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引子 6.二重奏

  我尝试着轻轻推开她的手,迈步走向舞台。她没有拦着我,只是在一旁冷漠地看着。

  我之所以让她带我来这里来还算是有原因的,只不过这个原因比较模糊。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这里有些可供我探索的地方。

  而这里也是唯一一个记忆残片中出现过[光]的地方。

  也许只有在这里找到些什么,我才能有机会活下去。

  在幕帘的偏侧,我看到了那个倒在一旁的黑衣女子。

  她是一个仿真人偶。

  我尝试着去触碰了下她,没有反应。

  我仔细地搜索了一番,终于在她的后颈处找到了暗扣。

  扳开后,舞台上的地板打开,一架钢琴浮了上来,木偶也跟活了似的站起,款款步向钢琴,并弹奏起来。

  她所弹奏的曲目依然只有那首《摇篮曲》。

  我跟过去想要看谱时,却发现钢琴架上摆放不只是琴谱,而是带有琴谱的"定性说明书"。

  「疯帽」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但却依旧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并没有什么要阻止的意思。

  “圣咏…祈祷…祝愿…”我一边念,一边记。

  按照上面所说的,我走到舞台中央,头顶上是奇怪的法阵。我合上眼,低声吟唱起来:

  Rose petals corrosion the soil 

  (蔷薇花瓣腐蚀了泥土)

  The thorns blocked the time 

  (荆棘封锁了时间)

  Dust left on the broken throne...

  (残破的王座上徒留尘埃…)

  按照钢琴上的琴谱,旋律还行。正当我肆意地歌唱时,那个假装疯帽的女人也跟着轻声唱和。

  她的嗓音很不错,二人相映,共唱一段优美却有些凄哀的歌。

  与此同时,在另一端受到感应的贞德,不可置信地捂住了胸口,疼痛与恐惧一并袭来。她疼得皱眉,随即若有所思地望向会场所在的方位,喃喃道:“二…重奏…”

  歌声徐徐停止,一阵白光萦绕在我的身边,很温暖,但下一秒,就转化为锥心的疼痛。

  “唔…啊啊啊啊啊啊!!!”难以忍受的疼痛迫使我惨叫出声。那种剧烈的抽痛,过了好久才停下。我跌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胸口,难以置信地喘息着。汗水顺着发丝滑落,涎水也不受控制地流出。

  “啪-啪—”原本死寂的会场内响起一片掌声。那个女人微笑着,背手朝我走来。

  “恭喜你,Alice,你定性了。”

  我强忍住作呕的心,不去回想之前的痛苦,咽了咽口水,艰难道:“什…咳咳,什么…呕…定性?…咳…”

  她走上前来,仔细瞧了我一会儿,然后开始低吟一段曲乐。但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对着我,直挺挺地跪了下来,就连她自己都是满脸诧异。

  我疑惑地望着她。

  良久,她才醒悟过来,哭也似的笑。

  她开始发颤,随后又低笑,笑声愈来愈大,最终演绎成了狂笑,笑得痴癫。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依稀听得她狂笑时嘴里含糊不清的话。

  “哈哈…你是王,哈哈…你居然是王…”



完全免疫催更 有话要说:欸欸欸欸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