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临安 第三章 世子

    总算停雪,且是朗月清风的日子。

    二日白卿孑一大清早跑去扣响白卿荼的房门,看白卿荼只着里衣肩上草草披着那件狐裘长衫,揉着自己乱遭的脑袋来开门。

    “阿兄…怎么了。”他懒懒出了声响,瞥了一眼在白卿孑身后冒出个脑袋的,眯着眼睛对着自己傻乐的宁纨兮。

    “小卿今日去江城居吧!”

    “……”

    白卿荼愣了半晌,遂转身干净利落的摔上了门。

    那个会唱戏的魏王府世子殿下?我有病我去找他。

    “不去。”

    门外只安静了片刻,听着门外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白卿荼才换了衣服开了窗,长舒口气。

    才打算笑盈盈地拿着暖炉出去走走倏闻府门前有萧瑟响动。

    萧?!

    最后白卿荼是被冼云帆拽出门的。

    一脸的不情愿,与宁纨兮并肩走着,气呼呼地也不转头去理会冼云帆的调侃,自顾自地大步走着,腕上挂着的小暖炉一下一下撞在玉佩上,宁纨兮甚至担心这暖炉哪下给玉佩碰碎了,会刮伤他的吧。

    临安总能看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比如拎着暖炉生闷气的白家小公子和斜跨着宽刀跟在白卿荼身旁不知所措的前任左金吾卫上将军,喔,还有个眯着眼睛笑盈盈,覆手端着白玉箫乍一看跟没上色一样,身后还跟着头超级好看的白色梅花鹿的归云阁阁主。

    “欺负我家姑娘?”

    才算正式踏进正厅时候恰逢有泼皮无赖欺辱了店里的乐师,墨蓝衣色少年盘着腿坐在脸上印着算盘印的男人背上,那男人的手被他往后掰死死压在金属小算盘下,少年人拿着叼着笔杆熟练的拨弄着算盘上的小珠子,打的清脆好听。

    “哎呀…今日世子殿下请宴,给你算便宜些,便用你三指代了吧。”他勾着笑意从怀里翻出一柄匕首,他身上少年气息太浓烈些,云淡风轻般的剁下那人三指又踹下桌子,起身拍拍衣袖上的血迹又跑去柜台翻出账簿,沾着断指刀口的血迹,寥寥几笔勾下人名。

    像生死簿一般。

    冲击太大了。

    “唐离还是那么暴戾。”冼云帆轻笑着出声,事实上这是白卿荼第一次见到唐离,之前几次都只是听被人提起过。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白卿荼抽了抽嘴角,平日只听冼云帆宁纨兮几人提过他暴戾,才见不想是如此…过于大的冲击让白卿荼一愣,唐离闻着声响蹦下柜台,步子轻的不像话,他高束着发,墨蓝色发带跟着他的动作一蹦跶。

    “哦,在下白卿荼,小字甫之。”白卿荼俯身行李,金属小暖炉在空中晃了两晃。

    “哎…是白家小公子吗?啊我叫唐离,是世子殿下的…掌柜!”年纪小的长相也略微稚嫩些,喜欢拿着算盘背手在身后,似是喜欢笑。

    唐离迎着白卿荼和宁纨兮往空位去,听人说这宴是为魏王府家周姓将军讨伐逆党准备的庆功宴,本来叫的是白卿孑,只是白卿孑要进宫去授课只好让白卿荼去。

    唐离只迎了宁白二人,冼云帆是被无视在门口的。

    “谁让你把鹿牵来的啊!!!!!!”

    “阿离不会这么狠心叭——”

    才上完菜台上便开了戏,现身一白衣戏子,衣上文案是玄灰色的针线缝制,好看得很。

    面上眉眼细勾,傅粉白皙,脂粉香气缠在他身上,甚至是浸了骨子里去。白卿荼轻轻往唐离那靠过去。

    “不是世子殿下请宴吗?殿下呢。”

    “他已经到了呀。”唐离嬉笑着回应,白卿荼总不知道他是真说假言的,半信半疑的往台上那伶人看去几眼,恰巧瞥见离戏台最近的一桌,身旁放着长。枪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那伶人的将军。

    “……”白卿荼向来对戏曲没什么兴趣,也就是想着答应了的事总得来赴宴一聚,尽管他到现在不知道全场到底哪个是魏王府家世子。只是抱着暖炉偶尔喝两杯酒气暖身,待轻微醉意缠上眉眼才懒懒抬眼去听了几句,似是讲的将军征战四方战死沙场,大抵是遗孀的唱词吧。

    他也只听清了最后几句,“我欲送君行千里,随人待君百战归。”

    没多久便谢了幕,那伶人下台来牵着那将军的衣袖往后边去,大抵是更衣换妆的地方。

    白卿荼撑着无聊到发晕的脑袋看着身旁连菜都不看一眼只顾着吃糕点的宁纨兮。

    还大将军呢,稚子吧。

    待乐师上台演奏,后边有人掀了帘子往这走来,不知是冲着谁的。唐离赶紧又给自己塞了块糕点起身迎在他身旁。

    来人一袭青袍,头戴白玉冠,白玉簪隐匿在青丝丛间,右手微抬,指掌轻握着银质扇骨,他眉眼温柔的不像话,唇角微勾。

    白卿荼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便是刚才台上那青衣伶人。

    当真是一颦一笑一挥一指皆是人间盛景,只是一笑一抬眼便叫那云浪翻涌,如擂战鼓一声一声击在人心上。

    伶人装扮动作轻柔眼光娇媚也好,正装时候却像是有着野心征战四方却温柔的过分的…世子。

    “白小公子?”他一摇腕收了折扇,俯下身微微靠近白卿荼,他声线干净清澈,如初春时候一眼见底的湖畔雨声一般清透,叫本就被酒气沾染的血色愈发的明显。

    “在下李寻安,表字江枫,是这江城居的老板。”

    白卿荼听着他的声音发愣,如果书里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世子殿下杀人又何须刀剑,只是几声轻笑言语便叫人亡于他脚边。

    这声音太好听了啊!

    “啊…在下白卿荼,小字甫之…一介白衣…。”

    宁纨兮看着二人似是有些郁闷,伸手去拽了拽白卿荼的衣角,白卿荼没太在意倒是惹得李寻安轻笑着咳两声。

    唐离拉着李寻安的衣袖坐在二人身旁,一手搭在他肩上。

    “这是我家世子殿下。”

    “……”白卿荼似有似无的瞟了一眼李寻安身后不远处的将军,从唐离的手碰到李寻安的衣袖开始他就一直皱着眉头,到“我家”二字时候明显生气了吧。

    ……啥啊。

    “咳,不知这位是…”白卿荼赶忙拉过唐离,那将军都握紧那杆长。枪了啊!!!

    “喔,那个傻大个儿是我家将军,也算是我先生。”李寻安顺着白卿荼的视线往后去寻,对上那人目光时候笑的更是好看了些。

    “叫周子昭,字平远。”

    傍晚店里散了席,白卿荼拉着宁纨兮来找他行礼告辞,说完便离开了。

    李寻安说是店里无事,便摇着扇子懒懒靠在柜台上。

    “阿离啊…离王殿下和太子殿下没来吗。”他抬手随意翻了翻账簿,垂着眼睫,夕阳云翻浪滚光景都映在他眼底,是松墨里溅上了星尘寥寥,又被人以纸笔细细勾勒了鲸海浪涌。

    要真说什么繁华盛景,便全于他眼底。

    “原是说邀了离王和太子殿下,”唐离坐在柜台上晃着脚念着。“阿鸫说是今日要给离王加珠,又庆符大将军讨伐叛军立功,所以都没来。”

    “让一左金吾卫上将军跑去讨伐叛军,这皇帝也是可以啊。”冼云帆牵着白鹿缓步踱至门前,拿着玉箫轻轻扣在李寻安发冠上,两颊被酒气染了红晕。

    “让我去楼上待着自己吃饭,你可不厚道啊小安。”

    “就你厚道。”李寻安侧过身来草草瞥他一眼,抬手把账簿塞进唐离怀里要他放起来。

    冼云帆笑着凑上来靠在李寻安耳边,“说起来…陛下把你认作干儿子,你是不是也可以去争啊?”

    “有病吧你,”李寻安散开折扇抵住越凑越近几乎把自己搂在怀里的冼云帆,藏在扇骨间的利刃在光下闪着亮光,晃得人眼疼。

    “哎哎,好好好我不碰您。不过他们二人都不愿意争那个位子,封了太子加了珠也不一定能…”

    “他们是不愿意,可不代表白卿孑和离远道不愿意。”李寻安勾着笑意看他,冼云帆总在好奇他摇着一柄全是武器的扇子得多沉啊。

    “我的世子殿下哎…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好看呢。”冼云帆就着微醺的酒意趁李寻安没反应过来伸手去捧住他的脸,微眯着双目,呼出的酒气打在李寻安面上,转瞬便散开了。

    “哎…你要是女子该多好啊…。”

    “冼云帆!”

    才更了常服,拎着给李寻安带的墨青色外衣的将军恰好碰上,把衣服扔给唐离,拎起躺在一旁的长。枪指着冼云帆的手,“放下。”他厉声念道,李寻安笑的更是开心,合了扇面轻按下枪头。

    认识的人总说李寻安是一闲散伶人被卷进朝堂之争,为一要命的世子之位他经历自己手足对自己的迫害,但他自己好像并不太在意这个位置。

    索性搬出去,在临安成立江城居。

    他眼底尽是死寂,沉着暖阳和霜雪的寒意,但他一笑,便是云翻浪涌,他是身披星子,眼落朗月,一袖清风,自是朗月清风,又恰逢意气风发少年郎,纵马长歌,这大荒三千,又有什么能与他相提并论的。

    “来都来了,还请阁主将前些日子的欠债一并还了吧。”

    “你不厚道。”冼云帆扯了扯嘴角。

    “我最厚道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