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引子 7.我是王

  “什么?”王?我更加不解。

  她停止了抽搐,双手捂脸,将头抬起,一只手张开,笑容夸张而又阴狠。

  “你是王啊,Alice…你是王!”她十分不甘地怒吼道,猛地站起来。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后,单膝跪下,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单色骑士—仙度瑞拉,以信仰之名,谨为骑士王Alice效力。”

  骑士王?我皱起了眉头。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温顺地起身,缓缓道:

  “你我都属于界限之外,在下属于方块,阶职-大骑士,来自彼界《灰姑娘》。”

  真的是童话!我被震惊地说不出话。

  预感已久的猜想一朝成真!

  童话?一想到这个词,头疼的似要裂开,比之前回忆名字时的痛有过之无不及。脑内混乱不堪,像是有人再拿刀片狠狠地割裂大脑中的每一处神经。被残忍斩断在原位抽搐的神经蜷缩着疼痛,挣扎之余却还是抓住了一份东西。

  “救赎…”

  才刚说出口,疼痛感瞬降为零。好不容易喘过气的我似乎在疼痛时明了了一些事。

  记忆中一些真实的东西要被虚化,越是涉及人为尘封的「真相」,就越发疼痛。这也意味着,每一次无意时(包括人身意外伤害)触发的疼痛都将会是我触及稀少真相的机会。

  想到这,我脊背不禁一阵发麻。

  什么都需要付出代价,这个真相的代价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么请告诉我有关这个制度的一切。”平复好紧张的心情后,我望着她,等待着回应。

  她虚着眼,双手环抱,满脸不在乎:“如果是请求,凭着我的秉性,很抱歉,我拒绝回答。“说完她还有些挑衅的望了我一眼。

  “那么—”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地看向她:“我以骑士王Alice的名义命令你,将你目前就所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不得欺瞒!”

  “呃…”快速吃瘪的仙度瑞拉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后愤愤道:“是,谨为吾以圣明之王效力,宁死勿辞!”

  看她反应,我暗自松了口气。

  果然,请求是可遭到拒绝的,而「命令」一定是绝对的。不过…用不着死吧?

  她似乎想了想,随后很诚恳地对我说:“王,规则太多,我无从讲起,请允许我能在您有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或有必要讲解的时候回答,在下定知无不言。”

  我挑眉,顿生了逗弄的心思,淡淡道:“如果是请求的话,凭着我的秉性……”

  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逐渐涨红的脸,在她即将炸毛的那一刻悠悠道:“我想我是会同意的~”

  啧!仙度瑞拉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戏精王!

  之前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着的气氛开始变得活泼,我轻笑了笑,问她:“那现阶段我们该干什么?”

  她张了张嘴,正欲回答,此时却突然插进一声巨响,打断了她回答。

  “弑神之时已过,吾神已亡,厮杀出的道路将引领进入新的歌章。”

  那声音很渺茫,空旷,具有灵性,就像是从天堂传来的呼唤,圣洁而又治愈。

  治愈?

  该死,头又疼了。我用力地双手抱头,试图平息疼痛。

  “王?”许是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仙度瑞拉有些疑惑地向我询问。我费力地睁开眼,对,是疑惑,全然没有担忧。

  好不容易缓过来,我费力地支起身子,摆摆手,示意我没事。

  呵,困于束缚的绝对臣服关系,全无真心可言。



完全免疫催更 有话要说:啊啊啊,下一张有解释的www!爱你们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