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王女引决 第一章 纨绔太子初入人世2

  重华才是真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自认为相当正常的一句话怎么会得到这种反应,目瞪口呆。

  送葬的队伍停下了。重华头上落了两张冥币,不知该怎么办,就听队伍里有人怒道:“这小子成心的!”

  成心什么?重华仍处在呆滞中,就见一队人都放下了手中抬着的棺材,拿着的招魂旗幡,一个个披麻戴孝红着眼睛冲了上来。

  那架势再怎么解释也不是热心上前帮忙的,重华见势不妙,忙摆出个防御的架势:“停!停!住手!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的钱长什么样!不用这么激动吧!”

  “你还敢说!”

  重华见势不妙一个闪身到了他们后面,一群人发现自己要扑上去群殴却被耍了,更为愤怒,“你小子给我站在那别动!”

  重华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想过来揍他,一声“你当我傻”脱口而出,然后立马遁了。

  首场失利,对重华这种没和人打过交道且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来说十分要命。重华找了个角落闷闷地坐了一会儿,给自己打气,想着不要打搅送葬的队伍就好,就敲开了一个大门。

  颇有礼节地问人家:“那个,能给我看一看你的钱长什么样吗?”

  “砰”的一声,重华差点被门拍到地上去。就听里面乒乒乓乓一阵响动:“屋里的!屋里的!我们遭强盗了!”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像是有人从木质的楼梯上跌了下来,哎哟喔哟的一阵呻吟以后,有气无力地道:“怎么办啊!我们遭强盗了!”

  重华耳聪目明,屋里的一切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有些无奈地蹲了下去,再战再败,灰头土脸。

  然后重华学乖了,私心里想着这一带人大概十分避讳这种说法,所以改变了策略。主动要求看一看不行,那跟着去看交易总行吧!

  重华逛了一圈,总算见到个店铺,看匾额上书着“九代传承”四个大字,再一看店内都是些白惨惨的纸人、印好的冥币、扎着的花圈、刨开的棺木,凄凄惨惨的,重华觉得里头温度都降到冰点。

  他在店门等着有人进去买东西。

  等了有一刻钟,才有一个女子白衣飘飘而来。他尾随女子进了店,听她清脆的声线:“老板,照例。”说着就把银子放在台上。

  重华凑近去看,那女子警觉地转过身来,“这位公子,你是想干什么?”

  重华待要说“看一看你的钱长什么样”,又想起自己刚刚总结的此处的人应有避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失语了半晌,就见女子一巴掌挥了过来。

  重华一闪身躲过这一耳光,叫道:“住手!我只是……”只是什么,一时想不出来,因已经看到了银子的模样,道:“无事,小姐再会!”便转头出了店门。

  接连被一群凡人逼得东躲西藏,重华受到的打击颇大,需要好好缓一缓。等着他照原样变了银子出来,一个个沉甸甸的甚是闪亮,受伤的心稍稍平复。

  有了银子,重华就接着走路带风了,大摇大摆地寻了个看起来像是旅店的地方,甚是豪气地一掷千金:“老板!住店!要上好的房!”说话间根本就没有在看掌柜,在店里东张西望了一圈回来,才听到佝偻着背、打着算盘的掌柜道:“没房了。”

  “什么?”

  重华洋洋得意自视甚高的面具顿时裂了,有些绷不住自己要扭曲的面部表情:“怎么会没了?!”

  “住满了,就没了。”

  “……”

  重华心道既然午夜要进城,也不用住着了,又道:“那我不住店,在这儿喝茶行吗?”

  掌柜的头也不抬,“就怕小公子你吃不了这粗茶。”

  “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在你店里歇一歇就好了。”

  “如此,公子,出门请右转,那里有可以歇脚的地方。”

  重华听他下了逐客令,愈加郁闷,转身就出门了。

  听着掌柜的话出门右拐,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个甚是高大的房子。说是高大,当然不能和天庭的宝殿相比,但是在酆都一路过来,重华都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房子,看起来是两层。窗子又小又高,非常奇怪的建筑。

  重华穿着一件素白的衣衫,在三十三天尚有清华气质陪衬,到了凡界便与普通衣物无异。他在门口轻轻敲了敲,木质的门板发出闷响,上面两个简陋的门环轻轻摇着。

  “有人吗?”

  重华轻轻推开门。

  简陋狭窄的走廊,有股腐臭味传来。

  “这哪是休息的地方,这是人家的茅厕吧。”重华自言自语。没办法,只得在走廊里坐下来,打量了一下周遭,打算在这里休息到午夜。

  *

  午夜,子时,酆都城城门洞开,于人世倒影鬼世,怨灵声起,魅影纷乱,将这一方天地变为炼狱。

  脚下地土地已经变为青石,在黑暗中极为冷冽。重华修整了一下,踩着冰凉的石阶就要进门去。

  门口守着的鬼差喝道:“干什么的!站住!说你呢!”

  重华倒霉了一天,此时憋了十成十的气,破口大骂:“混账东西!见不到我身上卓然仙气吗?!”说着将禁制解开,瞬间将两名鬼差震出了百八十步。他们反应过来以后就一路爬过来,一边磕头一边道:“原来是神官大人!神官大人恕罪,小的……”

  待要再说,重华已经没影了。

  两名鬼差面面相觑,打死他们也想不到他们迎来的不是天界百八十万的天兵天将,而是一个除了长得好看点以外一无是处的小白脸,不由暗叹倒霉,不知是惹了哪路神仙。

  重华开了神识,往周遭探了探,厚重古朴的城墙层层叠叠,每一处瞬息万变,有些后悔没将善见一道带来。

  他想了想,觉得来到别人的地盘上,还是不要太过份的好,不然干脆就把这叠来叠去的城墙拆了。

  重华逛了一圈,四周还是一模一样的城墙,这简直就是个迷宫。神识根本就找不到路在哪里,四周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也没法去问。

  重华无法,将神识收拢,再凝神聚念,直指天界。

  “父王父王,我进了酆都城了,找不到路,怎么办?”

  耳边传来天帝颇为无奈的声音,那头的大殿上似乎又在议事。

  “重华,你出行前都不问问修文殿的吗?”

  “问了!问了!”重华重重点头,又想到他看不到,“可是善见他没跟我说怎么走!他就指给我酆都在哪里,我没带钱,住店也住不了,在一个又臭又破又奇怪的屋子里坐了四个时辰……”

  天帝道:“我都看到了。重华,那个地方是义庄……”

  “义庄?义庄是什么东西?”

  “就是没人要的尸体暂时停放的地方。”

  那边朝堂上一片哗然。重华暗道真是丢死人了,回去一定要把那杀千刀的掌柜真的杀千刀,一想,反正自个儿在天庭作威作福不要脸惯了,这种程度的丢人还是可以承受的。

  重华又道:“所以,现在,我到底要怎么进去啊?”

  天帝道:“你把身上的禁制都解开,这些城墙在你那种修为下已经形同虚设,开了神力就会闲散。”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重华扶额,“那,我来了鬼界,不应该按他们的规矩来吗?”

  天帝没声音了。

  重华愤愤地骂了一通天帝,说什么是我老爹,简直恨不得我在这里给你丢人,给你看笑话,给你……啊,真是气死我了。

  我哪里想到这一天过得跟个玩笑一样啊!

  且看起来,目前还得接着玩笑下去。

  他又兜了好几圈,仍是没见着鬼影,终于投降,还是老老实实的强行突破比较好。将身上自锁的屏障一一打开,闭眼,等着空间变化。

  再睁眼。

  没变化。

  重华又等了一会儿,怒道父王你是不是在耍我,去碰那冰冷的石墙,还是一样的彻骨寒凉。再灌了神力去推,亦是纹丝不动。重华十分无语,意识到自己的老爹并不是万能的。

  没办法,拆了恐怕会引冥王不悦,拆不拆得了还是另一回事。重华默念着横插一脚真是自作自受啊自作自受,认命地接着走。

  酆都倒影于人世,其实是一个不很贴切地说法。事实上,酆都午夜于人世中化相,而只要步入其中便是真正的酆都。重华逛了三个时辰终于见到了一个鬼影,想问问路,结果人家看到他一身的仙气,连滚带爬地跑了。

  再往前走,就是人头攒动、人影密集了。群鬼乱舞,什么惊悚恐怖的模样都有。重华再度将身上的神力一层层重新封起来,便听耳边一个声音传来。

  “公子,你踩到我的头了。”

  重华本是个终于找到了的、得意洋洋叉着腰的架势,因要摆出一个能体现他是真的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姿势,一脚踩在某处突起笑得春风得意。待要再看,只见一个无头鬼站在左边,手指着他的脚下,那里踩着的果然是一颗头颅。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