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试炼篇】 第七章  令……刮目相看的战斗

    “哦,是我没错。”狼牙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从口袋取出一支草烟衔在嘴里,擦燃火焰宝石点着草烟的尾部,而后长长呼出一口气。露露理失去理智想站起来,却被和她绑在一起的罗拉里牵扯得一踉跄重新坐回地面。

    “可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那些失踪冒险者——那里面不是还有你的兄弟吗!为什么要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狼牙咬着烟面无表情,两颗火焰宝石在他手中转了几圈:“为了什么?李斯特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当然是为了利益。你们不可能一无所知就来到这里,在行动之前也应该认真讨论过北萨维与半龙人之间这条商路的影响究竟有多巨大。半龙人特产现在在北萨维售卖的价格你们知道吗?”

    “原来如此,是为了抬高商品的价格从而从中牟取暴利这么简单的事吗?”德瑞克盯住他的眼睛,“不过我不明白,半龙人与萨维精灵国交好后的受益者是两个种族,除了北萨维,萨维精灵国西北和东北方向接通半龙人的商路已经有官方出行。为了区区一个冒险者的利益而违背和平协约对首领来说无疑是短见,如此巨大的利益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吃得下。你是怎么做到让半龙人配合你的?”

    “首领?多旗木阁下已经老了,就算坚持两族交好他也等不到见证那一天的来临。但是偌大的半龙人领地,总需要一位优秀的继承人对吧?”狼牙勾起嘴角,拍拍掌向他们介绍身边那个头戴宝石桂冠疑似领主的半龙人,“卡卡多玛大人是多旗木阁下最优秀的继承人,可惜宝石蒙尘得不到正确的赏识。这是他的领地,我已经和卡卡多玛阁下约好了,我帮助他将这片领地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反正现在萨维精灵也没怎么重视圣人堡垒这条商路。”

    “呃?”罗拉里睁大眼。露露理已经气到跺脚:“胡闹!身为神眷之民你竟然在干涉半龙人的内部政治吗!为了区区蝇头小利,你竟然不惜背弃同胞朋友,你这家伙!”

    狼牙没兴趣地别开头,慢慢吸了口烟。半龙人领主卡卡多玛站出一步,咧开嘴露出满口獠牙:“这正是我选择与狼牙合作的原因,我们之间的友谊果然不能被大部分人所理解啊。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卡卡多玛对你们神眷之民也没有太大恶意,在父王去世后我登上王座之时,我们半龙族会重新建立与你们的友谊,在这之前,这条商路不过是对我的朋友预先支付的谢礼而已。”

    “事情结束后,我们会亲自保障商路的安全。”半龙人锐利的竖瞳在火把照耀下反射出寒光,“现在抓你们到这里来,不过是为了小小的保密一下而已。王的成功之路上总是难免有少许牺牲的。”

    “真是恶心。”玛奈丝低声道,“不过是为了各自私利勾结而已,简直是侮辱友谊这个词。”

    “狼牙,”李斯特开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你已经想清楚下场了吗?”

    “哈?当然了。”人族取下嘴里的烟夹在食指与中指间,朝旁边弹掉燃尽的烟灰,他看向李斯特时浑浊的双眼忽然间亮得可怕,“你看到卡卡多玛阁下头顶的美丽宝冠了吗?你能理解它的伟大吗?我愿意为它奉献我的一切,我的道德,我的忠义——为了我的朋友。李斯特啊,我已经厌倦过去那些冠冕堂皇的贤者之道了,所有的英雄都会被埋葬在黑暗之下。”

    露露理咬牙怒斥:“你也有资格提贤者这个词?不过是泥潭的污泥,就算给贤者大人们舔鞋都不配!”

    “是吗。”相比起快被愤怒冲毁理智的露露理和其他人,李斯特一反常态保持了冷静和理智,“那么我再问你,他们……我们的武器在你手中还是在半龙人那里?”

    “当然是全部送给卡卡多玛阁下了。”狼牙重新叼起烟,冲他扬扬眉毛,“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想夺回去?哈别做白日梦了,小朋友们侥幸活下来的话都去感谢神明恩赐滚回父母的怀里哭啼吧。”

    “我明白了。所谓愚犬大概就是你这种家伙了。”李斯特不耐烦地闭上眼,“滚吧。”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李斯特。”狼牙平静道,“想到你的父亲,我特意请求卡卡多玛阁下允许我来见你一面。祝你一路走好。”

    “呸!”露露理和玛奈丝不约而同啐了一口,充分表达出内心的厌恶。

    狼牙耸耸肩,笑嘻嘻地转身和卡卡多玛一起离开,路途上甚至十分愉快地哼起了音律悲伤的小调。露露理深呼吸一口气:“狼牙!”

    对方顿住,微微侧过头。

    “你——总有一天要下地狱!”露露理咬牙切齿呐喊到。

    “……人活着,就总会死嘛。”狼牙摊开手,头也不回地走进黑暗之中。

    洞穴重新安静下来,露露理被气到爆炸,即使双脚被捆住也要使劲跺踩地面:“气死我啦气死我啦!为什么会有这么卑鄙无耻的人!这么坏的人为什么还活着!”

    『对啊,那个人族也太坏了。』系统心有戚戚焉地附和,『为了利益竟然不惜背叛朋友和原本的立场,真是复杂可怕。』

    “未必。”德瑞克说。

    露露理停下动作:“什么意思?学长你要为那家伙说好话吗?那家伙真的坏透顶,学长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真的不值得为那种人找借口。他——用李斯特的话来说就是、是什么来着……”

    “争论就到此结束吧。到现在为止,你们的试炼算是结束了。”李斯特平静地说。众人纷纷露出震惊诧异的神色,显然早就把试炼这件事忘到了另一个世界。

    “试炼的任务要求是调查清楚冒险者失踪的原因,刚刚那条愚犬已经坦白出来都是他和半龙人合作的阴谋,对话我也都用魔导晶石全部录了下来。到这一步,拿着晶石回去交任务足够拿到良好的评价。”李斯特一边说一边慢腾腾地挪动手臂,坚固的锁链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竟然从他身上散落下去。

    “虽然只是一个‘良好’,不过这是S级任务,比起A级的‘完美’评价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罗拉里看着散落在地面的锁链吃惊地张大嘴:“好厉害,李斯特同学是怎么做到的?等等,莫非一开始李斯特同学就已经计划好了吗?”

    “当然,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愚蠢吗?”李斯特回身俯视他,眼神冰冷。他伸出手,银色的光华形成线缕朝他掌心汇聚。光芒大盛之后,一把顶端镶嵌着透明棱晶的长杖被他牢牢握在手中。

    “早在进入森林前那条愚犬提醒林子里有东西的时候我就猜到有沟鼠捣鬼了。后来的战斗你们也是很配合,真是值得庆幸,否则事情结束我还得想办法处理你们的麻烦。”

    露露理顾不得和李斯特拌嘴,看清那把长杖后她倒抽一口冷气,和系统一前一后在德瑞克耳朵边惊呼:“法杖!李斯特你已经学会咒法了吗!”

    『多布罗里亚之杖!这家伙来头不小!!』

    玛奈丝皱起眉,罗拉里疑惑地歪过头看看李斯特从副空间取出的那柄长杖:“李斯特同学还藏着空间道具吗,真厉害。不过这支魔杖好像太大了点……”

    “白痴,那不是魔杖!是法杖啊,你连法杖都没见过吗!”露露理撞了下罗拉里,对李斯特大声道,“喂李斯特,你不是说你是治疗师吗?”

    “怎么,没见过用法杖的治疗师?”李斯特对她冷笑道,抬手用法杖顶端的透明水晶朝他们划过一道轨迹,束缚在众人身上的锁链应声而碎。

    德瑞克伸伸手臂,活动被锁太久而导致麻痹的手腕。系统又开始在他脑子里叨叨:『咒法那种危险的魔法师技能至少七年级才会开始教,我没记错的话你带的是一群三年级生吧?魔导师都是教师资格了那孩子的年龄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可是只是魔术的话根本用不到法杖,学校和魔法师公会也不会批准购买法杖的资格,不不不,他拿的是多布罗里亚之杖,搞不好他根本不是什么平民而是某个魔法世家的后裔。啊啊,不管这个李斯特什么来头,如果他靠谱的话这次我们脱险就没问题了宿主!』

    “不会咒法的杂虫连魔法师之名都还没有资格获得,充其量不过是一群玩耍小木棍的学生罢了。现在知道我与你们之间的差距,就给我站到那边去不要碍事。”李斯特傲慢地抬起下巴,朝他们示意了洞口的方向。

    玛奈丝看了眼漆黑的洞口,转头凝视他:“你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摧毁脚下这个阵法了,不过和你们没关系。待会儿收拾了闯进来的敌人到外面去,会有魔法师行会的人来接你们回去。”

    说完,李斯特也不等他们动作便闭上眼张口吟唱出高低起伏的音节,法杖顶端的水晶绽放出强烈的光芒,铺在洞穴地面的阵法也一瞬间犹如被激活般浮现出血红的亮色,就连普通人也开始感受到魔力流动剧变引起的强烈风压。露露理和玛奈丝神情一变,立刻拉扯两位格斗系的同伴飞快退到洞壁边缘。

    罗拉里注视着地面的血色阵法和站在阵法中央的李斯特,面上露出一抹担忧:“真是不详的颜色啊,李斯特同学不会有问题吧?”

    德瑞克沉默片刻,慢慢皱起眉:“他念咒语使用的是什么语言,为什么我从没听过?”

    “诶?我、我也不清楚。”露露理涨红脸,为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感到羞耻,“不是通用语也不是精灵语,也不像塞壬族和角族的语言……我也听不懂他念的什么咒语。”

    德瑞克不做声,他本来问的就不是露露理和玛奈丝这两名三年级学生,而是问的栖居在他大脑之中博闻强识的系统。

    『这个……我也听不出来,发音规律和目前所有种族语言都不同。等等,不,可能我理解错了,他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语言也没有念什么咒语,那些只是单纯的无意义音节。可是没有咒语他是怎么激活魔力的……等等,宿主!他、他、灵磁振荡理论!』忽然之间醒悟过来的系统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一个劲大声呐喊,『他不是在使用咒语发动咒法,而是在通过调整音节加强灵磁振荡直接引导魔力!是你的灵磁振荡理论啊!当初被那群老顽固批判为异想天开绝不可能实现的外行人戏说,他做到了!这个魔法系的学生做到了!只要他的例子传回白厄帝国,学术界高层的那些没眼光的家伙再也没人敢嘲笑你了,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灵磁振荡理论吗……”德瑞克喃喃,眼中映满法阵爆发的红光,“那他可真是天才。”

    魔力碰撞使山洞产生了轻微的震动,随着两股光芒闪耀到巅峰,法阵上第一个角落骤然熄灭。这仿佛成为了一个讯号,接下来剩下的角落接二连三熄灭得越来越多,法阵光芒愈是暗淡地面的震动就愈是强烈。

    当法阵彻底消失的一刻大地连同山洞同时剧烈抖动了一下,洞壁上的火把齐齐熄灭一瞬又重新燃起,火光照亮众人茫然的面孔。李斯特放下法杖,转头看向漆黑的洞口:“只是一味等待被别人拯救的话,你们没有被拯救的价值。沟鼠们已经登场,该是你们表现的时候了。”

    通道另一端传来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几人紧张地退到李斯特身边拉开与洞口的距离,露露理小声说道:“道理我懂,可是连武器都没有也太强人所难了吧!难道要本小姐用拳头……”

    几支魔杖噼里啪啦掉到他们脚边,一起被扔过来的还有一把简易木弓一捆木箭和一根铁棍。在其他人都弯腰去捡武器的时候德瑞克产生了迟疑,虽然他不想承认,但那根在长度上鹤立鸡群的铁棍貌似应该……不,那就是李斯特给他的武器。

    李斯特见他没动,投来一个不满的眼神:“真是抱歉,枪术师这种连进阶都没有的三流职业实在罕见,你随便凑合一下吧。”

    『用劣质铁棍代替伟大的长枪‘恶龙吟’也就算了,还说出这种话,他好过分啊!就算是你的理论实践者我也不能忍,我要降低对他的好感度了!』系统气得哇哇大叫。

    然而并不会有人在乎。德瑞克叹息一声,俯身捡起铁棍:“身为三流职业,还真是抱歉啊。”

    半龙人的咆哮从漆黑的隧道那头传来,余音在空旷的洞穴内阵阵回响,使听者胆战心惊。露露理害怕地握紧手中魔杖,竭力克制肢体的颤抖。这场战斗她不能逃,也逃不了。

    德瑞克将铁棍在手中抡舞一圈调整到合适的位置,上前一步用武器护在几位低年级身前:“后退。”

    罗拉里抬头看向他:“德瑞克学长……”

    他话音未落,枪术师已提棍冲出去。普通的铁棍在布满火光的空间里划出一道炫目的轨迹,德瑞克蓄力一踩朝前飞跃,铁棍在他手中滑出一截而后狠狠扫在第一批冲出来的半龙人腹部,将敌人通通拦截在入口。

    “好快!”玛奈丝神色一震,她的咒语还没念完,可是德瑞克已经脱离了她能施展防御术的范围。玛奈丝犹豫地丈量了双方间的距离,最后放弃调整距离去为德瑞克添加防御术的打算,转而为罗拉里等人施加盾术防止敌方远程职业偷袭。

    罗拉里的弓早就拉满了,他的箭尖不断调整方向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射出。德瑞克在敌人中的位移速度非常快,罗拉里的预判力根本追不上对方的行动,就算在看到学长在敌人另一端时射出箭矢,也很有可能刚好命中正好转回过来的学长。罗拉里捏紧箭尾,额头渐渐渗出汗水。

    “你们在犹豫什么?”李斯特不耐烦地拨开他们走到最前方。露露理试图拦住他:“不行,德瑞克学长的速度太快了,我们的攻击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贸然出手会添麻烦的——”

    “既然不能配合那就不配合!这不是你们放弃战斗的理由,真是的,究竟为什么会把你们分到一组!”李斯特抬起法杖,“听好了杂虫,魔法可不会区分敌我,既然选择挡在那里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冰霜!”

    德瑞克收回铁棍朝地面一撑,地面结出一层薄冰将铁棍的一端与半龙人士兵的脚地面冻结在一起,德瑞克整个身体腾空而起,避开地面冻结效果的同时顺势以铁棍为支点横扫出去,最前排的半龙人因为无法移动闪躲顿时就被他踢了个人仰马翻。

    李斯特手持法杖纹丝不动:“炽热。”

    德瑞克落地,后方的半龙人已经绕过地上的同伴朝他冲上来,锋利的刀刃距离他的脑袋不超过半条手臂的长度。德瑞克果断松手放弃武器,踩着光滑的冰层通过后仰降低高度从半龙人中间的缝隙穿过去,骤然升高的温度融化冰层,失去支撑的铁棍向前倾倒,穿过德瑞克走过的那道缝隙落回主人手中。

    “沼泽。”

    “冻结。”

    枪术师娴熟地收枪再重新送出,铁棍狠狠顶在最末端的半龙人腰脊上,一面推着敌人向前扑倒一面深入肉里。那名被德瑞克拿来当传力点的半龙人发出痛苦的嚎叫,他试图站住脚却依然被刺入腰肉里的武器推挤着压住前面的同伴不断朝前踉跄。当他们能够停下来的时候沼泽已吞没了他们的小腿,然后重新凝结为坚硬的土地。

    李斯特感到诧异,而后挑起眉挥动法杖:“飓风切。”

    “烈焰颂。”

    一群半龙人被埋住腿困在洞口处,德瑞克回身横过铁棍挡住背后劈下来的斧头。拿斧头的半龙人发出咆哮,猛然加重手上的力度,他万万没想到接下他这招的年轻人族竟然自找死路地跪下仰躺,抵抗他的力气瞬间变小。半龙人露出狰狞的笑容准备一斧劈开他,下一秒头顶传来一阵剧痛,他尚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永久沉入了黑暗。

    被风刃横向切开的半龙人喷了下方的德瑞克一身血,庞大的尸体歪歪扭扭倒下来,德瑞克丢开铁棍接住它然后挡在自己上方,一条炽热的火柱在下一刻沿着风刃经过的轨迹穿过隧道。即使躲在半龙人的尸体下面德瑞克裸露的皮肤也依旧感受到了火焰的灼热,同时他还闻到了一股恶心的肉香味。

    系统喃喃道:『厉害了宿主,早晚半秒你都要被切段再烤一下,那个小魔法师居然能跟得上你的节奏……不过直接使用基础九章的咒法完全不考虑同伴安危也太乱来了!唔等等,李斯特好感度加十,这次一口气升好多……如果是正数就好了,唉。』

    “下次归纳一下发言的重点。”德瑞克腾出一只手捏着鼻子说。

    系统:『哦。』

    “李斯特你疯了!”那边露露理几乎要跳起来揪李斯特的衣领,“德瑞克学长还在那里你居然使用这么危险的咒法!如果德瑞克学长出了事我一定会向学校举报你!恶意伤害同伴,你就等着被学校开除送到裁判所受刑吧!”

    “急什么,出不了事。”李斯特按住露露理的手慢条斯理拉开两人的距离,“我有计划。能跟上我的节奏的家伙,你们未免也把他看得太弱。”

    “就那几秒钟时间?”玛奈丝虽然相信李斯特的判断,但对于这个说法也难以不质疑。从第一个咒法到最后一个咒法李斯特不过用了六秒时间,六秒内他们连德瑞克的动作都还没看清,李斯特是怎么做到判断出对方能配合他并决定好该用什么咒法最合适的?

    “哼,你们比起他差远了。”李斯特冷哼,把法杖从右手换到左手,“这还不是那家伙的极限。喂,枪术师,我还不需要你来迁就我,拿起你的武器给我认真一点!”

    说不定这次会分到S级难度的任务其实和露露理他们没关系,而是这个家伙的错。



文娘 有话要说:五厘米就让你们这么方脏吗?德瑞克又不是不长了……虽然成年后能不能长过李斯特依然是个未数。身高不重要!补充,玛奈丝净身高1.74算上角1.76,罗拉里1.76耳朵竖起来1.81。露露理真的矮得非常明显。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1条评论 我要评论
  • Ranberria

    Ranberria

    二叠银杏

    打斗戏超赞,能够想象之后李斯特知道真相后那种卧槽的心理。为露露里点蜡,在一群高个中能矮的怎么明显一定很糟心。
    2017-07-20 23:32:12/查看(176)所有回复(0)/顶(1)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