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王女引决 第一章 纨绔太子初入人世1

  朝殿坐落在二十二天。神官修行于二十二天已为极品,而二十二天以下尚无资格参与上朝。

  天帝听由鬼界差使前来禀告各项事宜,坐在高高鎏金椅上,眉头皱得越来越深。

  此番事情,听起来像凡间的话本子上讲的“人鬼情未了”,一个怨灵等了八百载,化成了修为堪比冥王的厉鬼,非说那阳寿未尽的女子是他等了八百年的妻,纠缠不休。那女子倒也奇怪,身上亦附着八百年的执念,只是尚被封印,才与寻常鬼魂一样罢了。

  冥王恐这二人一旦脱出冥界,首当其冲祸害的便是人界。为防事情更加严重,便亲自镇守冥殿,着鬼差前来通报。

  说来这厉鬼出入冥殿如入无人之境,只是那女子被锁着,才没有离开冥界。鬼差还要再报,便听殿外轰隆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

  一名少年轻袍缓绶,自门外步入,生一副极好的皮相,明眸皓齿,剑眉星目,一开口却毁了这副仙气飘飘的模样。

  “呔!说了半天还没说男男女女都是个什么名字,你费不费劲!”

  鬼差被吓到,畏缩在一旁不敢说话,天帝沉了脸,“重华,不得胡闹!”

  来人目空一切的样子,一路走上了宝殿,“嘿嘿,父王,你别总摆出这样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嘛。”

  众臣这才从他踹开门进来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跪下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重华兴冲冲挥手,“行了行了,没听见我说话吗?见我不准跪拜。”

  众臣起身,就听重华接着道:“怎么回事儿,说来听听。”

  朝殿上头是天帝的鎏金座,重华在旁边侧着的鎏金座上坐了,待见那鬼差要开口,立时打断:“停,停,你先交代男的叫什么名字,女的叫什么名字,再接着说。”

  鬼差躬身俯首行礼,“回禀殿下,这厉鬼,乃是下界四明开国大王欧阳瑾,女人是四明现在的小公主欧阳逸晴。”

  “祖孙?”重华怔了一下,“身为祖孙为何执意纠缠?”

  “欧阳逸晴上世生魂和欧阳瑾是同时之人,不知为何转世以后生在了欧阳家。这倒也不奇怪,只是现在欧阳瑾以厉鬼之身纠缠不休,便要欧阳逸晴以鬼身作陪,欧阳瑾修为精进,虽才八百岁,我主冥王亦无法胜过他,大闹冥界,恐怕不久以后,这冥界与人界的大门便会洞开,届时锁着的怨戾会行往人界,人界恐会生乱。”

  “哦,这样,那那个女子既已入了冥界,不能同欧阳瑾商量令他乖乖在冥界和那女子呆着吗?”

  “殿下有所不知,那女子亦有八百年修为,且是阳寿未尽而入冥府,此番冥界本来就是理亏,且她执念非常,一心要回凡界去……”

  “哦,懂了。你是说,欧阳瑾是个相当厉害的怪物,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把欧阳逸晴放回去,并且把欧阳瑾制住对吧。”

  天帝的视线转向侧座,“怎么,重华愿意去吗?”

  重华头摇得极猛,“不不我才不去!”

  “……”

  殿上一阵寂静。过了半晌,天帝道:“众卿,有谁愿意前去?”

  众臣默契地俯首。天帝是天界王,冥王是鬼界王,修为不相上下,这东西既然能斗得过冥王,那修为必然可以碾压他们这些堪堪修到二十二天的神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会愿意。

  重华没料自己一番言辞竟然令朝会冷场,稍有尴尬,揉揉鼻子,道:“好吧,我去,我去。”

  天帝笑了,“你就是打算趁机出去游历。行啊,朕管不住你,你去吧。”

  重华倒是吃了个闷亏,相当无言,但见天帝笑他,立刻就道:“父王!”

  撒娇撒得也忒不分场合。天帝有些尴尬,咳了一声,“重华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黏在为父身边……”

  重华哼了一声,“早知道就不凑这个热闹了,一来就丢给我这么一件事,还这么棘手,真是倒霉。”

  如此,太子下凡除恶的事情就定了下来。

  重华大致梳理了一下,他首先要把欧阳逸晴放回去,再同欧阳瑾大战三百回合,把他给搞死了就大功告成了。

  众臣一一退下朝殿,重华也跟着出去,“哎!哎!地图君!等等我!”

  被称为“地图君”的是一位掌管文集的仙者,称为善见仙官,被重华叫住,慢吞吞回过头来,“太子殿下……”

  “我知道了,善见,你知道怎么去冥界吗?”

  重华乃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奇宝宝,虽贵为太子,却不拿架子,能和所有的神官仙君打成一片,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不知道还有拿架子这么一种态度。

  善见翻了个白眼,“殿下,你身为太子,将来可是要继位为天帝,怎么能连冥界在哪里都不知道啊。”

  重华回了他一个白眼,“你没见我老爹管我管得那么严?三十三天什么都有,我都没有去过其他五界。”

  善见也不想跟他接着扯了,“殿下,你要去冥界,首先要去往凡界,也就是人界,然后找到酆都城,酆都城连接人界和鬼界,到了酆都,等到子时,鬼界会原模原样地倒影到人界,进了城门就是鬼界了。”

  “这么麻烦?能不能直接进鬼界?”

  “不能。殿下,你总该知道,冥王和陛下乃是日月同辉,冥王一统妖魔鬼三界,而我们天庭只有神、仙,所以要前往鬼界必先经过人界,由是人界同时处于我们两边的掌控,维持着平衡,使六界不致大乱。”

  重华想事情向来简洁,“哦,就是说,如果冥王和父王闹翻了,顾忌着中间有个弱小的人界,不会太过份对吗。”

  善见点头,“殿下聪慧,正是如此。”

  重华心道真是太麻烦,“能不能把鬼界化在三十三天?”

  重华和天帝同时晋上三十三天之境,放眼神界仙界无人匹敌,他说这话是真的在考虑可行性。善见再一次被重华的奇思妙想打倒,无奈道:“殿下,你纵然有通天的能耐,也不可能把鬼界放在天界,冥王怎么可能同意,你也太小瞧冥王的能耐了。”

  “嗯?”重华全然不觉这有什么荒唐的,“他不是来天界求助的吗?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应该同意的吗?”

  “殿下……”善见真不知道该拿这个天真的太子爷怎么办好了。

  “哦哦,知道了。”重华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这么需要我,我就走一趟好了。”

  善见腹诽道你难道不是很期望出去浪荡,竟然还摆出一副相当无奈相当不情愿的样子。

  重华道:“那你给我指个路呗。”

  二十二天朝殿中有一方瑶池,称为九空瑶池,可以从此处看到人界化相。重华跟着善见绕了一圈,见善见所指方向,“是这里吗?”

  善见点头,“这对殿下并非难事。”

  重华心道容易极了,又捉住善见的衣袖,“地图君,你有没有什么嘱咐我的?比如给你带点特产回来这种?”

  善见再度翻了个白眼,“你不要惹事我就满意了,不要在凡界施展你的神通,不要在凡界施展你的神通,不要在凡界施展你的神通。”

  重华奇道:“你为什么要说三遍?”

  “因为怕殿下当耳旁风。……诚然,殿下便是听到了,也会左耳进右耳出,只是微臣不得不给我修文殿求个人情,求太子殿下高抬贵手,不要让微臣一下子多出好多事情来做。”

  重华伤心道:“没想到我在你们眼里这么脓包。我以为我留给你们的印象会好些呢。行了,我知道了,我走了。”

  言罢,捂着心口一瘸一拐地走了,似真的不胜打击。

  善见在他身后摇摇头,看着那个装模作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觉得自己还是事先准备好被太子殿下整出的一堆祸事砸得眼冒金星、忙到脚不沾地比较妥当。毕竟期望他这个每天都要闹一闹天庭的人乖乖守诺,不祸乱人界太不现实。

  善见揉了揉眉心,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

  却说重华自天界跳到人界,瞬息的工夫便到了酆都。他掐指一算,哎呀不好,来早了,艳阳高照呢!

  真是失策。重华没想到一来就是这种状况,照他的想法来看,便是鬼界之门应该乖乖洞开等着他,时辰也是掐着点的午夜子时,哪里晓得天不遂人愿,他心里骂着天时竟然敢拂他面子,在街上乱逛,所见皆是丧葬仪制,觉得十分奇特。

  这么一想,他忽然发现自己没带钱。

  无妨,既然天生的神格,造物不在话下。

  街上有奔丧的队伍经过,他拉住了其中一个哭得不是那么丧心病狂面部扭曲的人道:“兄台,能不能给我看一下这里的钱长什么样?”

  总要照着样子才能变。重华认为自己措辞还算正常,岂料那人本来就悲伤的面孔霎时更为苍白,下一刻几乎是号啕大哭:“你莫名其妙打断我叔叔的送葬也就罢了,你,你,你竟还口出如此戏言作弄我!你……你!你!”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