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沧海桑田

  白絮经营两千年的古董店倒闭半个月,他失业了,从古董店老板变成了替身演员,然后成了龙套专业户。

  现在白絮正在跟踪一个人,一个白絮找了两千年都渺无音讯的人。

  片场匆匆一瞥,一眼万年,犹如沧海桑田,可是那个人再也记不得自己,剩下的只有冰冷和审视的目光。

  白絮跟了他五天,像个小偷一样摸透了他住的地方,他的生活轨迹。

  他每天早上八点出门,在楼下的小吃店吃早饭,然后开车或是坐车去片场。晚上收工以后原路返回,有时候会买点儿水果,有时候带份宵夜。

  和网上报道的一样,莫焱不爱抛头露面,严肃不爱说话,还有些古板。

  莫焱导演的片子获奖无数,年纪轻轻就是影视圈的红人,可是媒体私底下拍到的照片居然没有几张,唯一一张正脸还是莫焱一脸严肃眼里透着凶光的样子。

  无论他多严肃不好相处,可是在白絮眼中,这依旧是千年前为了哄自己会扮鬼脸会假装生气,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的阿淮。

  十点,莫焱带着宵夜进了小区,白絮失望的嘟起嘴,慢悠悠晃着回家。

  经过被封的古董店,白絮十分不舍的坐在对面的石阶上,仰头看着已经陈旧的招牌,心里说不出的惆怅。

  ‘西风’两个字写得规规矩矩,带着稚气,这些年白絮来来回回描了很多次,墨渍浸透木匾,字迹仿佛晕开了一样。

  这家古董店是白絮最后的寄托,封条这么一贴,就像是尘封了一段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那人手把手教自己写字的样子还在脑子里,最先学会的这两个字,却已经废弃了。

  一只白猫从古董店的屋顶上跳下来,高傲的迈着脚步在白絮旁边蹲下,舔了两下前爪短促的叫了一声。

  “清灵。”白絮伸手摸摸它的脑袋,叹了一声说;“阿淮今天还是一样,去片场,带宵夜回家,中午的时候我和他在片场擦肩而过,他只是回头瞥了我一眼。”

  “喵。”清灵又喵叫了一声,抬手挠了挠脖子。

  “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只是一只普通的猫,听不懂话。”白絮撑着腿站起来往家走:“走啦,回去吧,明天我还要去见阿淮,要早起。”

  白絮跑龙套的剧组导演就是莫焱,只不过进组的时候是副导招白絮进去的,莫焱不经常去剧组,去了也和小角色见不着面,所以白絮去剧组半个月,五天前才碰巧遇到了莫焱。

  人群中匆匆一眼,两千年的等待和寻找,终于落下了帷幕。

  白絮本来打算做完这次兼职就拿钱走人,可是现在白絮打算留在娱乐圈了。

  虽然对演戏两眼一蒙黑,可是那儿既然有自己要找的人,就算不会又怎么样,总是可以学的。

  第二天白絮到片场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太阳正烈,晒得人脑门儿发懵。

  今天白絮要替男主演一场哭戏,听说主演哭了好几遍,莫焱都不满意,只好找替身。

  这意味着今天白絮可以见到莫焱,面对面的见,说不定还能说上话。

  要怎么哭得让莫焱满意白絮不知道,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沉浸在曾经的回忆中,把这一场哭戏演好。

  把白絮招进来的副导余生趁着白絮化妆的时候来看了一眼,白絮透过他拉开的门,隐约看到莫焱已经在外面了。

  白絮化完妆出来没见到莫焱,失望的蹲在门口的楼梯上晒太阳,直到余生伸头出来叫了白絮一声:“该你了。”

  “嗯。”白絮清脆的答着,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跑进了片场。

  莫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白絮一进门就看到他靠在房间的角落里。

  工作人员把白絮带到桌子前坐着,态度恶劣的交待白絮:“你的任务就是哭,默默地流眼泪,让人感觉到那种无法言喻又排解不了的悲伤,明白了没有?!”

  白絮赶紧点头。

  他现在已经很想哭了,正对面的博古架上放着一个碧玉雕成的摆件,青龙模样,额头上有一点殷红,和当年‘西风’卖出去的第一个古物一模一样。

  再加上靠在角落里低头抽烟的莫焱,白絮很容易就能入戏。

  “我明白了。”白絮点点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余光一直瞟向莫焱。

  “action!”余生演吼了一声,白絮不在再抑制自己的情绪,放松身体任一滴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现场鸦雀无声,白絮努力让自己沉浸在回忆中,哭得越来越动情。

  余生眼里放光,正在为白絮这场哭戏沉默鼓掌的时候,莫焱踩了烟从角落走过来,站在了摄影机后面。

  他今天穿着黑色休闲裤冲锋衣,头发也是清一色的黑,淡淡的抬头朝着白絮的位置扫了一眼,让本来沉静在哭戏里的白絮愣了一下。

  白絮的眼泪停了,莫焱一双冰冷的瑞凤眼带着异样的情绪看向眼睛都哭红了的白絮,随即停住不动。

  空气犹如禁止一般,白絮整个人立马被按了暂停,蓬松的头发中间突的冒出两只毛绒绒的小耳尖,像是受惊的小猫一样竖直了,睁大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人。

  莫焱低下头弯腰看着画面,里面呆愣的半妖通红着一双眼睛,顶着两只橘红的小耳朵,耳尖内侧两撮白毛一抖一抖的。

  “从哪儿找的半妖?”莫焱问余生:“哭戏还不错。”

  余生嘿嘿笑了两声:“我从群演里挖出来的,试戏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哭得最有感觉,长得又可爱,关键是眼睛和你的男主很像。”

  莫焱揪着余生的衣领把人提起来扔到一边,自己在椅子上坐下:“脑子摆正了,拍戏期间别觊觎组里的演员,否则我拧掉你的头。”

  余生无奈的耸耸肩,莫焱又抬头看了白絮一眼,沉声说:“重来,趁着眼睛红,哭得再伤心一些,身体可以稍微有些动作。”

  他说话了?

  白絮几天以来第一次听见莫焱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在耳朵里回旋,本来已经收住的眼泪瞬间像是滴水一样往下掉,身体也跟着抽动。

  蒙在脸上的白纱早湿了,白絮边哭边收起自己的耳朵,贪婪的盯着莫焱。



非古 有话要说:半妖、生子、前世今生,雷者绕道哈,有狗血有虐。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