且关于这一点,双方都心知肚明。
  “行,都答应你。当你成为……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这些话,都不是谎言。”宋霖像是宠孩子的长辈,语气无奈又郑重,“那我也有几件事要和你说。”
  贺琅沉默地等着他提条件。
  宋霖说道:“首先,帮我独立,我是说我不需要监护人这种东西;其次,我要跟着你们,无论是现在还是之后的乱世。我得提醒你们,如果我和贺琅离得太远,万一贺琅出了什么问题我来不及解决,那可就麻烦了。”
  贺琅皱眉:“我会出什么问题?”
  宋霖回道:“你会干出带感染源出研究中心这种事,还导致自己被感染,你说会出什么问题?”
  简单来讲,就是宋霖觉得贺琅会作死。
  贺琅说道:“但你出事我也会出事,你跟着我们不安全。”
  “我只是跟着你们,未必和你们一起上阵杀敌。”宋霖轻笑一声,“而且论起自保,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贺琅还是不太认同。
  “好吧,那这样。”宋霖又让步道,“我待在你们队伍里,尽量听从贺队的指挥,行吗?”
  贺琅问:“尽量是什么意思?”
  “就是自己管自己,不添乱。”宋霖顿了顿,“不当拖累。”
  这个保证很虚,但贺琅和宋霖相互提的条件其实都很虚,谁也别说谁。出于各自心中的打算,宋霖和贺琅都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暂且搞定一切,宋霖终于说道:“现在,来准备开始我们的仪式吧。”
  艳丽女人终于从靠在桌边的姿势改为站直:“要准备什么?列张单子给我。”
  “不,现在是记忆考试时间。”宋霖慢悠悠地说道,“一,我要四张纸。二,我要一支笔。三……”
  严少君眼神锐利地看着他,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宋霖勾了勾嘴角:“没了。”
  
  宋霖在一分钟内拿到了纸和笔,在五个人的紧迫盯人下,在纸上画了四个各不相同的复杂图案。
  然后四个人被宋霖要求出房间,在哪站着都行,但要保证在宋霖出来之前,房间不被打扰。
  要不是贺琅眼看着已经再次精神恍惚了,这种要求肯定不会被答应。
  四个人出去之后,宋霖跟着就锁了门。
  贺琅在后边的床上笑了一声:“这样的锁,他们能半分钟内破拆整个门。”
  “不得不说你现在看起来挺放松的。”宋霖走回床边,“不对你的未来表示紧张或者期待吗?”
  “不,做了决定,就坦然接受一切。”贺琅闭了闭眼,“我感觉……有点困。”
  宋霖拿起桌上其中一张纸:“嗯,因为你的生命力正在流失。”
  “你在干什么?”贺琅睁眼,看到宋霖正举着纸朝自己比划,“那纸上面画的是什么?”
  “增强魔法效果的阵法。”宋霖又指了指桌上另外三张纸,“契约死灵的阵法,修复身体的阵法,把死灵和身体联系起来的阵法。”
  贺琅又不懂这些,随口问道:“阵法?”
  “对。我现在魔力严重不足,为了不浪费,只能先画下来,到时候能集中精力加快念咒的速度……”宋霖也不管贺琅是否听得懂,一边解释一边放下纸,走到房间另一端的墙边。
  贺琅又问道:“修复身体的阵法……修复的是什么呢?”
  “一个伤口……”宋霖捡起躺在脚边的蝴蝶刀,转回身,“其实治不治好都无所谓,但为了省掉一些麻烦,待会儿还是稍微修复一下吧。”
  轻轻一摁,冰冷的刀刃弹了出来。
  “现在,让我先杀了你。”
  
  在门外守着的人不知道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他们拿出工具贴着墙偷听,也没办法获取哪怕一丝响动。
  早知道该临时装一个摄像头啊……他们这么想着。
  天亮十分,房间门终于传来咔嚓一声锁芯弹跳的动静,守在门口的严少君和小雀斑林小勇一下站了起来。
  守在楼下的女人也几秒内冲了上来:“好了?”
  像是在响应她的话,房间门缓缓打开了。
  宋霖面色苍白地站在那里。他的脸色很不好,加上身体单薄,像是随时会被风吹走的纸张。
  他看起来比之前昏迷的贺琅更虚弱。
  门外三人一看他这模样,心头一跳,女人立刻挡在严少君和林小勇前面,目光紧紧盯着宋霖:“你……”
  “精力、体力……总之比预计的耗费得更多些。”宋霖定定站着,垂着眼,说话也有气无力,“没事,休息一阵就好了。”
  这个世界虽然已经开始变化,但宋霖的魔法指令依旧难以完全契合元素的流动规律。宋霖对这次消耗的力量早已有所估量,也明白现在的自己要契约死灵比过去困难得多,但实际流失的力量还是超出了预计。
  女人没放松:“不是感染?”
  宋霖现在没精神和他们打嘴仗:“那你们把我锁起来然后验血吧。”
  “夏红。”严少君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然后走上前,“贺队呢?”
  “在里面。”大概因为没什么力气,宋霖说话慢吞吞的,“7天之后会醒来。”
  严少君已经越过他走进房间了,闻言脚步一顿,回头问道:“为什么是7天?”
  “他的身体现在是什么状况,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宋霖回道,“潜伏期是3到7天,也是你说的。为了避免他随意活动会发生感染意外,干脆让他躺会儿,也顺便让灵魂修养一下。”
  三人脸上的凝重愈发明显。
  严少君看向静静躺在床上的男人,走过去,掏出一副薄薄的塑胶手套戴上,然后摸了摸男人的脖子。
  夏红和林小勇也越过宋霖,走了进来。
  严少君收回手,转头看向两名同伴,摇摇头。
  没有脉搏,甚至没什么温度。
  时间越久,就会越来越冰冷。
  “贺队他真的……”夏红心里充斥着各种感觉,悲恸、紧张,更多的是不安,她回头看向宋霖,“他真的会醒来?”
  宋霖靠在门边,露出个淡淡的笑意:“就算醒不来,吃亏的也不是你们,而是我。你们紧张什么?”
  他说的实际上没错。贺琅本来就要死,醒不过来也还是死。倒是宋霖,花了这么大力气,如果失败,一切都白费。
  严少君将塑胶手套脱了,走到旁边扔进垃圾桶……然后眼尖地发现了什么。
  “你扔了什么东西?”严少君指着垃圾桶,“看起来像……劣质的或者假冒的玉石?”
  两块比拇指稍大的石头躺在里面,带一点点颜色,还有点透明。严少君确定之前这里没种垃圾,他的同伴也不太会扔这种东西。
  “嘿,至少原来是真的,好吗?”宋霖嗤笑了一声,“我妈给我买的时候也好几千呢。”
  好几千的玉,就算是假的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质地,严少君问道:“你用它来做什么?”
  “之前储藏了一些力量,刚刚拿来用掉了而已。”宋霖倒也不怎么瞒着,“就是这东西不经用,一次就报废,大概还是太便宜了吧……”
  三人相互看了看,夏红开口道:“我送你回去?你彻夜未归,家里……”
  她说到一半止住了话头,因为她忽然想起调查到的资料。如果赵家人对待他的态度和传闻中的一样,那这孩子一夜不回家,赵家人恐怕睡不着吧——兴奋得睡不着。
  “我现在没力气应付他们。”宋霖一开口,印证了事实正如传闻,“哪里都好,给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他虚弱地说话的样子,倒有了几分少年人的脆弱。夏红看着他:“那你到楼下客房去休息吧。”
  她放轻语气来说话的时候还是挺柔和的,仿佛是在关照宋霖一样。但她的同伴知道,这么安排,非常方便他们随时管控这个神秘人物。
  宋霖好像没听出这背后的意思,笑了笑:“那就麻烦了。就是我现在不太走得动,如果你们相信我没被感染的话,能不能搭把手把我挪到客房去?”
  最终,宋霖被祁野夹着下了楼。
  祁野还当着他的面加穿了一件厚夹克,明晃晃地就是为了防止他忽然感染发作还伤人。宋霖也不在意,就让他们像防感染似的防着自己,隔离监控。
  病毒的潜伏期是48小时,所以宋霖独自在客房里待了两天后,一直守在别墅里的四人默认他可以自由活动了——但不能出别墅。
  可别说别墅,宋霖连客房都依旧不怎么出。他看起来还是很虚弱,四人特意给他准备的补身食物也起没什么效果,颇有虚不受补的感觉。
  “你真没问题?”严少君上下打量他,“你的脸色看起来比贺队还差。”
  贺琅现在就是具尸体,严少君这么比较,可见其嘴毒。
  “我没事。”宋霖可不是不善言辞的人,而且再不善言辞的人,活了这么久也积累足够的嘲讽技能点了,“倒是你们,天天守在贺琅床边,守孝呢?”
  24小时蹲在尸体旁边,还真和守孝没区别。
  严少君懒得和一个未成年打嘴仗,确认他精神头还不错之后,送完饭就走了。
  宋霖开着电视,穿着几人临时给他新买的衣服,端着晚餐坐在床边看电视,悠哉地过着足不出户的日子。
  七天后,躺在床上的贺琅睁开了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