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神牛

  沈三是沈家老三,住在南阳城西的牛家庄,是庄子里为数不多的外来户。沈三头上有一个大哥,一个二姐。沈家是什么时候搬来牛家庄的,沈三也不清楚,因为那时候他二姐还在娘肚子里头呢。

  沈父在庄里的私塾教书,沈老大平日里不是念书就是干农活儿,沈二娘成日里也只是绣一绣花做做女红。惟有沈三因为年纪小,不用做活儿,成日里偷鸡摸狗,念书也不见得多用功。

  在沈老大娶了邻村马氏的第三年,也就是沈三十二岁的时候,沈父沈母双双离世。二娘前一年刚嫁了人,于是,沈三便跟着大哥大嫂一起过活。

  沈老大自娶了亲后,便多了个习性,怕老婆,再加上日子过的不怎么殷实,即便马氏对沈三动辄打骂,嫌弃他是个拖累,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马氏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沈三自然委屈极了,但他自幼聪明伶俐,又会察言观色,也只得忍气吞声,马氏却是变着法儿地刁难沈三。

  “大嫂,一头牛怎么可能变成两头牛啊……”沈三强抑住心头窜起的火,咬了咬牙。马氏嗤了一声:“你要是没本事就别在这儿待着,还浪费粮食,你要是赶不回两头牛来,今晚就别回来了。”

  大哥有事出门了,今天不会回来,沈三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得带了些干粮赶着大哥家唯一的一头牛出了门。

  春日花开遍野,漫山都是青草碎花,沈三让牛吃草去,自己则抱着膝在一棵树前坐下。再怎么样要强,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他就是坐在那里看着牛悠闲地吃草,怔然间就落了泪。沈三抹了把眼泪,暗骂了一声,什么时候自己动不动就掉眼泪了,真是没出息。心里头正想着,面前突然就凭空冒出了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沈三一惊,眼泪都被吓止住了。

  “小孩儿,你哭什么啊?”那老头笑眯眯地问道。沈三吓傻了,愣愣地回道:“我……我……想,想我爹娘了……”接着朝后缩了缩,将膝抱的更紧。老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带着同情,但又不全是。他眼中精光一闪,捻了捻胡须:“人死不能复生,先解决好眼前事吧。我且告诉你,伏牛山脚下如今卧着一头受伤的牛,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沈三一听,大喜过望,都忘了害怕,他急急问道:“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可是,别人的牛我不能牵走啊。”老头看了他一眼,颇有几分赞许的意味:“倒是个好孩子,放心,那牛无主,尽可牵去。”接着,老头又倏的化做道白光消失了。沈三见状,愣了半晌,随后朝着空中大喊:“多谢大仙,多谢大仙!”

  沈三骑着牛,小半日便到了伏牛山脚下,他四下寻找,终于在一处隐秘的草丛中找到了老神仙口中的那头牛。那牛蔫蔫地伏在地上,见他来了,一双漆黑的眼珠子扫了他一眼,便又蔫哒哒地移开了视线。沈三看了看,发觉这牛似乎是断了腿,站不起来。沈三有些失落:“腿断了,我可怎么带你回去啊。”那牛闻言却突然又转过头来:“怎么,你想带我回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沈三尖叫起来:“啊啊啊!牛会说话!!!”那牛嫌弃地盯着他:“鄙薄的凡夫俗子,牛怎么就不能说话了?”沈三反应过来,老神仙口中的牛怎么会是普通的牛呢?于是他满脸崇敬:“果然是神牛。”

  神牛……真是……牛盯着他,忽然就来了兴致:“我如今法力低微,还受了内伤。你就算救了我,我也报答不了你什么。”虽如此说着,他却是心内暗嗤着,虽如今受了伤,但也不是没法子恢复,这里风灵毓秀,灵气充沛,在这里待上几个月伤也便能好个大半。他本以为沈三会嫌麻烦离开,却不想沈三竟然认认真真地思索了一番:“我也不用你报答我什么,你跟我回家一趟,糊弄我大嫂一下就完事了,你又受了伤,孤身一牛在这儿,怪可怜的……对了,你饿不饿啊,我给你弄点儿草来?”
牛有些诧异,随后又懒懒的眯着眼:“神牛岂是普通牛可比拟的?就像小仙女都是喝露水的一样。你若是真有诚心,便去取百花露水来,待我服用七七四十九天,就会好了。”

  “百花露水?”沈三疑惑。牛歪了歪头:“唔,是的,取每日夜里到清晨花瓣上的露水,一朵花只能取一滴露,一天集齐一小筒,喏,就像你腰间的那个小筒的一半大就好了。”沈三想了想:“那倒也没什么,只是我这么多天,吃什么啊……”那牛听了,才反应过来:“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们凡人要吃饭,呐,这有一颗丹,吃了一两个月内都用不着吃饭了。”沈三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缓缓现出来的华光流转的丹药,伸出手来,接住了。牛眯着眼,笑眯眯地上下扫视了他一遍。

  此时的沈三尚不知,这次相遇,改变了他的一生。



荣歌 有话要说:希望小可爱们多多留言评论呐!有不好的地方还请指教(>^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