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临安 第四章 云鹤

    君如高悬明月,是醉是归,何人说得。

    总算得空,才打算好好歇几天的白卿荼被宁纨兮要死要活的拉去逛夜市,听人说城东开了个古董店,白卿荼向来喜爱古瓷玉器,只得收了折扇长舒口气。

    “去便去了,你别拽我衣袖。”

    恰是灯节,街上红灯砖瓦好看得很。

    暖红色的灯光散在身披狐裘玄青长袍的公子身上,他还拎着那个泛了旧黄的小暖炉,身上沾着些许药香气味,他走路停慢,悠悠跟在斜跨长刀的将军身后。

    “小卿!你看!”倏被人唤住,原是一个卖面具的小摊,网络空格间挂着些个面具,有些还挺好看,宁纨兮取下一个比在自己面前,歪着脑袋看着白卿荼。

    “…你多大了。”

    “喜欢嘛。”宁纨兮撇撇嘴念叨,拿着面具跑去问摊主价钱。

    “唉…”白卿荼长叹口气,身旁将军幼稚的很,向来许久没给自家哥哥买什么礼物,便仰首想顺便挑个样式,恰好看见网后的金吾卫上将军,哦,身旁那位…

    将军身旁那位,见他一柄末端染了灰墨的拂尘轻搭在臂腕处,银黑色笔墨勾着点纹样落在高冠之上,一袭黑白色相间长衣,玄色稳稳落在白云间勾画着一只祥鹤,周身伴着些云浪。

    依稀记得有人说过,那上柱国家小公子自小与金吾卫上将军一同长大,一个话少不苟言笑一个欢泼为人友善不喜名利,那小公子跑去檀香坊当了个云游道士,总被人叫神棍。

    ……大概就是他了。

    自己是没见过的,听说和太子关系挺好,和白卿孑关系也不错。

    “小卿有看中的吗!”

    “啊…没,你买好了吗。”白卿荼回神来宁纨兮已经拿着糖葫芦站在自己身边了,许是声响扰了对面的大将军。

    “啊,符将军。”白卿荼只得意思意思打了个招呼,哪知那将军的心思全不在自己,眼里盯着的也就是宁纨兮手上的糖葫芦。

    白卿荼看着他伸手去拽了拽那道士的衣袖,“阿存你牙疼,不许吃糖葫芦。”看那公子转头来对这边二人抱有歉意一笑。

    “抱歉。”

    “…无事。”

    那道士把那小将军给拽走了,一脸莫名其妙的白家公子转头去看看身旁啃糖葫芦的,把面具绑在刀柄上的人。

    金吾卫怎么尽收些奇奇怪怪的人。

    两任上将军好像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总算拽着人逛去古董店,进门便遇上眼熟的人。

    “走了走了…”“小卿你不进去看看啊?”白卿荼现在甚至想直接打晕这个人。

    啥玩意儿看不出老子碰到不愿意见的人吗!!!!

    “啊呀,小卿,好巧呀。”

    就说宁纨兮的声音一定会被他俩听见的吧!!回去就把你扔出府去!!!

    “啊…太子殿下离王殿下…真是巧啊…”一下被人搂住脖颈的白卿荼几乎要被抱的窒息,勉勉强强推开极度兴奋的太子。离王在旁边轻笑着。

    笑什么笑…有病。

    “小卿你太过分了!回京也不来找我!!姓宁的你也不来找我!!!”李尚赌气鼓着腮帮子,抱着双臂念叨,果然还是小孩子…。

    “衣服阿兄给你了,玉佩也被离王殿下买走了,阿兄不是都跟你说了吗。”

    “咳,既然碰到了,我们决定明日去江城居给小尚的加珠庆宴,叫上家兄一起来吧。”一旁的李枫总算开了口。

    “好啊!”不等白卿荼开口宁纨兮倒是先为他答应下来,要了命了真是。

    “好…。阿兄来不来我不能确定。”

    “小卿一定要来!”

    李尚是真的希望和白卿荼几个人一聚啊,而白卿荼却只想待在家里睡觉躺着。

    “行。”

    回府一路上白卿荼都没理宁纨兮,宁纨兮自己委屈的很。

    “小卿——理理我啊,别不说话呀——我给你唱小曲儿你理理我——”夜里风寒,白卿荼一人驾着马走在前边儿,清寒的月色沉积在他眼底,宁纨兮不忍多看两眼。才听见他轻咳声,轻夹马肚快步跟上去,“小卿莫生气了,把自己气病了太傅又要生气了。”白卿荼扶着指腹轻拭过自己下唇,略低了声响。

    “你再随意决定我定将你扔出府去。”

    白卿荼没怎么吃早饭,草草咽了几口白粥又窝在床边变回个药罐罐。

    白卿孑说要先去翰林院处理了手边事务再去赴宴,让宁白二人先去。

    宁纨兮应了,送着白卿孑出府,又转回来跑去偏院跟着小仆一同为白卿荼煎茶熬药。

    他应是府上最担心白卿荼的人了。

    白卿荼也蹬鼻子上脸的对他各种使唤。

    这有什么法子,病号只仗着自己的担心便呼风唤雨,能怎么办。

    “小卿,把药喝了再去吧。”宁纨兮端着食案轻轻踢开门,白卿荼还窝在床上捧着暖炉咳咳咳的,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偏要喝酒。

    啧…宁纨兮微蹙了眉快步走上前去,把食案放在床沿边扶着人起身,“李尚那个死不要脸的家伙…哎不想去…”白卿荼轻声念叨。

    “乖,先喝了。”他将碗沿轻轻抵在他唇边,白卿荼也只好作罢,微微仰首由着人给他喂下去。苦的很,还发涩。

    “糖。”宁纨兮收了药碗放到一边,从怀里翻出一纸袋的糖给他。

    “好,吃糖。”

    到的时候已经快傍晚,发红的夕色笼罩着江城居,这虽是酒馆却是整个府邸般大小,还是魏王家府邸那么大,自然也不止一个楼。

    人说是李寻安不愿受拘束,自来活的疏狂,边拉着幼时玩伴一起开了个江城居,那个玩伴也就是唐离。虽然也没人知道川渝唐门二公子为什么跑去跟着李寻安…。

    寻安寻安,他也确实寻着安了。

    今日有人说书,唐离喊他阿臣。

    看模样大抵二十出头,少年感真是强,看着却又是广袖清风,与云月归的,此宴设在正厅,一个挂着云鹤字牌的大厅,事实上是一整层楼。

    才落座,四下有伶人前来奉茶,只见他轻揽广袖,一惊醒木,惊得堂下官员一片寂静。一说书少年郎,竟能阵住这些大臣,想来也不是什么寻常白衣。

    “各位看官,您请听分说。”

    “怎么不见大理寺的人?”白卿荼端着茶盏微微往李寻安那边靠,低声念着,“两位寺卿手中事务繁多,脱不开身。”

    李寻安着的正装,总算不是伶人服饰,长袖掩了大半的手掌,着的玄褐长衫,金线落在肩臂勾着好看的纹样,看着稳重许多。

    庆宴多是两人一桌,白卿荼找李寻安说了半天才把宁纨兮调开。

    宁纨兮和冼云帆坐在邻桌,冼云帆倒是一直笑眯眯的,撑着腮静声听那说书人,口若悬河长衫折扇。

    “二位殿下的储位之争…公子觉得,会是何人胜?”李寻安身后跪着的是前日刚见的周子昭,而身旁跪的是唐离。

    看来也不只是掌柜那么简单的事。

    “此事与我何干,殿下又何必出问呢。”他这才瞥见离说书人不远的一桌,一袭玄色,寥寥银饰点在衣衫上,头戴祥云青玉簪,身旁的位置是个空袭,看样子是人还没来…怎么李尚也不见了。

    “殿下,不知那位是何人?”

    “啊,那位是刑部侍郎,林其庸。”

    “那他那处空位可是玄苍殿郎中林鸫?”

    “正是。”

    总算说通为什么李尚不见了。

    倏想起李尚在冼云帆那里订的鹤氅,白袍如云月高悬,背后浅蓝色纹样似是藏匿在云间的白鹤。白卿荼悠悠放下茶盏,又抬眼去撇一眼那说书少年。

    “我来回答殿下的问题,胜者,该是云鹤。”

    总算来人,众人应声看去,是一着墨蓝色圆领袍的少年郎,身旁站着的是太子李尚。

    那少年虽说不上多么出奇的好看但也是长相清秀气质不凡,早听人说朝上官员站队分明,多数想攀上太子的高枝,也就寥寥几人不浊污秽不与人为伍,刑部玄苍殿郎中林鸫便是其中之一,虽只从五品不得上朝,却辈受太子喜爱,李尚总溜出宫去刑部天牢找他,只是这郎中总对他爱搭不理,奇怪得很。

    算算年岁,林鸫该是比李尚大个两三岁的,再看斜阳余晖相和的二人,李尚似是比他高了半个脑袋的。

    牛皮靴在地板上轻点两声,李尚一下闭了嘴,跟在林鸫身后往座位去。

    林家兄弟的邻桌便是李尚,两位殿下是一人一桌。白卿孑和离远道两位先生一桌。

    那说书人还在说,故事未尽,冼云帆和白卿荼看着李尚躲在桌案后边把半块玉佩塞到林鸫的怀里,林其庸也只是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林鸫看了看他,接过玉佩换下自己腰间的香囊。

    白卿荼转头去看了看那个靠在自家阿兄肩臂上的少年郎,眉眼缠着的满是慵懒和酒气。

    曾听人说这人逼供手段毒辣的很,一日相见不想却只是个少年模样跟在兄长身后。

    白卿荼伸手去拽了拽唐离的衣袖问“林鸫和李尚什么关系啊…”

    只知道人说李尚喜欢林鸫,但白卿荼认识李尚这么些年从不曾听过他心意,偶尔提起来也只说刑部玄苍殿的郎中是他挚友。

    “啊…阿鸫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