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试炼篇】 第六章  沟鼠的手段

    箭尖汇聚肉眼可见的微弱蓝光,露露理满头大汗收回手倒退两步靠在树干上,罗拉里担忧地朝她投去一瞥拉开弓弦。不远处在怪物头顶与其纠缠的枪术师若有所觉,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然后纵身跃下,怪物尖啸着将所有触手挥舞下去,顿时间暴露出毫无防备的头部。

    就是现在!

    罗拉里毫不犹豫松开右手,箭矢贯穿空气飞射而出,那道蓝光被扭曲的气流碾压得变形在空中带过一条长长的轨迹。怪物想要收回触手保护头部时已经来不及,枪术师回身一枪击碎它的几条触手,在新生触手还未长出前拖着蓝色流光的羽箭便没入了怪物硕大的头部。

    “咿——”

    怪物发出撕心裂肺的长啸,啸声在一瞬戛然而止,闪烁着蓝光的箭矢接二连三插进它的脑袋。怪物布满粘液的表皮下隐隐透出闪烁的光芒,细碎的冰霜从深处蔓延出来一点点蚕食它的躯体,直到将它整个冻结为坚硬的固体。

    德瑞克一枪击在怪物身上,裂纹从枪尖没入的地方呈蛛网扩散开,几秒时间便令这个庞然大物分崩离析。终于失去压力,玛奈丝长呼一口气跌坐在地上,满脸都是刚刚的汗水。罗拉里扶着露露理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两人也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尤其是露露理,她并不擅长附着类型的魔法,刚刚凝聚到箭尖上的冻结魔力差不多熬干了她的精神。五人中除了什么也没做的李斯特,只剩下德瑞克看上去还有战斗力。

    “走吧,枪术师你扶一把这个角族,该回营地了。”李斯特捡起之前被众人散落在地上的野果植物,神色平静地吩咐。

    德瑞克在玛奈丝跟前蹲下身,示意她到自己背上来,玛奈丝摇摇头拒绝他的好意:“多谢了。不过我还能走。”

    露露理瞅着德瑞克宽阔的背脊望眼欲穿,很想放下颜面告诉对方自己才是累到没力气走的那一个,但李斯特已经分配好了他们之间的搭档,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玛奈丝把手臂搭在德瑞克学长的肩膀上,整个人靠上去。啊啊,在学校也是,为什么总是玛奈丝那个女人优先接触到德瑞克学长呢!

    露露理咬碎一口牙和着眼泪往肚里咽,经过李斯特身边时她幽怨地瞪了这个罪魁祸首一眼,用德瑞克听不到的音量轻轻说:“到最后,你这个队长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李斯特掀起眼皮,嘴角扯开一抹冷笑。

    疲惫不堪的众人本以为回到营地后能好好休息一场,入目的惨像却令他们怔在原地。两头裂角羊已被杀死抛弃在一旁,喷溅的鲜血染红树干,篝火被弄散,地上留下鲜明的搏斗痕迹。

    “狼、狼牙大叔?”几人不敢置信地走到空地中央,树林将他们的呼唤投回微弱的回声,却没有那个爽朗的中年人从灌木丛里跳出来大笑他们胆小。德瑞克皱眉环顾一圈,忽然发觉这里没有爬地龙留下的痕迹。

    “不好!”他猛然转身握住枪柄,为时已晚。

    林中陆陆续续钻出服饰艳丽的半龙人,他们手持武器密密麻麻聚成一团将五人围得密不透风,放眼一数竟有数百只之多。露露理连尖叫的力气都已经丧失了,十分干脆地双眼一翻晕死过去,罗拉里犹豫了一瞬还是把手从背后的弓上移开转而扶住晕厥的女孩。

    玛奈丝在半龙人身上扫过视线,又看一眼因为扶持她而只能单手握枪的德瑞克,最后目光落在双手低垂没有战斗意图的李斯特的脸上。李斯特态度不明,敌人有数百之多,但他们却只剩下德瑞克还有能力一战,负隅顽抗下去也太勉强了。她长叹一口气,对德瑞克说:“收起武器,我们投降吧。”

    『你的队友都失去了战斗力,就算你能杀光这里的全部半龙人也没办法把他们几个全带出去,最后还是会被其他半龙人追上。』系统说,『不如投了吧,说不定会有其它转机。刚刚那个怪物绝对不是李斯特的对手,他故意让你们在那时消耗精力应该是为了让你们在这里没有力气反抗直接投降,他可能有什么计划。』

    德瑞克隐秘地瞟了一眼大敌当前波澜不惊的魔法师,忽然想起离开圣人堡垒前一夜最后总结出的唯一可行计划,握住枪杆的左手紧了又松,最后彻底卸下力道任武器滚落在地面。

    那一声落地的脆响,砸碎了罗拉里心底最后一丝反抗的余力。

    露露理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时视野一片昏暗,干渴的喉咙夺走了她所有意识。她无力顾及周身的环境,不断舔舐着自己干裂的唇:“好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鼻尖处旋开一缕魔力波动,一滴小水珠慢慢凭空凝聚成型,水的清新气息钻进鼻子里让露露理瞬间清醒振奋。她抬起头,却看见被绑在她对面的玛奈丝朝她点点头示意水珠。

    这时候水珠已经凝聚成了小小的水球,露露理没料到最后这么帮她的人居然会是一直和她不对头的玛奈丝,尴尬之余还是抵不住干渴的诱惑一口吞下水球。罢了,队伍只有三个魔法师,总不能指望李斯特那家伙会来关心她。

    喉咙被润开,露露理咳了两下感觉好多了,这才有心思打量四周:“这是哪儿?”

    “半龙人的山洞吧。”旁边的人不太确定地回答,听声音是罗拉里。露露理抬头张望,他们的确在一个空旷的山洞里,这个山洞空间很大,四周插着一圈火把依旧无法照亮顶部,使得山洞上方一片漆黑让人琢磨不清。

    露露理落回视线,他们两两一组被反绑住双臂背靠背捆在一起,脚上也套了锁链杜绝他们逃跑的可能性。罗拉里和她背靠背,玛奈丝坐在她对面,德瑞克则还在玛奈丝的背后,露露理连他的脸都看不见。

    失望地叹口气,露露理有气无力地问:“李斯特呢?”

    “在我对面。”罗拉里回答她,“你要看他吗?”

    露露理撇嘴,心想谁要看那家伙:“不了。看了也没用。”

    “哦。”

    罗拉里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露露理迟疑了会儿还是感到过于不安,努力扭头想查看他的状况:“喂,你怎么了?听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玛奈丝深深看了她一眼,代替罗拉里解释道:“我们的武器都被半龙人收走了。”

    “啊……”听到她这番话,露露理下意识低头看身上顺便摸了摸自己手腕,发现不止魔杖,连空间手镯也被收走了,虽然通讯器被留在身上,但他们双手被捆在背后根本触摸不到。

    “啧……那群家伙还是有点眼力嘛。喂小子,只是被收缴武器而已,不至于变得这幅样子吧?我还以为你……挨揍了呢。”

    罗拉里可怜地吸吸鼻子,闷闷不乐地说:“可是那是父亲留给我的弓,我发誓过一定要保护好它,和它一起成为最厉害的猎人!”

    “呃,怎么说呢,”露露理对天翻了个大白眼,但基于对方之前的照顾还是耐下性子解释,“你是弓箭手吧?弓箭手的进阶职业是没有猎人的,不说六大贤者职业,就连特殊职业里也没有猎人这个职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上综合学院的……我是说!成为猎人什么的,还是说要成为箭神啊,猎杀者之类的听起来比较威风。”

    “我就是要成为猎人。”罗拉里难得拔高音调反驳她。露露理被他气得受不了:“随便你随便你!无知的平民,哼。”

    没人说话气氛又重新安静下来,露露理闲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么压抑的环境,忍不住开口呼喊另一边看不到人的李斯特:“喂李斯特,你还活着吧?活着的话就赶紧想想办法,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难道要等着他们来杀我们吗?”

    “吵死了,闭上你的嘴保持安静!”李斯特不耐烦地吼了她一句,语气听起来相当的火大。

    从罗拉里的视角来看,因为没人依靠,被绑住手脚的李斯特只能独自侧倒在地上,从被关进来以后他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盯着地面,好像在看什么东西。罗拉里虽然一开始就感到好奇,但碍于对方恐怖的性格他也不敢开口多问。

    “呜……”露露理泄气地垂下头。她是不想和李斯特吵架了,一来对那家伙的畏惧根植在骨子里,就算得知对方其实只是个没战斗力的治疗师她也一时半会儿纠正不过来;二来不知道还要被关多久,与其和李斯特吵架被骂一顿还不如省点力气想想怎么应付接下来的问题。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从醒来后就一直感觉身体很沉重,有种体内魔力被持续消耗的感觉。不过她又没有用魔法,怎么可能消耗体内的魔力,所以果然还是错觉吧……露露理打了个呵欠昏昏欲睡。

    同样的感觉李斯特也有,不过和露露理不同,他能明确地感受到体内的魔力在源源不断被某种力量汲取。从进入这个空间开始,他们仿佛就被置入某种怪物的腹中,对方把外界进入的所有生物都当做养料从他们身上吸食魔力。然而这一类的生物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就算魔物也做不到,所以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魔力本身的流向问题。

    李斯特一早就注意到地面几乎和沙砾混为一色的暗纹,虽然能看到的只是整个空间的冰山一角,但对各种阵法熟记于心的他早就有了一个非常不妙的猜测。本来还期望这次只是普通的政治斗争事件,但现在来看果然没那么容易解决,他就知道魔法师公会发下来的那张委任书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斯特闭上酸胀的眼睛休息片刻,在脑中梳理出接下来的行动策略。现在还不能直接动手,关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还有很多地方尚不清晰,只不过他的魔力尚且浑厚,希望那边几个家伙能撑到时机到来的时候——尤其是那两个魔力薄弱的格斗系学生,毕竟魔力被抽空的话……人就废了。

    在昏暗的洞穴内时间失去了价值,不知道过了多久,露露理感觉头脑昏昏沉沉,内心被一种可怕的情绪占据。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他们会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吗?学院里负责暗中监督他们这组的老师发现他们被绑架了吗?不仅四肢沉重,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她要死了吗?如果到最后都是和德瑞克学长在一起的话……话说回来玛奈丝那个女人果然很碍眼,要是德瑞克学长身边的人是她就好了。

    “我……我觉得难受。”玛奈丝低声说。她痛苦地闭着眼,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有汗水从额头滑落。在这里呆得越久,似乎连呼吸都成为了一件困难的事情。

    『宿主,我觉得有问题,真的有问题!这里面魔力流动很强烈但你们体内的魔力却越来越少,再不想办法的话你们迟早会被抽干——虽然这样说也根本找不到什么办法。』系统还是沉不住气,委委屈屈地哭诉起来,『所以宿主你最早就不该来淌这次浑水的嘛,我我我现在救不了你哇!就算能通过好感度累积你的生命,但这几个人死掉之后根本没有好感度可以刷,你之前攒起来的生命也迟早会被消耗殆尽的。』

    系统在他脑子里实在太吵了,德瑞克仰起头抚平心中的躁动,以平和的口吻轻声安慰:“放心,会没事的。”

    由于他的话接在玛奈丝后面,系统也分不清宿主到底是想安慰玛奈丝还是想安慰它,不过听起来宿主本人不怎么担心目前的境况。系统稍稍放下心,又嘟嘟囔囔了几句才闭上嘴还德瑞克一片清净。

    “我还以为你会是最先哭出来的,没想到竟然有几分定力。这样稍微配得上你背后贵族的荣耀,没有把你自己和那些卧在矿石上的杂虫混为一谈。”忽然开口的李斯特慢慢从地面上坐起来。意识混沌的几人被他的声音惊醒,纷纷下意识转过头去想看他。

    『宿主!李斯特好感度增加一点!不过现在增加好感度也没什么用嘛,一开始就不和这个人接触比较划算。』系统小声嘀咕。

    德瑞克笑了笑:“很荣幸能得到这句夸赞。”

    李斯特冷哼了一声:“都打起精神来,好戏要开始了。”

    “什么?”众人一派茫然,不过他们没有等太久,很快洞穴一端的漆黑走廊里便传来嘈杂错乱的脚步声。里面透出的火光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照亮来者的面容——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以及走在他身边壮硕的半龙人领主和后面一大群脸上长着鳞片的丑陋半龙人。

    “狼牙大叔你……”被绑在地上的几位学生均露出凝重复杂的神色。

    名为狼牙的中年人类站在半龙人队伍的最前端,不仅没有被虐待的迹象看上去还过得相当滋润。他换了一套漂亮的新服饰,和旁边那只戴着宝石头冠的半龙人领主站在一起也没有显得低人一等。

    “晚上好啊李斯特,是不是很意外?”他抱着手臂咧开嘴露出德瑞克几人熟悉的爽朗笑容。露露理露出愤怒的神色,玛奈丝沉下声问道:“狼牙大叔,这是什么意思?”

    “哼,勉勉强强而已,沟鼠的手段来去不过这几种,期待着你们要唱什么精彩戏码的我可是失望透顶。”李斯特扯扯嘴角眉目间透出轻蔑,“看来冒险者失踪的事情果然是你搞出来的把戏吧?狼牙。”



文娘 有话要说:你们对李斯特的水平有什么误解,他可是一开始就打算一拖四单挑S级任务的人,德瑞克他们全部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目前来说是这样。当然了,自带外挂的德瑞克后面也会根据搭档来调整自己的能力。顺便德瑞克1.83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 Ranberria

    Ranberria

    二叠银杏

    所以李斯特是故意保留实力来应对这种情况,赞赞赞。但为什么德瑞克比李斯特还矮呀,来自亲妈的爱意,之后要不要用系统把身高改成两米一四?
    • 文娘 回复: 不是,李斯特不需要保留实力。他不出手是为了消耗其他四个人的精力,防止半龙人过来抓的时候他们太活蹦乱跳和半龙人打起来。队长有责任保护队员不受伤。   2017-07-21 21:28:53
    • Ranberria 回复: 这种让队友安静下来的方法也是清奇。   2017-07-21 22:15:03
    2017-07-21 21:28:53/查看(242)所有回复(1)/顶(1)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