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临安 第六章 海棠

    夜里罢。

    白卿荼才服了药靠在床沿,看宁纨兮倚在窗边为自己奏笛,侧身跨坐在窗台上,月色扯拽着玄色竹影沉在他眼底,又闻寒风过水,被寒光牵扯斩断的影子断在眼睫。

    那笛子实在普通,是支竹笛,大抵是前些年吧,宁纨兮生辰的时候,说是来不及备礼,只得自己跑去后院“捡”枝废竹,翻出柄小刀给他现做一柄。

    他虽是嘴上嫌弃吧,之后也不见他将这笛子离身。

    “少爷,有客。”白伯轻轻叩开木门,吱呀一声给大将军吓了一跳,差点没从窗台上跌下来,老人略微有些发闷沙哑的声响惊了屋外竹林一片萧瑟,还真是萧瑟,冷的很,什么破天气。

    “可是少傅大人?”

    “正是。”白伯微微倾着身子。

    “哎…那劳烦白伯了,迎他来我屋吧。”白衣青年稍垂眉眼,握于指掌的茶盏轻叩在木案上,一声不算多闷的响动,也不算清脆。

    “少爷不去正厅吗?”

    “不去,冷。”白卿荼扯扯嘴角,还靠在窗边的大将军跟着他的动作微蹙了眉,收了竹笛入怀,翻身下地,从一边的架子上取下自己下午随手扔在上边的外衣,倾身替人披在肩背上。

    “冷吗。”白伯轻声关了门去迎客,白卿荼也装模作样地干咳两声,又嬉笑着抬眼去看身后的大将军,看着他脑袋上一晃一晃的红毛眨眨眼睛。

    “懒得走路,你背我去?”宁纨兮看着几乎靠在自己怀里的青年一顿,胡乱把衣服给他披好。

    “有病。”宁纨兮是随口一句,只是松墨落星子,惊得水波顿静,他又抬眼笑道。

    “对,我就是有病。”

    等有人来敲了门宁纨兮已经吃了人家两盒糕点了,“哦呀,宁将军。”来人应是意料之外,步子一顿才勾着笑意俯首作揖。

    “啊,离大人。”宁纨兮叼着块酥点抬头,“吃吗?”

    “呵,你倒是不客气。”白卿荼白了宁纨兮一眼,捧着小暖炉低声念叨着。

    其实离远道也没多客气,探着脚踢踢宁纨兮的腿,示意他给自己让个座。

    这个姓宁的怎么这么大一只。

    “呃…我和白公子有话要说呢。”离远道看看窝在案边的白卿荼又看看抱着糕点盒子发闷的,像大型犬一样的大将军。

    “哦,那你们说着,不管我,我吃就成了。”大狗狗耷拉着脑袋眨巴眨巴眼睛,口齿不清地应一句,白卿荼和离远道就一起靠在矮案上撑着脑袋看着他。

    “你们说啊!别客气啊!”宁纨兮是真的傻,总听不懂别人的意思。

    “…宁纨兮你是不是虎啊!出去待着啊!”白卿荼算是忍到了头,揽着衣袖抄起乖乖躺在案上的砚台往人脑袋上砸去。

    “唔小卿你好凶啊。”宁纨兮就搂着盒子老老实实挨了那一下,还挺委屈。

    “…出去,听话。”白卿荼似是根本不在意的,看着年长自己几岁的大将军抱着盒子挪出屋去,还气呼呼地。

    “你家这位…是小孩子吗。”一身烟青还戴着帽子的人撑着脑袋倚在书案上。

    “他本来就是…”被糕点蒙了心智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就我家的了!”一下引着血色上了两颊,抬眼看人笑吟吟地,血气更是毫不客气的侵占了青年的大脑。

    “啊呀,小卿太可爱了。”

    这家伙是故意的!

    绝对是!!!!

    “说起来…大人至此不会只是为了调侃在下吧。”白卿荼干咳一声正了正衣襟。

    “哈,我就是来调侃小卿的。”那人还是笑吟吟的,看着就是欠揍。

    “白伯——送客——!”

    “哎别别别,别啊,”离远道抄起不知什么时候被宁纨兮掉在地上的,冷的彻底的糕点飞速堵住青年的嘴,还沾了灰尘。

    杀了他。

    “你有病吧离远道!!!!!”白卿荼也是一下就懵掉,半晌才想起来赶紧吐干净了抄起茶盏为自己漱口。这家伙大抵是这群人里最怕脏的了。

    “殿下有礼相赠呢。”离远道微眯双目陪着笑意,从衣袖里翻出块被锦布包好的玉佩,上面刻着头白虎。

    ……哈。

    男人将玉佩轻声叩在案上,两指按住往白卿荼手边送,青年也就垂眼一顿,草草一瞥,遂跪坐起身,倾腰揽袖,勾着好看的笑意为人添茶。

    “应是大人意思吧。”他悠悠一笑,扬着光亮落于池水,缓缓抬眼,从头到尾也没碰那玉饰半分。

    “哈哈,有什么关系呢。”一言入耳,久久缠在耳边不散,心下是如何也听不惯这句话的,只是没现到面上来。“…大人不妨放开了说。”

    其实白卿荼并不讨厌李枫,也不讨厌李尚。

    “哈…现下有虎鹤之争斗,”离远道还是笑吟吟地,白卿荼总说自家阿兄和少傅离远道亦敌亦友,虽然他和离远道从头到尾也没多少交际,但也清楚他不是什么善人。

    至于白卿孑。

    “我想,若白虎占了上风,他到底是成了别人的皮戏还是称自己为王呢。”

    白卿荼清楚的很,如果李枫称帝,只要他不杀离远道,那他也只会沦为离远道的玩物,权倾朝野的一颗棋子而已。

    离远道哪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物。

    “嗯…公子考虑的周全,”离远道似乎从始至终说话都是风轻云淡,仿佛事不关己一般,慢悠悠的语调稳稳落在棋盘上,朝堂之上谁不知道两位先生才是真正在争位的人。

    “可小卿当真认为,太傅大人不会如此吗。”

    白卿荼没再出什么声响,他只知道自家哥哥在自己面前的模样,而为官之道又岂是他一介白衣能看得清的。

    而白卿孑自然也不是不知道自家弟弟报国的心,只自幼便不许他入官场,倒是自己爬上了太子太傅一职,若说自己在朝中没有羽翼没有人脉没用过手段,怕是白卿荼都不会信吧。

    “公子意下何如呢。”他握着茶盏抵唇,堂堂一个少傅怎么打扮的跟个神棍一样,太好笑了。白卿荼抬眼看了看他,又垂眼去看看安安静静躺在案上的玉佩,躺尸一样。

    “那少傅可予我?二虎相争,相王,争腊,我能得到什么。”好看的眉眼低吟半晌,烛光星尘尽数成他眼底诗章万里,尽落松墨。

    “哈。”年轻的少傅长叹口气,环着腿正坐于案边,两手捧着半凉的茶盏靠在膝上,微眯着双目轻声笑道。

    “以孤鹤行径,若胜,不知身后明镜还可存否?”-

    事实上离远道也没有待多久,随便找了个借口便起身要走,走前还不忘偷拿宁纨兮几块糕点。

    “这玉佩还请大人拿回去吧。”白卿荼拎着小暖炉跟着他的动作起身,拾起案上的玉佩死活给人塞手里,宁纨兮抱着空了不知道多久的盒子靠在门边。

    离远道也算是朝堂上少数和他关系还算可以的人,像宁纨兮这种不擅交际的人,除去那些想巴结金吾卫的人,有人理他就不错了。

    “白某无心入池沾水,只当个看客罢。”一言出口却惹得客人发了笑声。

    “无心吗,哎,还行。”离远道也只把他的话当做玩笑,笑过便罢。“收着吧,殿下送的。”他笑着将玉佩轻轻放回白卿荼手上,他是笑的温柔好看,越看越像只狐狸。

    “你们这儿好冷。”他抻了抻衣袖,假吧意思地抖抖,两手揣回衣袖里,“我走啦。”语气一下子轻快很多,悠着步子转身去。

    “对了,那糕点是挺好吃。”-

    夜里风冷的很,白天雪花都落在石板缝隙里接连成了冰,长风踏着月色,带着寒刃啃食行人的血肉,至心脏,白骨,躯壳。

    “嗨呀,”别在腰间的长剑顺着月色出鞘,寒光三眼便斩断了月下黑影,听身后仆人倒在石板路上的声响,遂应声转身去看,只不想身后何时多了半分活人气味。

    “哟,少傅大人,别来无恙呀。”冬夜被冻得刺骨的寒意从利刃开始侵蚀骨血,那匕首刃上悠悠刻着一“生”字,离远道甚至不用去看便能猜到身后的是什么人。

    曾听任长鹤说过,太子设在临安城的决明山庄里养着一位小掌柜,也是太子养在身边的死士,也是为数不多的亲信之一。

    “顾掌柜,今日却得空来一聚呀。”抵在脖颈上的寒刃似更进半分,死死靠在命脉上,是活人才有的声响。

    “哈,少傅大人清楚的很嘛。”身后的少年轻笑着松了手往后蹦跶了几步。

    “哎呀,要不是殿下要留你一命,大人怕是今日也得倒这里罢。”少年蒙着面,黑色的衣物落在月光下,右肩上还趴着只小刺猬,微长的小鼻子嗅啊嗅。

    “不过大人还真是好计谋呢,”黑衣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握着匕首背在身后,小牛皮靴轻声点点青石地板。

    “招揽了便得王佐之才,招揽不了便可对太傅大人下狠手,也无可忌。”

    “不过那个白卿茶还真的挺可爱呀。”

    “…他叫白卿荼,文盲。”-

    白卿荼咳得似乎好了些,宁纨兮还叼着糕点跑去关了窗和门,给人点上炭火,再找来块毯子给人裹成个圆球球,暖呼呼的。

    “你没答应他?”

    “没有。”白卿荼捧着小暖炉左右晃晃,找个舒服些的姿势靠在案边。

    “他是老狐狸,我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哎。”白卿荼懒懒打了个哈欠,眨巴眨巴眼睛念叨。

    “嗯?”

    “如果李尚真的称了帝,不说李枫吧,就离远道是肯定活不了的。如果李枫称帝,那老狐狸也绝不会放过阿兄的。”

    “…还疼吗。”白卿荼看看他,暖红色的炭火肆意跳动着,时不时发出噼啪几声,扰得人心烦,却也得了片安宁。

    “不疼,小卿怎么打都不疼。”宁纨兮跪坐在他身边,笛子还收在怀里,被温情浸透了的竹笛即使在冬夜也不见得多冷。

    “…傻兮兮的。”白卿荼缩在毯下看看他脑袋上的小鼓包,探着指尖轻轻去戳两下,“小卿该睡觉啦。”

    白卿荼夜里有时候咳得厉害,又不喜他人侍候,也就宁纨兮成日陪着他睡,等他只剩里衣躺床上,拽过被子给人裹得严严实实,再把重新添了炭火的小暖炉放到他脚边。

    谁让这位病号是自己招惹来的呢。

    等他咕呦咕呦翻个身,宁纨兮就乖乖把自己的地铺给铺好,宽刀放在一边,靠在床沿上再为他奏吟一曲,勉强算是哄他入睡了。

    白卿荼嘛,是广袖轻舒踏云月来,只是几句言语便惊落一院海棠香。

    “好梦,小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