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王女引决 第二章 无常索命五劫障行1

  重华心道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一个头吗?长在人身上还是个头,掉在地上也是个头,没什么改变。由是他极有分寸地抬脚,颇为持重地道歉,行云流水得过份。

  他把头捡起来,“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乱扔呢。烦请公子拿好,不要再丢了。”

  那鬼接过头安在自己的脖子上,未凝的鲜血令人心悸。

  “公子你有所不知,我这颗头,活着的时候被刽子手砍了二十多刀才砍下来,真的是痛死我了。我回去附在那个钝刀的刽子手身上,哪里知道他不出两天就死了。本来我还想报复他来着。”

  说着又挪了挪位置,断面完美契合,只是血还汩汩流出。

  重华捂着眼睛道:“你快走吧快走吧。”卡了一卡,又想起要问路的事,“等等!回来!”

  那走了的鬼顿下身形,只是头转过来,死白僵硬的脸上竟然勉为其难地出现了一个可以称之为“疑惑”的表情,相当惊悚。

  重华的手接着捂回了眼睛。

  “那个,你,嗯,对,就是你,你知道怎么去冥殿吗?”

  鬼接着疑惑道:“公子,你是眼睛不舒服吗?”

  重华拿开手,看了一眼,又觉得眼睛被刺了一样疼。忍了许久想要呕吐的冲动,才道:“你知不知道冥殿怎么走?”

  “公子你不知道吗?要等着黑白无常前来相迎才能进入忘川,淌三途河,再入冥府,然后经过奈何桥……”

  “哦,就是说,要等着黑白无常来了才能知道往哪里走是吧。”

  “正是如此。”

  “那我们在这里等着,他就会来了?”

  “不会。”

  “为什么?”

  “第一,‘黑白无常’是两个人,应该是‘他们’,第二,他们不会来,因为他们来迎我的时候,我正附在刽子手身上,错过了。”

  “……”重华道,“那我现在要去冥府,怎么去?”

  “不知道。”

  “……告辞。”

  重华本以为他在人世倒霉,到了鬼界会好一点,哪知这霉运缠身,似乎是绵绵无绝期,真是哀哉哀哉。

  重华一路问了许久,都没有孤魂野鬼知道冥府的路。重华无奈地怂了:“老爹,冥府到底怎么走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帝奇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解了!禁制解开以后还是没什么变化啊。”

  “不应该啊。”天帝在那头沉吟。

  “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没有回声。重华以为天帝正在思考,等了一会儿又道:“有没有别的办法?”

  仍旧没有回声。

  重华又问了一遍:“爹?爹?能听到吗?父王?你能听到吗?”

  一片寂静。

  重华认命地相信,这下连他万能地老爹都联系不到了。更为沮丧,又打起精神来,不太相信这样的事情能难住他。

  他抬脚又原路回去,自己走过的路有自己能辨识的仙气,所以并不难走。他回到酆都门上,等着黑白无常迎魂经过。

  诸事不顺。重华又等了大概一个时辰,才见面部僵硬的两人从城门外面的黑暗中显出身形,一个一身白,一个一身黑,看来是黑白无常无疑。重华待要抬脚发声让他们带自己一程,又看到他们押着的生魂被套了重重的桃木枷锁,正不甘心地嚎叫,想不顾一切地挣脱他们的钳制。

  “呃……”重华心道,刚刚那位兄台是不是对“迎”这个字有什么误会?

  这种心不甘情不愿还强迫的样子,真的是“迎”吗?

  重华心道这样就这样吧,总算能进去了,眼看着三人从面前经过,忙不迭地上前道:“带上我带上我,我是漏掉的!”

  黑白无常一愣,哪里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其中一个率先反应过来,“放肆!孤魂野鬼不得入冥府!”

  重华道:“我不是孤魂野鬼,我是错过了,你们去锁我的时候我在别人的身体里,你们没找到,意外,意外!”

  白无常对黑无常道:“有这种意外吗?”

  黑无常道:“从来没见过。”

  重华忙道:“有的!有的!如果没有,你们可以把我扔回来!”

  黑无常一把揪住重华的衣领,“没有还想回来?直接扔下拔舌地狱!”

  如此,重华被戴了厚重的枷锁,黑无常和白无常一人押着一个,一行四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因这桃木是辟邪的,压在鬼身上便是重逾千斤,而重华是神,虽则封了灵力和凡人无异,倒不会被这东西限制了,所以一路上东张西望还不停地询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黑白无常都被他烦到想扔下他。

  “你有完没完!”黑无常道,“再这么多废话就直接扔到拔舌地狱去,不用再经过冥殿了!”

  重华被这没见过的景致生生带跑偏了,都快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什么,这么被一打岔,才想起自己要问的事情。

  “阎罗王最近在干什么?”

  重华这个涉世未深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涉世的小孩哪里知道,冥王因为人界戏台和话本子中自己面目狰狞的形象极恨这个称呼,因为一提到这个称呼就是贬义,鬼界无人敢说这种话。重华轻飘飘地说出来,黑白无常立刻着了慌,把重华扔在原地逃也似的跑了。

  重华没等来回答,反而看到三道青烟“嗖”地消失在视线里,十分纳闷,心道他们这是怎么了?鬼也和凡人一样有三急,且是一起去解决吗?

  他想通此处关节,忙对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喊了一声:“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然后就蹲在地上等着了。

  这是一片黑黢黢的森林。四周偶有青蓝的鬼火幽幽染着飘落,青烟浓雾,没有月光。重华在狭窄寒掺的小路上等着他们回来,手上头上套着的枷锁虽然不重,但还是极大限度地限制了他的活动能力。他心想等自己到了目的地,一定要把这个东西给劈成碎末来解心头之恨。

  在这里等十分费劲,重华就挪到旁边靠在树上等。等着黑白无常押着鬼魂出现时,他正要上前去,发现他们和刚刚那三个长得不太一样。

  重华有那么一瞬间想跟上去,又觉得失信于人,咳,失信于鬼不太好,于是按捺下自己蠢蠢欲动的心,乖乖接着蹲了。期间又看到好几批往前走,想了想自己的坚守,还是乖乖接着等。

  冥界大概是长年都是午夜景象,重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黑暗。他错觉自己离天庭太久,再回去时,恐怕得被那亮光闪瞎了眼。

  又等了许久,终于等不住了,接着尝试联系他的老爹。老爹还是杳无音信,重华觉得,如果不是鬼界和天界没法互通的话,就是他老爹嫌他太烦,不肯理他了,无聊之中更觉十分寂寞。

  不管了不管了,上个茅厕而已,竟然去了这么久,真是让人无语。重华下定决心打算拦下下一批的三人行,让他们捎自己一程。

  刚刚明明有那么多过去了,这下真要上前去,反倒没影了。

  重华暗叹自己真是倒霉透顶,自从多耍了一句嘴皮子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就没顺利过。

  见到又一队来,重华扬起僵硬的脸,和善笑道:“兄台可是去见阎罗王,可否带我……一程。”

  又是一模一样的情况。

  “不是吧?阎王有这么可怕?怎么着只听说过人怕,做了鬼还怕吗?瞧瞧那吓得尿遁的样子……”

  重华吸取教训,觉得还是隐了身形跟在下一队后面比较好。

  说干就干。他跟在三个鬼后面出了森林,又穿过山谷,一路无话。重华刚腹诽他们怎么都不交流,真是憋死人了,就听见那白无常道:“王怎么又消失了。”

  黑无常立刻警觉地扫视了一下四周,重华虽然自信他们看不见自己,还是躲了一下,就听黑无常道:“妄议大王,你不想活了。”

  白无常毫不在意:“我们不是早就死了嘛。”

  “那也不能……”

  “我听说啊,王已经消失了好几天了。地府里有个东西凶得很,王派人去天界搬救兵,等了这么久都不见神仙下来,别是他们都不行吧。”

  “不会吧?还有王不能解决的东西?”

  “王不能解决的东西,想来天上也没几个人能解决。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觉得,王的修为和天帝不相上下。”

  “天上还有比天帝更厉害的人吗?”

  “似乎是没有。又不是不晓得天界那些道貌岸然的神仙,要是王没有能耐,我们鬼界早就被天界吞并了。哎,快走吧,说这些做什么。”

  “不是你先说的吗!”

  “我只是觉得,我以为我们能够有个神来给个亮光呢。除了忘川,我就没见过哪里有光。”

  “你没去过冥殿吗?那里没有光,那些鬼官怎么批阅文书?”

  “谁知道呢。”

  “干咱们这行,是生来受诅咒的命。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唉。”

  “说起来,我和你刚刚才搭上关系,你到底是干了什么才变成了无常的?”

  “唉,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