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章  入府

  沈三背着小包袱,沿着去南阳城的路走。所幸牛家庄离南阳城不远,在天黑下来的时候进了城内。但是在哪里过夜却成了问题。

  他打开包袱,里面只有一身麻衣、一柄他爹留给他的折扇和一些铜板。他掏出里头的铜板,统共也才三十枚,想必是他大哥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瞒着马氏塞的。沈三觉着好似灌了口陈醋一般,鼻头一酸,委屈巴巴地快要掉眼泪。他找了家破旧的客栈,想先住下,第二天再去找工做。

  沈三进了店,走至柜台前。柜台后的瘦高男子斜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后摩挲着下巴道:“小家伙,来这儿干什么?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沈三从未住过客栈,未免有些忐忑不安,故而声音也是懦懦的。

  “一个人?”男子挑了挑眉。

  沈三惴惴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回道:“是的……最便宜的房间多少文?”

  “唔,起码四十文钱。”

  他小心翼翼地掏出三十枚铜板,在柜台上排开来:“差了十文……我可以给您帮工垫上……”瘦高男子似笑非笑:“垫上?也好。小周,带他去。”他唤来店小二,将一个木牌递给他,示意带沈三离开。

  一推开门,一股霉味夹杂着湿气扑面而来。房间应是常年不见光,在仲春的夜里依然寒气森森,沈三也不挑,将包袱里的衣服放在枕边,把折扇揣在了怀里沉沉睡去。

  沈三睡的很沉,在梦中,他爹站在篱前笑着揉着他的脑袋问:“三儿最近过得好吗?”娘亲坐在院里的枣树下正给他缝补衣裳。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他醒来时,恍如隔世。

  慢着……这里……是怎么回事?!

  沈三猛地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光线黯淡的狭隘小屋里,周边有四五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个女孩子正窝在旮旯里暗自垂泪。他忙摸了摸怀中,呼,还好,扇子还在。

  “这……是什么地方?”他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问他旁边的一个男孩。那孩子生的倒极为眉清目秀,杏仁眼眸水亮亮的,宛如深林中的幼鹿,讲起话来却是磕磕绊绊地:“我……我也……不知……知……知道。”沈三虽怯懦,却也不笨,当下意识到是被人拐走了。

  自己身无分文,无处可去……被人拐走……

  似乎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件好事?至少不至于流落街头吧?他心中揣度道。

  “咕——”的一声,沈三的肚子极为清晰地叫了一起来。从昨儿个到现在为止,他粒米未进。那男孩听了,摸了摸自己衣兜,犹豫半晌,掏出了小半个馒头。

  沈三顺着眼皮子底下的馒头看向男孩,喉间哽了哽:“你……你不吃吗?”男孩摇摇头:“之……之前有……人……送……送过食水了……我……我留了一……一点。”沈三接过,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吃完他抹了把嘴,问男孩:“你多大?哪里人?叫什么名字?”男孩回道:“我……十……十岁,氓县人,叫……叫……程大蛋。”

  嘎吱一声,小屋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沈三迅速凑到程大蛋的耳边道:“我叫沈三。”

  “交头接耳什么呢?还有那个!别在这儿给老子哭唧唧的!烦不烦啊!”一绿豆眼矮男人进来骂道,身后跟着四个壮汉。矮男人将程大蛋单独拎了出去,随后四个壮汉将沈三及余下几个孩子捆起来,扔到了一辆马车上。

  马车吱吱呀呀走了许久,在沈三脑子昏昏沉沉的时候停了下来。孩子们被壮汉从马车上拽下来,下车的一瞬间,沈三看见了之前被单独带走的程大蛋被领进了马车跟前的大门。

  余下的孩子们一溜排好后,也都被大汉们像撵小鸡一样撵了进去。

  极为气派的石狮子,怒目圆睁宛如活物。朱门映柳,金漆乌匾。沈三尚且识得不少字,那匾上刻的是两个笔走龙蛇的大字——叶府。



荣歌 有话要说:求收藏评论吖(  ),能看见小可爱们的评论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呐!批评也可以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