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哑云篇 第五章·往事浮现

  “大师兄,我们要去哪?”

  “绛湖的官衙,那里应该会有纪录。”

  “可是官衙里要有这事的纪录的话,又怎会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起火原因?”

  “不是起火原因,是杀人凶手。”大师兄说着,笑了笑,我看出来他仿佛在嘲笑我,便赶紧在他再开口之前抢先道:“我懂了!既然这凶手是能在大火逃生的高手,那就肯定杀了不止一个人了,不然不能杀人后仍然自如逃生。”

  “咦?忽然变得这么聪明了?”

  “那是。”我回他一笑。

  当我看到绛湖官衙门前空无一人时,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师兄……”我下意识拉住了大师兄的手。

  “怎么了?”大师兄停下了脚步。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如实地。

  “我也是。”

  “……那怎么办?”

  “这一带就这么一个官衙了,想要找人也只能进去看看。”

  然而,就在这时——

  “居然有人觉得绛湖官衙可靠呢!云娘,你确定没看错人么?”一把女声忽然传来,接着,衙门周围的丛木冒了一大群人出来,其中一个款款而来的女子,竟然是那花灯节玉佩摊位里的老板娘!

  “不会错。”老板娘对她身旁的紫衣女子道,显然,老板娘就是女子口中的“云娘”。

  随后,那群人纷纷亮出武器,看样子是来找麻烦的。

  “啧,这年头,连觉得官衙可靠也能引来激进分子,真不安全。”大师兄扯了扯嘴角,然后抽出有刚剑,指向那群人,同时把我护在他身后。

  眼前这帮人二话不说,直接挥舞手中武器向我们冲来。

  大师兄见状,手里的剑迅速凝聚起剑气,然后猛地挥上前,剑气凝成了十二道气剑,半圆形散开,立刻飞速刺出去。

  那些人顾着躲避气剑,却忽略了大师兄的真剑,气剑刺出去不到一会儿,一半人就已经倒地了。

  咦?那老板娘和那紫衣女子呢?

  哎!我猛地意识到面前的这些人只是掩护那两人的动作的!

  下一刻,倒地的人都消失了!还好大师兄动作快,立刻退回我身边,手依然紧握着剑。

  随后,紫衣女子忽然出现在大师兄面前,她手里的大刀顿时和大师兄的剑撞到一起。看起来她是和我大师兄交战,但她的大刀却招招向着我砍,一边抵御大师兄的剑,一边找空隙砍向我!我立马抽出竹笛抵抗,却被一种气劲逼得向后,当我反应过来想用竹笛打向身后的人之时,一把亮晃晃的匕首已经架到了我脖子上!

  “喂,那边的帅哥,再打伤我姐妹,这小兄弟的命就没了。”我能确定,这声音是老板娘的。

  “咳咳!”紫衣女子见大师兄停了下来,就走到我面前,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然后笑得妩媚:“云娘,你再不出手,你姐妹就没命了。”

  “唉,那也要看准时候啊,绿苑的人太厉害了。”老板娘道,“要是刚才的是真人,棺材费都够我们喝一壶了!”

  刚才的人?真人?那……那一大群人都是幻术制造出来的假人啊!?难怪看不到他们留下的血迹。

  那云娘,究竟是什么人?

  “你们想怎么样?”大师兄把有刚剑收回剑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帮我个忙。”没想到云娘竟如此道。

  “这是请人帮忙的态度么?”

  “不是请,是威胁。”云娘的语气很平缓,“那哑巴当家,是个好人,他不应该就这么死了。”然后,她很平静地说:“既然要你帮忙,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这一切都是我在安排的。”

  “什么?”我惊呼出声,脑子几乎转不过来。

  反倒大师兄很冷静,只是挑了挑眉,问:“你是说,你是故意让我们买下玉佩,故意引起我们了解当中故事的兴趣?”

  “听闻绿苑办事效率不错,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哑巴是因为上代当家结下的冤家而死的。”云娘说,“我用当年的玉佩把方凌风引了出来,想必已经让你们逮到了吧。”

  “你们现在要往官衙查找的就是杀人凶手了。”她继续道,“很可惜,官衙里的就是一群碍事的废物,只会误了我的事。所以,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派人把他们引走了。”

  “这么多人还要指望别人帮你?”大师兄笑了笑,“还真看得起我们。”

  “那人叫十吉,是旋风寨的,我们打不过。”云娘解释道,顺便拍了下马屁,“从你刚才的身手来看,铲平这山寨也不是难事,如果不是我和我姐妹动用禁术配合得当,我们不但抓不了人质,更可能会就此丧命。”

  “但这招对旋风寨没用,那些人嘴上说着义薄云天,但真有人上来起事,牺牲些人换取安定是极其平常的。”紫衣女子说,“云娘没看错人,你们才是重义之人,刚才我和你交战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杀了我。绿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曾经的武林正派,还帮助过地方官府平定动乱……”

  “你记错了。”大师兄忽地敛了笑容,神情严肃了起来,“你们知道这么多没有什么好处。”

  “诶诶诶?我可是在称赞你们……”

  “别说了,再说下去他可能就不帮了……”云娘轻声喝止紫衣女子,然后对大师兄说:“哑巴是个好人,你帮下我们吧!我等了十年了……”

  “关我什么事?”大师兄许是怒意未消。

  “怎么不关?”云娘看来也是个狠角色,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又贴近我咽喉一步,我觉得是被割破皮肤的刺痛,接着是有点热的液体顺势滑落,沾染到衣领上。

  “当然不关。”大师兄轻笑一声,笑得我背脊发凉,大师兄你卖队友啊?

  可是下一刻,有人一把抱住我的腰,然后我脚下一空,似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接着安全着地。整个过程太快,所以当我看到眼前云娘手持着匕首,匕首附近空空如也的时候,我和云娘一样惊讶得反应不过来。

  “买点东西怎么去了那么久,小玉?”大师兄的声音。

  “师兄也不说到哪里去,我找了很久。”是二师兄那把清冷的声音!我忙回头一看,只见二师兄一袭白衣,翩翩而立。

  “师兄怎么……”

  “我来的时候,你的注意放在了老板娘的匕首上,所以没发现。”

  “……我也没发现。”云娘和那紫衣女子异口同声。

  “那是你们对于眼前的太紧张,没留意背后,和青砚一样。”大师兄最后一句肯定是故意的……

  “各位!听我讲个故事好吗!”顿时没了人质的云娘还是不死心,她眼里甚至还含了泪水。这模样,就像是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无论怎样,上不了岸就不会放手。

  我们没有回应,但也没离开,云娘就当我们默许了。

  云娘说她和哑巴是旧识,可我总觉得她对哑巴的感情远不止是朋友。

  云娘自小便认识哑巴。

  和哑巴不同,云娘出身贫寒,小时候就在街巷中叫卖小手工,但卖出去的并不多。哑巴心肠好,不似上几代当家。一次,哑巴路过云娘的摊子,见着云娘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就停下来,从钱袋中拿了些碎银,递给云娘。

  “我不需要施舍。”云娘性子冲,脸上的污垢并不能遮盖住她坚定的神情。

  哑巴指了指云娘摊子上的小手工,意思是要用这些碎银买云娘的货品。

  云娘看了看这些碎银,想是足以买走她整个摊子的货品,就用手把货品堆一堆,推上前去,“这么多银子,足够全部买走了。”

  哑巴见着这么多货品,有点不知所措。他只是想帮一下这女孩而已,没想到这女孩这么率直。

  “嗯?要不我送到你府上?”云娘说罢,又瞧了瞧哑巴的衣冠,忙道:“哎哎哎!当我没说!”她自觉得自己一身破烂,不能进大户人家的府邸的。

  “要不,你收回这些钱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哑巴摇头,低身把一堆手工品抱在怀里,再转身离去。

  云娘看着哑巴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种莫名的好感油然而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