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皇宫生活

  
在皇宫度过的第一晚,安御文住进了刘裔的寝室。
  安御文和刘裔的衣食住行被安排在了一起,刘裔已更衣上了床榻,锦绣被盖在身上格外舒服,他盯着站在榻边的安御文一直揪着衣角没有动作,疑惑的挠挠头:“你是不是不是不适应啊,不用害怕的,我父皇人很好,他不会欺负你的,我和皇弟们也不会的!”说罢下床拉着安御文更衣,小孩子喜悲过的快,慢慢的眼皮开始发沉,呼吸变得匀称而平缓就入了梦,宫女见殿下和小将军睡熟了便熄灯离去。

  次日清晨,几声鸟啼扰醒了安御文,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榻上起身,有些发懵的样子着实可爱,身边的刘裔还在睡,露着半截身子在被子外面,正在思考要不要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却被进了门的宫女吓的一抖,“小将军怎么起这么早,许是有不适应?”宫女有些意外,这皇宫里的殿下公主没有一个不是被强行叫醒的,这位小将军却是头一位早早起了床还不闹脾气的主,宫女也是格外喜欢伺候这位听话的小将军。

  用过早膳便去私塾学习,直到午膳后才有那么一会休息的时间,下午再学上两个时辰便散了堂,接下来的时间就相对宽松了,待两人到了十几岁时,皇上又召了位将军教两人习武,安御文对这方面似乎天赋异禀,马步扎的也比刘裔长,腰杆也挺的直,将军的每一句话他都认真听着,皇上常带着刘裔的母妃许贵妃来看两个孩子的细心听教,这一日也不例外。

  “文儿这么看上去还真有点安钰安将军的味道。”皇上眯着眼看着烈日下的少年欣慰说道,此时正是三伏天,一年中最闷热的日子,安御文标准的扎着马步丝毫不敢懈怠,汗水从脸侧滑落滴在地上他也依然毫无反应,只有汗液渗进眼睛刺的太疼了才微皱下眉,身边的刘裔也是如此,但双腿有些发抖,衣服的下摆也跟着摇晃,许贵妃见状喊道:“来歇歇吧,别累坏了。”刘裔听见母妃的声音脸上露了喜色,站起身跑向凉亭一把抱住了许贵妃,“母妃,儿臣厉不厉害!”许贵妃抽出一条手帕擦拭他的脸:“裔儿乃天龙之子,哪有不出色一说。”安御文听到了嬉笑声便站直了身子,鞠着身子学做大人的样子,“拜见皇上,贵妃。”皇上招手唤他过来:“过来歇歇。”安御文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的走过去,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文儿肯吃苦耐劳。实有乃父之风,将来一定要和你父亲一样,做一个驰骋沙场的大将军。”安御文听到这番话心里高兴得很,每次习武时他都想尽力学成,能早日为父亲分忧才是最好的,虽说心里高兴的面上也不能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微微扬起嘴角回答道:“皇上谬赞了,我和父亲还差得很远。”皇上欣慰的拍拍他的头,但觉着哪里不对,“文儿啊,你若执意称朕皇上未免太生疏了,我和你父亲向来交好,不如你唤我一声皇叔可好?”安御文心里起了犹豫,许贵妃更是软下了声劝道:“皇上,一个将军之子。叫你皇叔许有不妥,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何来的皇叔一说。”刘裔没那么多想法,只是搂住了安御文的肩:“要不你就应下吧,对你又没什么害处。”他笑的很阳光,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安御文也觉得七上八下的心得到了一些慰藉,点头应了这件事,皇上笑道:“叫一声让朕听听。”安御文闭眼偷偷的做了个深呼吸,努力不让声音因为紧张而发颤,“皇…叔”刘裔将手绕到他身后,似是安慰一般拍了拍他的背,许贵妃将在一幕看在了眼里,向皇上施了一礼后说道:“臣妾有几句话要和御儿说,便先告退了。”皇上允后便匆匆去批奏折了,安御文回了两人的寝殿,换下了身上已被汗水浸湿的衣物,心里默默掐算着日子,月底就快到了。

  此时的泽祥宫内,刘裔正跪在地上。
   许贵妃火冒三丈的盯着眼前跪着的刘裔,“你怎么就不懂得争宠呢,眼瞧着那将军之子得了你父皇的宠爱,今日允了他叫皇叔,改日还不允了他既为太子,他可是要爬到你头上了!”许贵妃喊道,此刻的她不是一个贵妃,而是一位严厉的母亲,她入宫多年,知道这皇宫内的水深火热,若是没实力没能力在这虎口一样的地方,可是活不了多久。“小…小文不会的,他才不会骑到我头上,更何况今日这皇叔一事是父皇提的,我也不想成为皇……。”“啪!”的一声,刘裔的脑子似乎空白了几秒,脸上火辣辣的疼才让他反应过来,自己被母妃打了一耳光,许贵妃站起身子颤抖的指着他,“你…滚出去!”说罢欲伸腿踹上一脚,刘裔向后小殿下躲开,毕竟习武这段时间反应能力已经有了基础,宫女也拦住了许贵妃:“娘娘,您这一脚下去,小殿下不躺个三五天养不好啊。”刘裔见得了机会,一路小跑回了寝殿,一把推开了门便钻进了被窝里,此时睡熟的安御文被那进入的人扰醒,仔细揉了揉眼看向身边才发现是刘裔,:“你怎么这么狼狈的回来了?”声音里带着睡意的鼻音,头发有些许的凌乱,眼睛因困意仍在而睁得半开,像一只晒暖阳的猫,慵懒而舒适。“说了些过激的话惹怒了母妃, 趁着脾气给了我一耳光。”刘裔眼神里尽是委屈,他想不通自己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母后便如此动怒,安御文这才注意到他的嘴角渗了血,一侧的脸也是又肿又红,他思考了一番下了床榻,走到玄关处,对外面守夜的宫女说道:“能弄一些消肿止痛的草药吗,我白日练武时磕伤了。”“是”说罢便挑着灯笼离开了,他走回床榻,仔细端详着刘裔的脸。“许贵妃这一下是真下了狠手,你是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她了?”
 “我不想做皇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