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王女引决 第二章 无常索命五劫障行2

  “我是因为杀了我媳妇儿。那臭婆娘总是在外面偷汉子,还把我挣来的钱都收回去,一个子儿都不给我。我就把她给宰了。”

  “我是因为……唉,是因为陷害敌国的将军公主,才搞成这样的。”

  “看来兄台你生前还是个人物啊。说说,干什么的?”

  黑无常颇为倨傲地睨了白无常一眼,“王。”

  “不是吧?!哎等等,不是说帝王都有瑞气伴身,根本就不会成为妖邪的吗?”

  黑无常道你爱信不信。

  白无常道:“我信,我信,那你干了啥了,作为王,守护自己的子民不是应该的吗?”

  “我杀了我儿子。”

  白无常“嘿”了一声,“虎毒不食子啊,你比我还心狠手辣。”

  “我也没见过他,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要不是为了那妖女,又怎么会死在我的手里。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他穿成那个样子来见我,我根本就没认出来,想着射死那个妖女,结果他挡在那妖女身前,这就……”

  白无常拍拍黑无常的肩膀,“节哀。”

  “那妖女灭了我的国,我自卫有什么错!我也不是故意要杀我儿子的,那是个意外……那妖女心忒狠,用针射得我……我瞎了,手筋脚筋都断了,真的是……”

  “一个女人还能这么厉害?!”

  “可不!那妖女的哥哥是王,一个鸟蛋大的国土打起仗来可不要命,她那个会打仗的男人好不容易被我给宰了,又来祸害我儿子……不知道这天下的男人都是着了什么道了,怎么就围着她团团转。”

  “那你还真的是惨。”

  “我当时想着,这种弹丸之地我说拿下就能拿下,哪知道他们一个个灭了中原各国,各位国主死的死,降的降,我也是被他们给整怕了,你说当时,怎么就去招惹这种煞星。”

  重华听了一路,终于明白为什么凡界的人那么爱听戏看话本子了。这这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嘛!

  不过说来现在的王都这么不值钱吗?怎么死了来做无常了呢?

  重华跟着他们上了下了,晃得头都晕了,心想这冥王什么品味,路怎么是这种修法,嫌不嫌累。

  重华脑补了一出大戏,从来没见过这种权谋更迭、征战沙场的少年真的是热血沸腾。刚想伸个懒腰,才发现自己脖颈手腕上还套着枷锁。

  听故事听得太入迷,全然忘了此刻隐身根本就无需接着戴,真是傻了傻了。重华无奈地摇头,虽然此刻神力受制,但是身为一个神官,力气还是一等一的大,微一使力就把那东西震成了粉末。

  前面三个鬼齐齐回首,黑白无常喝道:“什么人?!”

  重华没有料到挣脱枷锁会发出声响引起他们的注意,马上保持着那个伸懒腰伸到一半的姿势一动不动。黑白无常面面相觑,飞也似地遁了。

  “……”

  怎么又是这个情况。

  重华这回是真的学乖了,跟在另一队鬼魂后面,好不容易出了阴阳路。待要再跟时,他们凭空消失了。

  重华虽然基本上一无所知,但这个情况他倒是知道,虚空之门只有在人界才不常见,在其他五界几乎随时随地都能见到。重华四下里摸索了一阵,不知为什么竟然找不到入口在哪里。

  重华并不沮丧,开了神识探了一下,果然有一处山岩是隐去了形状的。

  重华伸出一根手指去戳了戳,里头跟冰窟窿一样,冻得他的手指几乎要废了。为防自己冻成个冰疙瘩,重华开了禁制罩了一层仙气在四周,这就兴冲冲地往里面迈。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灵力激荡,面前山石分崩,近一点的山岩被重华的灵力顷刻击为粉碎。重华有仙障护着,虽不至于吃沙子,却委实目瞪口呆了一瞬。

  片刻后,重华仰天长啸:“为什么老跟我过不去——!”

  又将灵力锁回去试了试,入口已经给他彻底销毁了。重华委屈地躲在一旁等着鬼魂前来,看看他们打算怎么走。

  “这里怎么回事?路呢?!”

  “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办?”

  “哪个天杀的吧这里炸成这个样子!”

  “怎么办啊,要误了时辰了。”

  “还有别的路吗?”

  “快看!快看!那边有一扇门!”

  重华跟着他们过去,见他们一个个入内,也隐了身形打算混进去,又被挡回来了。

  “……”重华哽咽道,“父王,我要回家……我再也不凑热闹了……”

  后来他终于得以进去,却是用等同凡人之身步入,一进去就打了个寒颤。他生怕自己解了灵力会被轰出去,硬着头皮接着往里边走。

  “咦?兄台何故发出这种怪声?”

  “谁发出怪声了?!乱叫的不是你吗?”

  众鬼四下瞧了瞧,什么都没看见。就听一个鬼道:“这里不会混进来活人了吧?”

  重华心道真是倒霉透顶,连个鬼都能发现自己。

  “不会的,怎么可能。”

  “我听说,这里其实冷得很,我们感觉不到,活人却能感觉到,我刚刚听到的声音,好像是有人的牙齿在上下打架……”

  “你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神神叨叨的,这里怎么可能有活人进来,进来的都是死人了,来这种地方,不死也得死。”

  重华在离他们稍远一点的地方不紧不慢地跟着,一手捏着自己的颔骨一手去摸通道两边赤红的冰晶。真是奇怪,这个地方明明冷得跟个什么似的,这冰的形态竟然如同烈火。

  再入一道漩涡一样的门,便是截然相反的酷暑。

  还真给自己猜对了。这里的火焰是和冰一样透明的。重华即便不是凡人,在这种情况下仍是想把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白衣脱下来扔了。他一边拿手掌扇着风,嗓子都要冒烟了。

  好在只走了一个时辰又进了门。这回是没什么别的了,青色的天空下阴风大作,没有灵力在身的重华差点被当头劈过来的风掀飞出去。他堪堪稳住身形,顶着狂风艰难地跟着队伍前行,已经失去了骂人的能力。

  按照这个顺序,接下来应该是雷域了。他终于早有准备了一次,紫色的世界里闷雷滚滚,那架势仿佛要将天都掀出去。重华捂着耳朵前行,动作猛地一滞。

  他真的是头一次见到这般景象吗?

  不,不是的。重华分不清那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自己臆想,这样的天雷何其耳熟——

  上界分为神界和仙界,仙界虽然分布甚广,普通的仙却无法与神相比。凡人中有个别功德无量或是修仙之人能够飞升,初初飞升是最低级的散仙,再飞升为仙,再飞升便为上仙。上仙已经是近乎神的阶品了,所以又称为类神。再往上便是神,天界多数神官便是神,再往上为上神,而重华自出生至翻遍众神典籍,未有见到第三个修为超越上神,也就是在三十三天以上的。

  西方佛陀暂且不论,整个天界便数他和天帝修为高。其他修为高的神仙,皆是在千年前就已经不再历劫的。神仙每一次飞升都会有天劫相伴,天雷便是其中一种形式。而重华身为上神以上的神格,再不需飞升,又是从何处听来如此令人肝胆俱裂的雷声呢?

  重华按住自己的心口。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每听到天雷乍响,便会心痛如绞。他也不是没有问过父亲,天帝只道是当年天妃产下重华时恰有神官历劫,惊着了他,他也就信了。

  雷域未出霹雳便至。闪电将天空撕裂,划出炫目的光彩,也划开了他眼中氤氲着的墨云。

  重华哪里知道还没有出门就会被当头棒喝,一道闪电直直劈中了他。

  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生魂灵元都尽数跟自己分离了。迟来的惨叫之后,重华直挺挺躺在了地上。

  大睁着眼睛等着那阵骇人的眩晕过去,重华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本以为自己被劈得外焦里嫩了,这么一摸,好像……还好好的?

  眼前白光炸成一片接一片的,耳朵嗡鸣不止,舌头发麻,五脏六腑像被一一粉碎重拼了一遍,四肢百骸像被转轮碾过,这种痛苦,远超现世所有的痛。

  重华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有气无力道:“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他本以为历个天劫一点都不可怕,那些个神官的还能看看,散仙一类简直跟玩似的,哪里想到这声势浩大的一劈竟然这么厉害,差一点点就把他劈成飞灰了。

  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腿还是抖的。脚下墨绿的土地上还有闪电一个个劈下来,重华躲着跑,也不知那些鬼哪里去了。

  找了一阵,总算是找到了一扇门,且万幸,没有再被劈到,重华松了一口气,几乎是用摔的进去了。

  眼前景象一反一路的天昏地暗,刺目绚烂的霞光惹得重华眉骨上爬过一阵细密的疼,眯起了眼睛。

  这景况绝不像鬼界能有。

  重华揉着眼心道:“不是吧,我费尽千辛万苦,难道就回到人界了?!”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